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免租风波追踪:“房东支持计划”暂不适用武汉 多位业主希望按约付款

来源:中新经纬 2020-03-04 09:16:04

2月29日,21世纪经济报道开设“315投诉平台”,发起消费者保护线索征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关于蛋壳公寓的投诉集中,反映强烈,截至目前,“315投诉平台”共计收到65条相关投诉。其中,蛋壳公寓业主意见最大。

比如,一位北京业主表示:“蛋壳公寓利用疫情,以不可抗力为由,恶意拖欠全国房东房租,单方面通知房东免租最少一个月”;一位武汉业主则说:“今年疫情发生后,蛋壳公司就打电话,要求武汉所有房东免租三个月。打着为租客的旗号,但是询问租客发现,他们的房租早就交给蛋壳,蛋壳两头通吃,引起市场混乱。”

近期,蛋壳公寓免租一事争议不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持续跟进此事,曾刊发《蛋壳公寓免租风波调查:现金流危机下的进退失据》、《疫情“压裂”蛋壳 高速扩张带来的隐与忧》等报道,较为全面解析了此事。

2月20日,“蛋壳公寓”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在前期与广大房东深入沟通交流基础上,整理出最容易被理解接受的三种支持方案,推出“蛋壳房东支持计划”。1、疫情期间爱心支持的一个月房租,在合同结束时返还。2、疫情期间爱心支持的一个月房租,在合同的剩余租期分月份返还。3、疫情期间爱心支持的半个月免租期,应付剩余租金将在合同约定付款日起15个工作日内支付。

来源:“蛋壳公寓”官方微博

然而,直到现在,多位业主仍在投诉。原因在于,他们不满意上述方案,希望蛋壳公寓按约付款。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合同履行过程中遇到不可抗力或者情势变更,导致履行合同遇到问题的,应该及时通知相对方后双方协商解决,而不是单方面变更合同。如果合同一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向另一方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作出错误意思表示,如放弃某些可得利益,这类情形可能构成民事合同中的欺诈,利益受损的一方可以向欺诈的一方主张返还或者赔偿损失。

武汉一位业主表示不了解这个方案,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描述后,他说:“武汉地区蛋壳公寓没有这个方案,同时我们也不接受该方案。方案很简单,履行合同。蛋壳公寓按照合约履行,或者我们按照合同解约并要求其赔付违约责任。”

蛋壳公寓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这个方案暂时不适用于武汉。武汉地区因受疫情影响,目前还处于封城状态,我们会尽快推出面向武汉房东的政策,尽最大可能实现三方共赢局面。

“我也没有太多时间去看这个,本身工作很忙,还给我们找那么多麻烦。有合同在那里,合同变更的话,应该相互协商,而不是说打个电话,这个合同就变更了。”广州一位业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希望按照合同履行,马上返还租金,这也是大多数业主意见,一些业主还想把房子收回来。

“问题暂时得到解决,但我担心下个月了,担心以后蛋壳公寓会不会按期付这个房租。”2月初,北京一位业主和蛋壳公寓协商达成一致,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跟蛋壳公寓签了三年期合同,原合同有免租期,具体来说,第一年55天,第二年15天,第三年15天。

“前段时间,蛋壳公寓工作人员来电说,受疫情影响,免租一个月(跟原合同15天免租期无关)。我跟租户联系,人家都是按期交租金的,租户并没享受优惠。我说,既然租户给了你租金,那我不能免租,如果你对租户优惠了,疫情我也理解,那我也没问题。”这位北京业主继续说,“后来达成一致,不过这和2月20日蛋壳公寓方案没有关系。我同意原合同15天免租期,本来应该2月1日到账,结果2月下旬才到账。”

蛋壳公寓相关人士表示:“对于已提出的三种方案均不认可的业主,我们会第一时间与其联系做进一步的沟通,并将给出妥善处理方案。”

2月10日,蛋壳公寓开放疫情补贴申请入口,本次申请持续至2月29日。蛋壳公寓相关人士表示,面向租客推出的免租形式:一是对武汉地区租客,会持续补贴至疫情结束。对其他地区至少补贴10天的租金,到目前已经有超过12万人领取到了补贴,从3月1日起,租客申请的疫情补贴已经陆续发放至他们在蛋壳公寓App的钱包中,可以用于支付租金、服务费等App账单费用。二是面向续租租客,武汉地区共计减免1.7个月租金(其中疫情补贴100%月租金),其它城市租客共减免1.2个月租金(其中疫情补贴50%月租金);三是新签约年租用户可享受首月0元入住补贴。

3月2日,“蛋壳公寓”微博发布消息称,租客申请的疫情补贴已陆续发放至租客app钱包中,可用于支付租金、服务费等app账单,但不支持提现。

来源:“蛋壳公寓”官方微博

租户对蛋壳公寓也有一些意见。比如,一位滞留武汉蛋壳公寓的租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春节期间,由于疫情,他都住在武汉蛋壳公寓,所以不符合疫情补贴申请条件。

这位租户表示,他是经蛋壳公寓业务员介绍,向微众银行办理租房贷款,银行把钱给了蛋壳公寓,租户分期还款。他表示,他不满的是,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写的是住满三个月可退30%押金(即一个月租金,一千多元),而且他跟两个业务员确认过了,记得很清楚,等到他要退租的时候(已满三个月),电子合同居然变成了租满一年才退押金,协商无果。而且在疫情期间,蛋壳公寓没有提供任何服务,但他依然还要交服务费和维修费,致电蛋壳公寓管家,对方态度也不好,表示要住就要交,这让他感到生气。

经他本人同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将其投诉信息和联系方式告知蛋壳公寓相关人士,安排工作人员对接,争取协商解决上述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无法按期支付房东租金,从中不难看出蛋壳已面临资金链风险,究其原因,是疫情导致租房市场冰冻,长租公寓空置加剧,即使是蛋壳、自如这类资本加持、已上市或拟上市的头部公司,也难以承受由此带来的现金流压力。

而这场空置危机背后更应反思的,是蛋壳这类分散型长租公寓的问题:二房东与租金贷模式,在过去几年的资本泡沫、跑马圈地之后风险显露,正在受到市场的惩罚。

标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