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秘是上市公司与投资者以及其他资本市场主体之间沟通的重要桥梁。但上市一个月后,IGBT行业龙头斯达半导(603290.SH)董秘与投资者在上交所“e互动”平台上玩起了“捉迷藏”,2020年3月11后再也没有回复过任何提问。至今七个月来,媒体报道中也不见该公司董秘回复提问的身影。

2020年2月4日上市的斯达半导于8月27日披露了半年报,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为4.16亿元,同比增长13.65%,净利为8067万元,同比增长25.3%,扣非净利为6903万元,同比增长31.00%。

半年报发布后,《华夏时报》记者几天内多次致电半年报上披露的董秘办和证券事务部,但电话一直提示占线或无人接听,记者拨打公司官网上披露的另外一个电话也遇到相同情况。

半年8067万净利撑得起271亿市值?

斯达半导今年2月4日在上交所上市后连续涨停,截至3月3日收盘,一个月喜获21“连板”,刷新2017年10月以来新股“连板”数量新高,成为年内“连板”数量最多的新股。

彼时,该公司董秘还会在线与投资者互动,《华夏时报》注意到,2020年3月9日有投资者在上交所“e互动”平台上提问“工厂现在开工了没有、受没受疫情的影响”,董秘于3月11日回复“公司已开工,谢谢关注”,但此后便“一声不吭”,导致有投资者猜测董秘离职了。

斯达半导上市后的股价涨势惊人。记者以上市首日收盘价18.35元/股与上市以来最高股价279.8元/股计算,斯达半导股价涨幅最高达1424%,以上市当天29.4亿元市值与最新9月2日271.41亿元市值相比,市值翻九倍。

然而,“高光”时刻已经成为过去式。斯达半导股价下跌势头已持续五周,以9月2日的收盘价169.63与历史最高股价相比,股价已下跌近40%。近几日该公司股价仍是一路下跌,8月28日、8月31日、9月1日与9月2日涨跌幅分别为-11.31%、-4.7%、-4.78%、-4.42%。

斯达半导是一家功率半导体芯片和模块研发商,是目前中国本土最大的 IGBT(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模块供应商。在斯达半导的诸多风险中,估值过高首当其中。

净利8067万元是斯达半导给出的半年成绩,但这似乎与该公司当下270亿元的市值并不匹配。有分析人士指出,今年A股半导体概念大热,高估值已成普遍现象。不少中小企业的业绩、盈利能力不足以支撑当前的市值水平。

对斯达半导估值虚高的质疑在该公司上市后就已存在。《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实现21“连板”后的3月3日,斯达半导动态市盈率为189.75倍,而公司所属的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行业动态市盈率为87.72倍。公司静态市盈率为244.71倍,而行业静态市盈率为81.66倍。而截至9月2日,根据东方财富网数据,当前其静态市盈率仍约200左右。

判断估值是否符合实际,可以回归企业基本面来看。成立于2005年的斯达半导是上市公司中最纯正的IGBT公司,据招股书显示,该公司2019年功率半导体器件业务收入占总营收99.57%。根据全球著名市场研究机构IHS2019年发布的最新报告,2018年度公司在全球IGBT模块市场排名第八,市场占有率2.2%,是唯一进入前十的中国企业。

从经营能力来看,2015年至2019年,斯达半导实现营收分别为2.53亿元、3.01亿元、4.38亿元、6.75亿元、7.79亿元;实现扣非净利分别为265.23万元、1143万元、5035.17万元、8869.78万元、1.2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3.04亿元、2.50亿元、2.68亿元、2.94亿元、3.04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2.99%、46.47%、44.07%、40.55%、35.3%。

不过,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9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均低于当期扣非和不扣非净利润,而这被认为与一般情况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于净利润的规律不符。

但有分析人士指出,以成长股角度来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净利润也可能存在,针对该情况,要看其原因是存货增加、折旧摊销引起的,还是应收应付往来款增加导致的。

2015年至2019年,斯达半导应收账款的账面余额分别为1.22亿元、1.48亿元、1.58亿元、1.42亿元、2.32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26%、45.33%、33.54%、19.55%、28.63%;扣除对应的坏账准备,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12亿元、1.36亿元、1.47亿元、1.32亿元、2.1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26%、45.33%、33.54%、19.55%、27.9%;存货金额分别为9932.61万元、7585.41万元、1.15亿元、1.44亿元、1.97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3.33%、22.46%、31.74%、32.09%、35.2%。

从竞争力来看,斯达半导作为高科技企业,其研发投入在营收中的占比出现了连续下滑的状态,2016年至2019年占比分别为9.53%、8.77%、7.26%、6.93%。

IGBT核心技术为IGBT芯片、快恢复二极管芯片的设计和生产,以及IGBT模块的设计、制造和测试,其中,IGBT芯片是IGBT模块的核心。据斯达半导官网显示,该公司自主研发的第二代芯片(国际第六代芯片FS-Trench)已实现量产,成功打破了国外跨国企业长期以来对IGBT芯片的垄断。但斯达半导核心芯片外购采购依然比例较大,国际企业英飞凌是该公司原材料采购(不包括外协采购)第一大供应商。

