当前我国化工事故总量仍然较大,同产值化工事故死亡人数为世界先进国家的2—3倍。大量新工艺新业态不断涌现,给化工和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带来了新的问题和挑战。

当地时间8月4日18时,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口发生严重爆炸事故,至少造成158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30万民众无家可归。黎巴嫩总理哈桑·迪亚卜表示,爆炸事件是由易燃易爆品引燃约2750吨硝酸铵所致,而这些硝酸铵自2014年起就已存放在港口仓库中,却从未获得妥善处置。

黎巴嫩贝鲁特重大爆炸事件,再次给我们敲响了危化品管控的警钟。

8月5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应急管理部召开全国安全生产专题视频会议,部署开展全国危化品储存安全专项检查整治。

应急管理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国是世界化工大国,涉及危化品的港口、码头、仓库、堆场和危化品运输车、运输船等大量存在,安全风险不断增加。要以港口、码头、物流仓库、化工园区等为重点,立即开展全国危化品储存安全专项检查整治。

我国危化品事故总体呈下降趋势

危险化学品是指具有毒害、腐蚀、爆炸、燃烧、助燃等性质,对人体、设施、环境具有危害的剧毒化学品和其他化学品。由于很多化工产品是以混合物形式存在,并只在极个别厂家生产,目前仍然很难精准确定世界上商业化的化学品种类,我国《危险化学品目录(2018版)》就收录了2828种。

当前,危险化学品管控是个全球性难题,由于管理不善等原因导致事故频频发生。据报道,5月7日凌晨,位于印度南部的一座工厂发生泄漏,泄漏的气体是苯乙烯,涉事工厂由韩国LG化学旗下的LG聚合物运营。事故导致至少11人死亡,超5000人出现呼吸困难、呕吐等不适症状。

经过两个月的调查,有关方面认为该泄漏事故是由于气体储存技术缺陷造成的,工厂被指存在“严重失误”,“管理不善”和“应急程序全部崩溃”也是造成事故的重要因素。

无独有偶。2014年11月15日凌晨,美国杜邦公司位于休斯敦东南拉波特地区的工厂,发生化学品泄漏事故,造成4人死亡。杜邦公司发言人伍兹证实,这是由于储存甲硫醇的存储罐阀门失效,造成甲硫醇大量泄漏。

我国应急管理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化工行业产值已占到世界的40%,居世界第一位。危险化学品生产经营单位达21万家,涉及2800多个种类,2018年产值占全国GDP的13.8%。

我国在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方面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机制。2002年,国务院发布并正式实施《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对危险化学品生产和储存、使用、经营、运输安全,危险化学品登记与事故应急救援,法律责任等做了明确规定。随后,在2011年和2013年分别进行了修订和修正。

应急管理部危险化学品安全监督管理司司长孙广宇说,近年来,全国化工和危险化学品事故总体呈持续下降趋势,从2006年最高的577起减少到2019年的164起,同比下降了71.6%。

专业人才不足、重效益轻安全问题突出

虽然我国化工和危险化学品事故总体呈下降趋势,不过孙广宇也强调,重特大事故时有发生,特别是江苏响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暴露出我国化工和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仍存在一些漏洞短板。其中包括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部分企业法制和风险意识淡薄,重效益轻安全问题突出;从业人员素质能力与化工行业快速发展不相适应等。

应急管理部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国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实际控制人和主要负责人中有化工背景的仅约30%,安全管理人员中有化工背景的不到50%,专业人才严重不足。

中国石油集团安全环保技术研究院院长闫伦江说,我国中小型化工企业数量占化工企业总数的80%以上。多数中小型化工企业工艺技术装备落后,管理手段不足,机械化、自动化、智能化水平不高,安全投入不到位。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不高,信息化监控和监管系统建设滞后,监管信息沟通不畅,在发生事故后因信息不畅通导致应急救援的科学性不足。

以往重大危化品安全事故也暴露出监管信息不畅的问题,导致在救援时,救援人员不清楚事故现场有哪些有毒有害物质,无法做出有针对性的决策。

孙广宇说,与世界先进国家水平相比,我国化工事故总量仍然较大,同产值化工事故死亡人数为世界先进国家的2—3倍。当前大量新工艺新业态不断涌现,给化工和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带来了新的问题和挑战。

6月13日,浙江温岭市发生了G15沈海高速槽罐车爆炸事故,这是在液化石油气运输过程中发生的。“我国是危险品生产和使用大国。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危险货物道路运输企业1.23万家、车辆37.3万辆、从业人员160万人,每天有近300万吨的危险品运输在路上。”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说。

中国农业大学力学教授陈奎孚强调,对于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辆来说,后期维护、管理成本高,企业必须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加大投入,国家相关部门也需要进一步加强管理。

重大危险源联合监管机制初步建立

为破解基层危险化学品安全监管专业人员不足、能力水平弱等问题,有效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2019年初,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印发了《关于开展危险化学品重点县专家指导服务工作的通知》,组织对全国53个危险化学品重点县开展为期3年的专家指导服务。

截至目前,从央企、行业协会等抽调专家1600多人次,组成20个专家组,先后开展了三轮指导服务。

今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要开展危险化学品安全专项整治三年行动,特别要针对近年来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事故暴露出的问题,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

孙广宇说,通过今年5月10日至6月底开展的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专项督导检查,完成了全国7687家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企业、22326处重大危险源的督导检查。共发现隐患77164项,其中一般、重大隐患分别为75923项、1241项。目前,已整改隐患54302项,整改率70.4%;其中整改重大隐患984处,整改率79.3%。未完成整改的257项重大隐患,实施挂牌督办。

“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联合监管工作机制初步建立。”孙广宇说,全国各级消防救援和危化监管机构并肩战斗,实行工作专办全过程调度指挥。

闫伦江说,在欧美发达国家,物联网、云计算等高新技术在安全产品、装备中广泛应用,已形成一条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安全产业市场整体呈现专业化、规模化、市场化、标准化、集成化的发展趋势。

危险化学品安全科技涉及多个基础学科,包含众多复杂的科学问题。闫伦江说,《意见》将提高危险化学品安全科技和信息化水平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应急管理部组建后,创建了10多个与危险化学品安全科技创新相关的支撑平台。“危险化学品企业未来将朝着智能工厂发展,要提前布局面向智能工厂的安全管控技术,研发基于物联网的安全动态信息感知、传输和诊断分析技术,提高企业安全管理数字化、智能化水平。”

此次开展的全国危化品储存安全专项检查整治行动,涉及应急管理、交通运输、市场监管、生态环境等部门,要坚持从源头抓起,严格落实危化品生产、储存项目的联合审批和从严把关要求,科学合理布局危化品生产、储存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