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上市、百亿融资、抢滩科创板……与一众造车新势力的“高光”时刻相比,爱驰汽车却“失色”不少,日前更被曝出要求员工“带货卖车”。

近日,市场传出爱驰汽车要求各级别员工参与“带货”,并与工资及年度绩效考核挂钩,如“L2总监级别年度高管带货指标3辆”等,《中国经营报》记者向爱驰汽车相关负责人求证,据其发来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付强回应显示,“员工高管代言带货自己企业产品各行各业比比皆是”。

除此之外,在2019年通过参与江铃控股混改、曲线拿下生产资质仅一年多后,爱驰汽车近期被传出将退出江铃控股,转向与同处江西上饶的汉腾汽车“合作”,而付强对外表示“只是‘邻居关系’”,但“未来会不会产生‘爱情’的火花,这有待讨论”,无疑令人遐想。

对此,爱驰汽车回复称:“从整个车系的售价区间来看,我们的售价确实是降了,但是从我们的主销车型来看,我们的核心车型售价是保持稳定的。”其同时强调称:“公司融资一定会在近期关闭。”

销量承压

梳理可发现,在9月17日2021款爱驰U5新车型,较之前的版本已足足降低了3.1万元。

明年爱驰U5的整体销量将会是新造车势力第一名。曾几何时,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谷峰曾野心满满,但眼下被曝“高管带货全员营销”的爱驰汽车,却倍显尴尬。

相关数据显示,1~8月,爱驰汽车总销量为927辆,即使加上其上半年出口欧盟的500辆爱驰U5,其销量也仅有1000多辆,而同期,蔚来、理想、小鹏已分别交付21667辆、14656辆、9591辆,爱驰汽车销量不及造车新势力头名的7%。

“去年底,新车上市后,我们前期的渠道都已经铺开了,但疫情突然来了,很多营销活动都不得不暂停,日内瓦国际车展宣布取消无法参展,以及冠名高铁的‘爱驰号’计划都只能搁浅。”据第一电动网信息,付强曾如此介绍爱驰惨淡的销量表现。

即使如此,付强在2020年成都国际车展期间,仍对外表示:“作为初创企业,目标是实现13000辆的销量。”其同时表示:“说没有压力是假的,但不能违背事物发展的规律操之过急。”

梳理可发现,在9月17日上市的2021款爱驰U5,补贴后价格最低仅16.69万元,而2019年末上市的爱驰U5最低起步价为19.79万元,对比可知,2021款爱驰U5新车型,已足足降低了3.1万元。

“爱驰汽车之前销量上不去,导致成本降不下来,没有规模经济效益,所以现在做了一款‘减配版’,把价格降下去,通过下沉到三四五线城市来提升销量。”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如此分析称。

爱驰汽车方面对此表示,其是新创车企。“只要用户需要,条件允许,准备充分的时候,我们就会推出焕新产品,在国内已有35家体验店、32家服务网点,并且和一嗨开设了合作租赁模式,创新布局了直营店和体验店,全面助力爱驰汽车实现二次起飞。”

而与在国内的不温不火相比,爱驰汽车似乎颇为青睐国外市场,相关信息显示,9月23日,其第二批出口欧盟的200辆欧版U5正式下线并启运欧洲,今年累计已向欧洲出口700辆汽车。

梳理可发现,与爱驰汽车此前出口到法国的500辆汽车,投入租赁服务行业不同,其当下出口的200辆爱驰U5,将出售给个人消费者,有行业分析师对此表示,与B端用户不同,爱驰汽车将接受欧洲C端用户的“考验”。

无法忽视的一个信息是,2019年底,欧洲E-NCAP发布了爱驰U5的碰撞测试信息,该车型碰撞测试成绩仅为3颗星。

“拖欠社保”?

今年初,爱驰汽车员工将企业扣克工资一事,反映到上海市网上信访受理平台。

“本人从爱驰汽车公司自今年6月离职后一直关注社保补缴情况,至今显示2020年2月~6月社保是未缴状态。中间与爱驰公司交流沟通过,对方的回复仍旧是拖。”9月27日,爱驰汽车前员工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向上海市领导如此反映。

天眼查信息显示,尽管爱驰汽车有限公司注册为江西省上饶经济开发区,但是在其对外投资的8家公司中,就有2家位于上海市,包括爱驰汽车(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爱驰亿维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3月,就有爱驰汽车员工将企业“扣克工资拖欠2019年度年终奖”一事,反映到上海市网上信访受理平台,如爱驰汽车“在未和任何员工商议的情况下,取消2020年2月工资中所有福利”。

“因为2019年公司的业绩,没有达到发放年终奖的条件,因此,不存在拖欠的问题。”爱驰汽车方面回复称,“10%薪资问题,我们已经澄清得很清楚,这不是扣除工资,根据职级进行的部分薪资缓发”,且在疫情得到控制,“经营恢复正常后,择机补发”。

而对于拖欠社保问题,爱驰汽车方面回复称:“根据国家疫情期间支持企业的相关政策,公司向政府有关部门申请了疫情期间缓缴社保并获得了批准。后续将择机补发,具体会严格遵守国家相关政策,合规执行。”

在员工反映拖欠社保等情况的背后,爱驰汽车的融资进展也受到外界关注。

天眼查显示,爱驰汽车至今共经历4轮融资,其距今最近的一次则发生于2019年5月,彼时媒体报道信息显示,爱驰汽车拿到明驰基金的10亿元投资,而后者拥有江西国资背景。

“目前爱驰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预计春节前会完成。”谷峰曾在2019年如此表示。而付强也在今年7月末的成都国际车展期间表示:“最近的一轮融资在本月底、下月初关闭。”

但颇为有意思的是,据一财网于9月24日发布的信息,付强仍表示:“目前爱驰汽车的B轮融资即将关闭,在IPO之前还将进行一轮融资,通过融资来完善投资人结构。”

“我们当然不像目前头部三家的情况,爱驰目前没有进入二级市场,还在私募阶段,所以主要还在靠私募股权融资输血状态。”但爱驰汽车方面强调称,当前“不断有新的投资人加入B2轮融资,目前有的投资人已经完成尽职调查流程,正在进入交割的最后阶段,还有的投资人正在进行尽职调查,公司融资一定会在近期关闭”。

“销量比较低、市场占有率也不高,这些因素影响了它的融资。”有行业分析师如此向记者介绍。而毫无疑问的是,即使蔚来、小鹏、理想已完成赴美上市,威马、哪吒也在争相登陆科创板,但造车新势力的融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本报记者方超童海华上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