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表示,这或许是出于风险规避。“如果用上市公司收购企业,就意味着需要合并报表,被收购企业萎缩的业绩一定会影响李宁公司现在的报表和估值,所以通过关联资本和自己控股的其他资本收购。”10月18日,时尚产业投资人、优意国际CEO杨大筠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体操王子”李宁的体育版图正在不断扩大。

近日,据媒体报道,中国香港的私募基金公司莱恩资本,在洽谈收购英国百年鞋履“老字号”Clarks多数股权。而莱恩资本的董事长即李宁品牌创始人李宁。

2019年8月,李宁公司(02331.HK)中期业绩会上,公司首席财务官曾华锋表示,“集团已经与莱恩资本合作成立私募基金,李宁公司投资大约6100万美元,希望通过该基金投资境外合适的消费及体育品牌。”

此前的5月份,另一家与李宁公司有关联的企业非凡中国(08032.HK),与堡狮龙(00592.HK)联合发布公告,非凡中国将通过附属公司龙跃发展有限公司,以4662万港元的价格收购堡狮龙66.6%的股份。

非凡中国是李宁公司重要股东,由李宁本人担任主席兼行政总裁。与李宁公司协调整个体育产业从上游中游到下游终端产品业务。

种种迹象表明,李宁在带领李宁公司步入正轨之后,开始寻求拓展更大的体育版图。

对于收购Clarks以及堡狮龙等运作,10月16日,李宁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和莱恩资本和非凡中国相关,和李宁公司无关联。

业内人士表示,这或许是出于风险规避。“如果用上市公司收购企业,就意味着需要合并报表,被收购企业萎缩的业绩一定会影响李宁公司现在的报表和估值,所以通过关联资本和自己控股的其他资本收购。”10月18日,时尚产业投资人、优意国际CEO杨大筠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扩张新机会

此次莱恩资本看中的Clarks,创立于1825年,有着近200年历史的英国品牌,早在1992年便进入中国市场,是最早在中国推广的休闲鞋品牌。

但疫情给这个原本经营情况就由盛转衰的品牌“雪上加霜”。

据此前消息报道,受疫情影响,今年5月,Clarks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撤900个办公室职位。截至目前,Clarks在全球拥有1万名左右的员工。而Clarks也可能正在考虑永久关闭“少数”商店。

“疫情的反复对全球产业影响都很大,特别对欧美市场影响更大,而国内市场正在恢复当中,对于这个时候有合适品牌低谷时期吃进当然是好事。”10月18日,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今年2月份,莱恩资本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蒋家强公开表示:“我们想寻找收入在1.5亿―2亿欧元以上的中小型企业,最好是有故事的小品牌,或拥有悠久商业发展历史的家族企业。”

“在李宁的支持下,我们不仅可以为被投资公司提供资本市场的支持,而且还可以为他们提供行业经验和业内关系的支持,以帮助他们成为业内领先公司。”蒋家强说。

莱恩资本与李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背后同样有非凡中国的身影。

一方面,李宁是莱恩资本的董事长,另一方面莱恩资本和李宁公司在2019年宣布共同成立莱恩资本合伙基金,专注于消费品和体育领域的私募股权投资,李宁出任基金非执行主席,予以经验指导。

非凡中国更是在9月28日公告,公司全资附属公司向莱恩资本提供5400万英镑的借款,用于资助后者“其业务范围内收购或认购目标公司的股权”,且有机会参与相关的投资,并将借款的未偿还金额用于抵消。

这是今年以来李宁家族再次扩张体育版图的动作。

今年5月份,非凡中国宣布收购33年历史的香港品牌堡狮龙,其与佐丹奴国际(00709 .HK)、班尼路并称为香港服饰三大巨头。

非凡中国管理层认为,堡狮龙与非凡中国集团的产品业务,以及完成收购事项后的销售将产生大量协同作用,产生的效益将有利于堡狮龙集团,乃至非凡中国及非凡中国的股东。

“对于李宁来说,当前整体的管理也罢,业绩也罢,都不错,他具备横向扩展的主要要素。”10月18日,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Clarks这个标的在细分领域有不错的口碑,中国市场潜力也比较大。

这两次出手,都未直接通过李宁公司。

“李宁公司的战略方向就是聚焦主品牌、多品类的发展思路,通过体系外控股投资公司去兼并购其他品牌,也是想继续进行之前的多品牌化和国际化路径的探索。”程伟雄同时表示,“这种探索也是本土福建运动品牌群体逼迫,不然李宁仅靠单品牌很难再突围,以及超越本土竞争对手。”

新征程

李宁曾带领着李宁公司走出“深渊”,没有人能否认李宁本人在其中的贡献。如今,李宁把更多精力放在非凡中国上,由此拓宽体育版图。

2010年,李宁获得非凡中国的控股权,后者成为李宁旗下又一上市公司。随后开始在体育人才管理、体育赛事活动组织和赞助及其他体育相关投资合作领域展开布局。

不过,非凡中国这几年并没有起色。Wind数据显示,2010―2019年期间,非凡中国仅有2016年和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正。公司2019年营收6.2亿港元,较去年大幅下降44.9%;毛利为1.2亿港元,较去年减少26.1%。

“李宁公司已走到一个发展新阶段,团队非常稳固,今年我会花更多的精力,将更多资源用于发展非凡中国的业务。”李宁曾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非凡中国跟李宁公司的策略不同,分为“运动体验”和“运动生活消费品”两大板块。与李宁公司相比,非凡中国是“多品牌、多品类、多形式”的业态。

仅就鞋服方面来看,此前李宁通过李宁公司也有过多次运营其他品牌的动作,但是和安踏(02020.HK)收购FILA大中华区业务相比,李宁的运作成果差距很大。

早在2002年,李宁公司曾短暂取得Kappa在国内的独家代理权,但很快就放弃了Kappa;2005年,李宁又与法国品牌Aigle合作成立艾高(中国)户外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时至今日,李宁公司的主要营收主力依然是李宁主品牌。万联证券研报显示,“李宁LI-NING”品牌定位中高端,2019年门店数6449家,收入占比90%以上。

此次收购Clarks,在杨大筠看来,是李宁想在“危中求机”借此扩大李宁家族的体育版图,但这并非易事。“投后管理跟投资是两码事,投资是买进资产完善版图,但是让资产变得有价值,需要投入精力去运营和管理。”杨大筠表示。

“李宁公司内部人员透露,李宁自己本身很少参与公司具体事务,一般交给职业经理人。”杨大筠表示,但是李宁本身的价值被激活了,李宁是体育界的文化符号,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投资和整个战略层面上。

“如果堡狮龙和Clarks运作成功,也算补齐李宁在中低端大众化市场以及高端品牌市场的空间,多品牌矩阵有利于李宁获取多圈层用户,与竞争对手抢位博弈。”对于今年以来的收购运作,程伟雄表示。(时代周报记者 李静 发自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