博士创始人、特斯拉“绯闻”

斯达半导实际控制人沈华、胡畏夫妇于2010年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斯达控股,夫妇二人通过斯达控股设立了香港斯达,借由香港斯达向内地投资。根据天眼查APP,香港斯达持股斯达半导44.54%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沈华为斯达半导创始人,任董事长与总经理,拥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材料学博士学位,是该公司实现IGBT产品产业化的核心人物。胡畏拥有美国斯坦福大学工程经济系统硕士学位,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夫妻二人均拥有美国国籍。

招股书提示风险的相关内容显示,尽管该公司已建立了关联交易回避表决制度、独立董事制度等各项管理制度,从制度安排上避免控股股东利用其控股地位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况发生,但实际控制人仍可以通过香港斯达在股东大会上行使表决权,对公司的经营方针、投资计划、选举董事和监事、利润分配等重大事项施加控制或产生重要影响,从而有可能影响甚至损害公司及其他中小股东的利益。

美国籍创始人背景的斯达半导一度传出与特斯拉的“绯闻”。

功率半导体是电子产品的基础元器件之一,广泛应用于移动通讯、消费电子、轨道交通、新能源交通,工业控制、发电与配电等领域。产品类型大致可分为功率模组、功率集成电路(功率IC)和分立器件三类,其中,分立器件是功率模块与功率IC的核心。

分立器件可分为二极管、晶闸管与晶体管。晶体管为可分BJT(双极结型晶体三极管) 、MOS(绝缘栅型场效应管)、 IGBT。IGBT集BJT和MOSFET两者优点于一身,被称为电力电子行业里的“CPU”,是当前功率半导体企业的未来方向。

但国内企业在相关领域目前还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创道投资咨询合伙人步日欣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半导体功率器件的主要类别基本被国外厂商占据,国内企业在相关领域还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随着中美贸易摩擦、自主可控意识的提升,以及国内下游汽车电子、5G通信、工业电子等需求的提升,国内功率半导体企业将凭借市场优势,迎来高速发展时期。国产替代将是大势所趋。”

当前正在研发IGBT国产新品、并在浙江嘉兴建造生产基地的赛晶电力电子(00580.HK)公司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斯达半导、比亚迪(002594.SZ)、中车时代电气(3898.HK)是目前我国本土IGBT领域三大龙头,半导体只是比亚迪、中车时代电气的业务之一,但两者正计划拆分上市。

记者了解到,比亚迪、中车电气确有拆分半导体业务并单独上市的可能。2019年,中车时代电气称,拟将半导体业务的资产进行重组,将半导体事业部业务转让给子公司“时代半导体”,业界猜测,其半导体业务有望进一步发展壮大。据比亚迪2020年中报显示,今年比亚迪重组成立了“比亚迪半导体”公司,在经过两轮融资后,估值已从75亿元上升至300亿元。比亚迪称,将积极推进半导体业务上市的相关工作。

若中车和比亚迪均实现半导体业务单独上市,将对斯达半导产生巨大冲击。资料显示,中车时代电气的半导体事业部是我国最早开发大功率半导体器件的单位之一,目前IGBT产品已从650V覆盖至6500V,并批量应用于高铁、电网、电动汽车、风电等领域。比亚迪方面,比亚迪作为中国最大及应用最成熟的车规级IGBT厂商,通过IGBT芯片设计和制造技术、IGBT模块封装和测试应用技术的全产业链布局打破海外厂商技术垄断。

此外,前述赛晶电力电子公司自研IGBT芯片有望明年供货,该公司也正计划将IGBT业务拆分在A股上市。据业界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目前来看,未来能成功占据IGBT一定市场份额的上市企业不会超过斯达、比亚迪、中车、赛晶这4家。

投资者对于斯达半导未来“夺冠”的希望,一度押注在特斯拉身上。IGBT是电动汽车核心零部件之一,在电动汽车成本构成中,约占电控系统成本的37%,仅次于电池。据国元电子研报测算,2025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用功率器件增量市场为160亿元,2030年为275亿元,复合增速大于20%。

特斯拉产业链公司本身属于优质标的,能成为其供应商将为企业带来特别利好。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车用IGBT市场中,外企英飞凌出货量为63万套,市场占有率达58%。而比亚迪出货19万套,市场占有率为18%,排名第二。由于比亚迪一直是自给自足的模式,随着特斯拉中国本土化生产加速,所以有猜测认为斯达半导成为国产特斯拉车规级IGBT芯片的独家供应商极有可能。

今年3月6日,有投资者提问斯达半导董秘关于特斯拉的问题,彼时董秘回复称“公司目前不是特斯拉供应商”,但后来网上又传出一份报告称“斯达半导是特斯拉国产供应商”,但经《华夏时报》记者多方了解,并没有找到该信息的出处,真实性有待进一步考证。

截至发稿,记者针对特斯拉“绯闻”、公司高估值、研发投入、现金流等问题发出的采访函,仍未获得回复。

同花顺iFinD显示,截至2020月06月30日,共205家主力机构持有斯达半导,持仓量总计1358.73万股。华安证券认为斯达半导具有未来五年10倍以上收入与利润增长的潜力。(陈锋 见习记者 林坚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