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火热的商业健康险莫过于惠民保。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至少有10个省20个城市上市“惠民保”类商业保险,其中既有广东、江苏、浙江等东部发达省份,也不乏四川、贵州等西南部地区。

据了解,这些“惠民保”类产品由地方政府牵头,商业保险公司承保,其保障责任接近,多紧密衔接社保,而且有低保费高保障的特点。

目前市场参与者,既有平安、人保、国寿等老牌大型保险公司,也有新型险企、网络互助机构,大有风靡全国之势。

“保”险之战

从整体来看,目前参与惠民保的险企在过去也多曾参与社保经办项目,与政府部门有良好的关系。

7月底,福州推出“榕城保”,该产品由平安养老险福建分公司承办,平安医保科技提供技术支持。投保要求宽松,没有年龄、职业、健康告知要求,适用于已参加福州市城镇职工基本医保、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的参保人投保。保障内容涵盖医保目录内住院费用、25种特定药品费用,保障期限一年69元。

几乎在同一时期,也是在福州,由人保财险福州市分公司和众安在线联合承保的“福惠保”推出,福惠保保障责任与榕城保类似,也是覆盖基本医疗和肿瘤特药两大保险责任,价格为68元一份。

随后的8月10日,人保财险联合支付宝发布了普惠商业型补充健康保险“温州·惠医保”。8月12日,人保财险盐城市分公司推出“盐城市民保”,定于本月14日发售。8月13日,由嘉兴民政局指导,太保财险嘉兴中支承保的“嘉惠保”发布。

同一个地方出现两款惠民保的情况也在宁波出现。这边厢,由平安财险承保的宁波普惠型补充医疗保险“甬惠保”尚在开放投保期内;那边厢,8月9日,由太保寿险、平安养老保险、中国人寿、人保财险宁波市分公司联合推出的“宁波市民保”又上线了。

据悉,宁波“甬惠保”价格为59元一份,上线3周参保人数突破40万。“宁波市民保”形态类似,但将报销范围扩展至社保外的自付费用,另外还提供15种指定药品保障。而从价格上,“宁波市民保”稍做了区分,分为两个年龄段,49岁及以下每人每年保费59元,50岁及以上每人每年保费139元,两年龄段均享受同等的保障。

从参与的保险公司来看,中国平安(601318.SH)旗下的公司参与比较多,平安健康、平安财险、平安养老、平安医保科技均在多地参与。

以平安养老为例,平安养老分别在深圳、佛山、海南、成都、福州、遵义等地区承保了普惠型的医疗保险。如在佛山,平安养老推出“平安佛医保”;在深圳,平安养老承保了重特大疾病补充医疗保险。

在遵义,平安养老承保了“遵惠保”。在福州,平安养老承保了“榕城保”。

2015年开始运行的深圳市重特大疾病补充医疗保险项目,是今天风靡全国的“惠民保”的雏形。该项目通过政府采购,由中标商业保险公司承办运营,商业保险公司自负盈亏、保本微利、利润率控制在5%以内。由于有政府背书,并且开放个人账户扣款,“惠民保”大大提升了投保率。2019年底,该项目参保人数达750万人,覆盖深圳市超50%人口。

人保财险也是在惠民保上出镜率比较高的公司。但从整体来看,目前参与惠民保的险企在过去也多曾参与社保经办项目,与政府部门有良好的关系。

一些新兴险企、网络互助也参与到惠民保中。

8月6日,国富人寿与轻松集团推出“惠桂保”普惠型补充医疗保险,该产品将11种广西高发特定疾病纳入保障范围,并引入了“轻松筹”筹款模式。

东吴人寿也在苏州推出“苏惠保”。国富人寿总部即在广西,而苏州也是东吴人寿总部所在地。

此外,总部在贵州的华贵人寿也推出“贵保宝”分一杯羹。

不过,竞争是激烈的,不是所有的当地公司,政府都愿意替之站台或半站台,有些地方甚至出现有“山寨”惠民保。如在7月17日,长沙医疗保障局公告澄清:近日有群众到该局咨询,某养老湖南分公司推出的“星惠保”是否为长沙医疗保障局指导的“长沙市民专属的普惠补充医保”,长沙医疗保障局未对该产品进行任何业务指导。

