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熟悉陈鲁豫,是从她主持的《鲁豫有约》开始,节目中的她亲和,没有距离感,朋友眼中的鲁豫,身上有一些矛盾的重合:生活中看起来很随意,却一直有着自己的节奏,有非常坚定的自我认同。

最近,在陈鲁豫新书《还是要相信》的首发会上,鲁豫与主持人杨澜,演员柯蓝,武汉大学教师、辩手陈铭畅聊人生故事,与读者一起探讨关于自律、职场、年龄焦虑等话题。鲁豫还亲口辟谣了坊间有关她“只吃三粒米”的传闻,“都是被这帮好友如柯蓝、文涛给害了。显而易见,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不要怀疑自己

在BBC纪录片《女爵印象》里,年逾八十的英国国宝级女演员玛吉·史密斯曾被问到一个问题:“如果对年轻时候的自己讲一句话会是什么?”

她回答:“When in doubt, don’t(当你感到怀疑的时候,不要怀疑)。”鲁豫被这句话深深打动,并将它当成了新书的英文名。

如果把这个问题抛给鲁豫,她会对20岁的自己说:“我觉得你长得挺可爱的,你不用担心圆脸。”

那时的鲁豫刚到电视台开始实习,杨澜等主持人已经出名,她会时常在意自己的脸圆,“这似乎是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儿,但我想这是每个女孩在成长过程中一定会有的关于外貌的困扰。”

但前不久她在录节目时又看到那些旧照,突然觉得很可爱,如果自己当年知道这一点,就会更加自如、更享受当下。“所以同理可证,我觉得再过20年回看今天的自己,也会觉得很好。”

这些关于成长的心路历程,也被她写进了新书《还是要相信》里。

在一档名为“偶遇鲁小胖”的音频栏目,许多年轻人向鲁豫提问:可不可以一个人生活?社恐患者要怎么社交?喜欢的和擅长的职业选哪个?女性如何面对年龄带来的焦虑?要为了稳定和不爱的人结婚吗?

面对这些困惑,鲁豫主动分享了自己的成长故事、人生阅历,她谈幼年往事,谈身旁好友,也谈形形色色的受访者,书中没有太多大道理,都是一些值得玩味的小故事。

对于当下年轻人的焦虑,鲁豫说,不同时期的年轻人都会遇到相同的问题,当能力不足以承载梦想时,那种碰撞会产生一种焦虑。而这个时代的人们会有更多的表达方式,把自己的焦虑拿出来和其他人分享,因此反响也会更大。“人的成长过程就是不断解决问题,然后又碰到新的问题,这就是生活。”

所谓“江湖传言”不是真的

活动现场,嘉宾们送给职场新人两条很重要的建议:自律和坚持。鲁豫曾表示,“我这一路碰到了不少这样的狠角色,都是神人,都极其自律。以我不同时期的标准来看,也都极其优秀。当然,他们不仅仅因为自律而优秀,但优秀的代价之一必然是自律。”

谈到自律,柯蓝对鲁豫多年前坚持一定要瘦印象深刻,调侃她吃饭的时候总吃上面几颗米,鲁豫也讲了一段非常好笑的经历:

有一次在书店,她正在排队买书,突然听到两位售货员在议论“你知道吗?陈鲁豫每天只吃3粒米”,两人一唱一和,甚至具体到了每顿饭只吃1粒的细节,戴着口罩的鲁豫差点就刷信用卡“暴露”了自己。

鲁豫笑言,江湖上的不超过两位数的米粒传言,都是被这帮好友如柯蓝、文涛给“害”了,显而易见,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如果真是这样,每年找一天把一年的米都吃完就好了,每一顿分米粒这么费劲干什么呢?”

杨澜说,鲁豫特别可爱的地方是她从来不端着,一直能够很真实地做自己,在朋友们看来,鲁豫身上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气质,同时对生活又有着真实而接地气的观察。

活动现场,几位嘉宾都分享了疫情期间的感悟,比如杨澜女儿熬夜偷偷给她做了生日蛋糕,让她感动落泪,鲁豫也谈到了自己的改变,经历疫情之后,那些原先会忽略掉的生活碎片、温暖善意会让人深深地感动。

对于年龄没有焦虑

从2002年至今,《鲁豫有约》已走过将近二十年,在鲁豫看来,就是“天时地利、外部允许你还可以做,你就一直做下去,如果外部条件不具备的话,坚持是没有意义的。”

一万多名采访对象之外,她也有一些没有采访到的遗憾。鲁豫坦言,自己一直欣赏传奇女性,对她们非常好奇,“我一直想如果我能够采访到戴安娜我会问什么?我也特别喜欢三毛和张爱玲、包括山口百惠。如果有机会,我很想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后悔过吗?尤其是她们在人生中做出特别关键决定的之后,到底有没有后悔过。”

在新书《还是要相信》中,鲁豫收到了很多关于女性和年龄话题的提问,原本不在乎和不受束缚的她也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些问题。

活动现场,杨澜提出一个她采访时很多女性都会问的问题:你愿不愿意回到18岁?她说,自己那时对于要做什么、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充满了困惑,可不想再回到那样焦虑的时代。

鲁豫说,不想回到从前不是因为焦虑,而是因为那时候对命运没有掌控力。她曾在国外见过一个六十多岁的娱乐记者,“她让我明白,如果你愿意,你到60岁、70岁还是可以做别人认为是年轻人的行业,没有什么不可以”。

要承认变老一定不是特别愉悦的过程,但不同的年龄会遇到不同的风光,在鲁豫看来,年龄数字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所谓70后、80后、90后,其实是人为加上去的标签,这种界限并不重要,不应该受到束缚。

书中,她很坦诚地写道,新书出版时自己就要50岁了。在写那篇文章的时候,鲁豫的团队正在策划一个叫“20、30、40”的节目,她常开玩笑,这个节目再不做的话就做不了了,因为自己已经过了40那个选项了。

她记得一次去采访秦怡,95岁的秦怡看上去像是60岁的状态,甚至更好,“采访之后,我更坚定地觉得,年龄就是一个数字,什么都不说明。当别人问你多大了?当你可以回答说‘我90了’,真是一件特别酷的事儿。我还挺期待那一刻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