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券商股权将被拍卖。

据阿里法拍官网显示,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11月1日拍卖北京泰海金阶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泰海金阶”)以及内蒙古凯德伦泰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凯德伦泰”)持有的恒泰证券(恒投证券,01476.HK)股权,数量分别为2290万股、1200万股,阿里拍卖对两份股权分别估价1.32亿元和6912万元,起拍价“9·5折”,分别为1.25亿元、6566.4万元。

这已是今年下半年第五家遭拍卖股权的券商。除恒泰证券外,还有中银证券(601696.SH)、湘财证券、华龙证券和东海证券。

按照阿里拍卖对两份股权的估价,约合每股5.76元,与一年前天风证券(601162.SH)启动对恒泰证券29.99%股权收购时给出的价格一致。

9月28日,天风证券刚发布定增预案,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向不超过35名投资者募集资金合计不超过128亿元。这已是其上市两年内第三次大手笔融资补血。

频繁补血的天风证券是否会成为此次拍卖股权的接盘方,备受市场关注。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天风证券方面并未言明,仅表示“公司为恒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目前尚未控股恒泰证券。公司目前也没有应披露而未披露事项”。

时代周报记者近日亦致电天风证券董秘诸培宁,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转让方卷入借款纠纷

恒泰证券股权拍卖背后,是转让股东深陷困境。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泰海金阶和凯德伦泰存在关联关系,此前其背后实控人均为自然人曹旭升。直至2019年3月,凯德伦泰和曹旭升才退出泰海金阶的股东名单。同时,两家公司均被列为被执行人,其中,凯德伦泰已于2017年11月10日清算,在2020年7月9日与交通银行呼和浩特乌兰支行产生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此外,曹旭升本人也被限制高消费。

目前,距拍卖还有10天,已吸引累计超过2500人次围观,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有人报名。而市场更为关心的是,恒泰证券第一大股东天风证券是否会参与拍卖。

10月18日,上海一家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天风是恒泰的第一大股东,但目前没有控股,我认为未来大概率还是会以控股为目标,继续扩大持股比例,但是否会参与此次拍卖不好说。”

阿里此次评估价为5.76元/股,与天风证券此前对恒泰证券的定价一致。巴彦淖尔法院表示,此次拍品标的权益价值“系由双方当事人共同协商议价确定”。

恒泰证券为港股上市公司,截至10月19日的收盘价为2.7港元/股,此次拍卖估价约为港股股价的两倍。

下半年5家券商股权拍卖

近期券商股权拍卖正受到热捧。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下半年以来,共有5家券商股权遭拍卖。其中,恒泰证券和东海证券股权待拍,中银证券、湘财证券、华龙证券已完成拍卖。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从已经完成拍卖的券商股权拍卖情况来看,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是最终的成交价均有一定程度溢价;二是股权的转让方多陷入破产清算、诉讼危机。

今年7月,凯瑞富海实业因破产将所持有的1.25亿股中银证券股份在阿里拍卖上分36场售出,从拍卖竞价情况看,场面火热,竞买记录多达62次,延时59次,成交价格溢价12.51%。

9月,有两家券商股权卖出,其一是青海省投资集团持有的0.2727%湘财证券股权以3785.46万元成交,溢价11.82%。天眼查资料显示,青海省投资集团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其二是目前正在冲刺IPO的华龙证券,因持股股东破产清算股权被拍卖。共分10组,每组500万股,吸引了3.1万余次围观,单场创下起拍价1130.96万元,成交价1575.96万元,溢价近40%的纪录。

此外,今年9月,兴业信托曾在阿里拍卖上发布招商公告,计划拍卖东海证券2000万股股权,评估价7.41元/股。目前该信息已可查询,出卖股东方为上海宝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起拍价为1.146亿元。

券商股权近期为何备受追捧?

上述投行人士认为,一方面今年一直有券商并购的预期,监管层鼓励券商通过并购打造航母券商;另一方面也是对市场大环境较为乐观。

恒泰天风整合进行时

在天风证券2020年半年报中,称恒泰证券仍为联营企业,但双方的整合已走向纵深。

目前,天风证券翟晨曦已经宣布兼任恒泰证券联席总裁、新华基金联席董事长。截至目前,天风证券已向恒泰证券派驻2名董事、1名监事及包括联席总裁、财务总监、董秘等多位高管,双方业务对接已全面启动。

恒泰证券方面表示,天风证券在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的同时,通过派驻董监高人员全面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积极开展存量风险化解,对公司给予了力所能及的支持,卓有成效的收购及整合工作获得了监管机构和相关部门的高度肯定和认可。

在今年的券商评级中,恒泰证券评级再次重回A级,与天风证券相同。而过去三年(2017―2019年),恒泰证券的评级分别为CCC、BB、CCC。

资料显示,恒泰证券成立于1992年,前身为内蒙古自治区证券公司。与众多地方券商相似,其很长时间内“偏安一隅”,发展不温不火,但从2012年开始,其步入了发展快车道。2015年10月登陆港交所,上市当年即实现归母净利润16.99亿元,同比大增159%。

然而“下坡”随后而来。2016年业绩下滑,2018年甚至出现大额亏损,由于内控薄弱,近年亦屡收监管罚单。

2019年6月,天风证券跃升第一大股东,当年恒泰证券扭亏为盈。尽管今年上半年业绩又现下滑,但业内人士认为,从业务上看,天风和恒泰已形成了较好的互补,只是未来能否1+1>2还待市场检验。(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发自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