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区块链板块的持续拉升,海联金汇(002537.SZ)、汇金股份(300368.SZ)等多只个股受到热炒。其中,海联金汇更是多次涨停。从6月12日的最低点6.35元/股一路上涨,8月26日一度涨至9.75元/股。对于股价异动的原因,8月27日,海联金汇在公告中表示,近期投资者非常关注数字货币情况,但公司未参与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系统建设。

8月31日,海联金汇再次涨停,同时发布公告称,持股5%以上的股东北京博升优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20年8月26日减持1452.8548万股,减持比例1.17%。

相比股价,海联金汇的业绩却出现下滑。

根据海联金汇半年报数据显示,其上半年营业收入26.46亿元,同比下降5.81%;净利润1.06亿元,同比增长2.55%;扣非净利润1257.83万元,同比下降86.85%。报告期内海联金汇非经常性损益总额9338.32万元,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即达1.12亿元。

半年报称,营业收入下降主要与第三方支付业务较同期下降有关。此前一季报显示,海联金汇第一季度净利润亏损3201.73万元,同比下降124.94%,扣非净利润亏损3510.29万元,同比下降128.03%。其中,营业外收入较同期下降94.71%,主要是其收到的与日常活动无关的政府补助较同期减少所致。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以及政府补贴的可持续性等相关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函海联金汇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前对方并未给出回复。

金融科技业务持续下滑

海联金汇自2011年1月上市后,主攻汽车零部件市场,2015年进入专用汽车市场。2016年,海联金汇以30亿元的价格并购联动优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动优势”)。

如今,海联金汇形成金融科技、智能制造双主业的业务模式。其中,金融科技板块主要从事第三方支付服务、数字科技服务、移动信息服务、跨境电商服务及移动运营商计费结算服务业务。

不过,曾被寄予厚望的金融科技板块近年来业绩一路下滑,营收占比也持续下降。

半年报显示,金融科技板块营业收入4.5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6.1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49.9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1.27%。去年同期金融科技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为29.75%,今年上半年占营业收入比重仅17.02%。

其中,第三方支付业务为其金融科技板块核心业务之一。上半年第三方支付业务营业收入1.2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4.74%。该项收入下降主要原因有几个方面,首先是报告期监管部门对支付机构的监管力度进一步加强,公司优化客户结构,淘汰高风险客户和低附加值客户。其次,2019年上半年海联金汇调整第三方支付业务方向,重新战略定位,尚未发挥明显市场优势,交易规模未达预期。

金融增值服务营业收入1515.8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2.21%,主要是公司自2019年中期开始对创新金融增值服务进行整顿,调整金融增值服务的发展方向,及时关停重复或收益不佳的业务所致。

数字科技业务量下降较大,营业收入3484.0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2.70%,主要是受行业客户整体需求减少、市场竞争加剧、新增客户验证周期长等因素影响,公司数字科技业务量下降较大所致。

海联金汇金融科技业务下滑并不是刚刚开始,此前联动优势业绩下滑造成其商誉大幅减值。

2016年,联动优势股权出售方承诺联动优势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2.2亿元、2.6亿元和3.2亿元。在收购完成后,联动优势完成了2016年、2017年的业绩承诺,但在业绩承诺期的最后一年,联动优势实现净利润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因此,海联金汇计对联动优势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2.71亿元。

财报显示,2019年联动优势的业绩变脸,净利润亏损高达4.06亿元,海联金汇再次计提商誉减值损失达20.69亿元,占联动优势商誉账面原值83%。

线下业务未达预期

对于业绩持续下滑的原因,海联金汇在对深交所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表示,行业政策发生重大调整,公司经营成本提高、收入下降。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指出,2017年8月,央行支付结算司印发《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断直连”削弱了第三方支付业务对于通道侧的议价能力,导致第三方支付营业成本显著增加,毛利大幅下降。2018年6月,央行发布《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备付金的集中交存也使中小支付机构利润短期内受到较大影响。

财报数据显示,联动优势备付金利息收入较2018年同期减少2079.55 万元。

不过,联动优势也曾尝试转型,然而大铺线下业务却未能获得喘息之机。

在对深交所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海联金汇表示,联动优势2018年下半年开始积极布局线下支付业务发展,大力开展线下收单业务规模。为达到快速占领市场份额的目的,报告期内公司投入了大量POS机具和营销费用,公司共计投入POS机具1.26亿元,用于线下收单业务营销推广活动。

一位支付行业业内人士表示,联动优势的强项是线上支付,但第三方支付线上份额被支付宝、财付通占据,留给其他公司的空间较小,因此联动优势被迫发展线下业务,但发展线下业务则面临获客成本高、经验不足等问题。

海联金汇承认,该批机具投入后,受行业竞争加剧及团队经验不足,第三方支付中的线下支付业务交易规模未达预期规模。2019年线下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57亿元,仅同比增长135.52%,远低于营销费用的增长率,而公司第三方支付业务中占比较高的线上业务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7.15%,致使金融科技板块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4.72%。

记者在聚投诉上看到,有关联动优势的相关投诉超2000条。其中多条投诉指向联动优势停发或拖欠代理商分润。

此外,联动优势自2018年5月起陆续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聘请了具有金融背景的高管、业务和技术人员,快速组建团队、积极进行业务创新,但部分创新的金融增值服务业务在报告期出现较大损失。针对该状况,公司进行适时调整,对金融科技各业务线重新梳理、整顿及优化,及时关停重复或收益不佳的业务,这给报告期造成了较大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海联金汇智能制造板块整体实现营业收入21.9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2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6.79%。然而,海联金汇非经常性损益总额9338.32万元,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即达1.12亿元。海联金汇扣非净利润仅为1257.83万元。政府补贴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对此,截至发稿前,海联金汇尚未给出回复。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表示,汽车行业的政府补贴一般不具备可持续性,汽车相关行业已经高度市场化,核心竞争力还是在于企业自身的造血,政府补贴并非长久之计。(本报记者 刘颖 张荣旺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