盈利性与持续性待考

业内泰斗级精算专家认为,惠民保是短期健康险,不是长期险种,预计后面肯定有公司做不下去,可能会出现退出或一哄而上而后一地鸡毛的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泰斗级精算专家认为:“惠民保业务目前是在争夺、寻求市场缝隙阶段。这个市场一直存在,符合大众需要,但在之前没有受到保险公司的重视。有这个市场空间,就可以去占有,也可以为保险公司后面开展其他业务提供一些机遇。不过,保险公司经营惠民保的过程中,需要做好风险控制、服务以及客户资料收集工作。你(险企)拿到的费用能否承担服务?或者你(险企)的渠道能否帮助控制风险?”

“这类业务是短期健康险,不是长期险种,预计后面肯定有公司做不下去,可能会出现退出或一哄而上而后一地鸡毛的情况。当然,也会有公司能够持续性做下去,取决于险企的成本控制与服务能力。”该专家提醒。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室副主任朱俊生认为,惠民保最大的意义是把政府与市场合作起来,在公共治理领域运用市场化机制。过去行政垄断性的医保管理体制是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险对接的一大障碍,惠民保很大的一个价值是市场机制参与医疗保障体系,能够更加多元化和有弹性。

“在实践中,由于政府与保险公司地位不对等,保险公司业务压力比较大,竞争也比较激烈,都希望拿到这个业务,所以最后可能在价格上也往下走。期待政府尊重商业健康保险市场规律,把医保的数据、医院的数据分享出来,让保险公司在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做精算定价,而不是随便拍脑袋定价。”朱俊生说。

面向何种群体?

业内人士认为,惠民保没有年龄限制,没有职业限制,甚至生病就可以投保,这样的产品对于改善行业形象、用户教育是有一定帮助的。

如此火爆的惠民保,究竟更适合什么样的群体参保?

有业内人士认为,惠民保更像是为两种用户量身定做:第一类是没有接触过保险的客户,或者暂时不愿意买保险的用户,通过这种政府主导且低价的产品,解决其一部分医疗费缺口问题,也帮助他们开始保险之门。第二种是平常没有投保渠道的人,如老人、平常商业健康保险不保的非健康体、次标准体、拒保体,惠民保均有所覆盖。

但也有专家认为,从控制风险的角度,保险公司应尽可能吸引一些年轻人、健康人进来,不能只是老年人加入这个保险,要吸引年轻人、企事业单位公务员加

入,年轻人与老年人、健康人与次标准体都在一个池子,这样能平摊一部分风险。

某资深保险从业人士透露,“现在很多保险公司蜂拥惠民保业务,都是因为看到深圳地区没有亏损。但实际上,深圳的人口结构与其他城市不一样,深圳年轻人比较多,很多人年轻时候在深圳赚钱,年龄大了回老家。”

新一站保险网总经理国婷丽则坦言,惠民保没有年龄限制,没有职业限制,甚至生病就可以投保,这样的产品对于改善行业形象、用户教育是有一定帮助的。很多时候客户是因为没有机会去感受保险,当客户有机会去感受保险的功用时,就会对它产生新的认知。

“至于会不会亏损,这个话题会一直有讨论。对于市民来说,惠民保是一个能有一定帮助的,让不确定的医疗风险,转化成一个很低价格的年交保费的产品。至于会不会亏损,这个是保险公司操心的事情。打个比方,拼多多上有很多便宜的东西,客户购买时不用去担心商家是赚钱还是赔钱。”国婷丽称。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惠民保投保率高,可以帮助保险公司与客户有交流的机会。就像很多代理人卖百万医疗的产品不是为了赚佣金,就是为了一个好的产品可以帮助获客。不过目前如何转化仍然没有找到很好的模式,毕竟其他的产品未必有这么刚需。”(本报记者宋文娟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