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案调查、巨债缠身,尹明善和力帆都走到了破产的边缘。截至10月19日收盘,*ST力帆报5.48元/股,总市值跌至71.99亿元。

力帆妖娆,尹老逍遥。

这是重庆前首富、力帆创始人尹明善三年前宣布退休时,曾赋诗畅想的悠闲退休生活。然而,这样的悠闲没有如期而至。

10月13日晚,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T力帆,601777.SH)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力帆控股以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尹明善、陈巧凤、尹喜地、尹索微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公开信息显示,尹明善、陈巧凤为夫妻关系,尹喜地、尹索微为其儿女。尹明善家族被立案调查后,力帆公告称,此次系针对公司控股股东以及实际控制人的调查,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和业务活动无关,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不产生影响。

“表面还是风平浪静的。”接近力帆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此次被立案调查的股东不常在公司出现,普通员工没太多机会看到他们,影响不算很大。

眼下是力帆重整的关键时刻。10月13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核定力帆债权为6.99亿元,其他财产流动性差、无法变现,依法应予认定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同日,力帆公告称,重庆两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下称“两江基金”)和吉利迈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吉利迈捷”)将作为意向重整投资人,参与力帆重整。

“现在尹明善家族被立案调查,肯定会对后续投资有影响。”该知情人士说,意向投资人参与重整的事或会因此暂缓。

10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就立案调查会否影响两江基金参与力帆重整而向两江基金了解时,对方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不方便回应。”

时代周报记者尝试向吉利控股集团了解,但截至发稿时未有回应。

立案调查、巨债缠身,尹明善和力帆都走到了破产的边缘。截至10月19日收盘,*ST力帆报5.48元/股,总市值跌至71.99亿元。

艰难时刻:人员流动频繁

这可能是力帆最艰难的时刻。

10月13日,就是尹明善家族被立案调查当天,力帆踏上破产重整之路。

当日上午,力帆及10家全资子公司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法院指定债务管理员收到了489份债权申报,最终核定债权总额为6.99亿元。

承担上述债务的法人主体是力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债务管理人审计结果显示,该公司目前账面资产约3000万元,固定资产约1500万元。

资不抵债。

这还不是力帆债务的全部。9月9日,力帆发出风险提示公告称,截至6月30日,公司资产169.62亿元,负债总额167.71亿元,资产负债率98.87%。

上述公告亦明确提到,力帆股份存在持续亏损、负债较高、大额债务逾期、大额资产被冻结、涉及诉讼(仲裁)较多等风险,且对上述风险尚未形成任何有效的解决方案。

今年以来,力帆内部人员变动频频,“尤其是基层变动最大,会留下来的基本是中高层。”该人士说,中层员工考虑到自身年龄和跳槽选择有限,加上收入不低,所以愿意继续留下。高层则多数持有股权,与公司签有保密协议。

“力帆彻底没希望的信号还没出现,所以大家还在观望。”上述人士认为,假若有大量管理人员离职的消息,那就意味着大家已经对力帆失去信心,“但目前还没有。”

看似风平浪静的力帆,实则暗流汹涌。

“工资还是照常,没什么变动。”有力帆摩托车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但此前曾有媒体报道,有内部员工反映在职员工工资有保障,但近几年福利越来越差,连工作服都不发了。

202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力帆营业收入15.8亿元,同比下跌69.4%;净利润-26亿元,同比下降174%;力帆净资产仅剩1.07亿元。“资金流动性困难对订单生产备货有不利影响,可能导致订单出现不能按时履约发运的情况。”

“有部分供应商反映有这样的情况。”上述人士称,目前力帆对上游供应商就是缩短付款周期,收款越快越好;对下游供应商,就是将付款期越拖越长。“说明力帆资金流异常紧张。”

高光之下:摩帮带头大哥

谁能想到,曾经的重庆摩帮带头大哥,有一天会沦落至此。

重庆的特殊地貌催生了旺盛的摩托车产业。20世纪80年代,重庆一大批摩托车制造企业崛起,当地人称之为“摩帮”。

1992年,已是重庆最大民营书商的尹明善从一名摩帮朋友处得知,本地龙头品牌企业不愿意把发动机卖给小厂,以致小厂家都要从外地高价买回质量勉强过关的发动机,再组装成摩托车。

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尹明善嗅到了商机。

1992年,54岁的尹明善将全部身家2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成立重庆市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力帆摩托前身)。在不到40平方米的车间里,他雄心勃勃地立誓:“要造出全中国没有的摩托车发动机!”

尹明善说到做到。

两年后,当国内摩托车厂还在生产脚踏式启动发动机时,尹明善成功研发电启动发动机,一时轰动市场,浙江钱江集团主动上门提出1995年要包销8万台,这8万台让力帆赚了1600万元。生意最火热的时候,外地厂商需要提前几个月打款,天天到公司的组装厂门口排队取货,以致公司每星期都得到机场包机发货。

经此一役,尹明善知道掌握核心技术是决定企业生死的关键。尝过创新甜头后,他组建技术中心,每年拿出销售收入的4%投入新品开发。1995年,尹明善再开发立式发动机,一年卖出50万台,纯利润过亿元。

自那时开始,国内生产摩托车的大企业如新大洲、钱江、港田等,都开始陆续采用轰达发动机。

2000年,轰达变身力帆,意图亦明显:从配件至整车,从组装至品牌。2000年前7个月,力帆以销售16亿元的业绩,超过原本的当地龙头品牌嘉陵、建设,成为重庆摩帮带头大哥,同时一跃成为中国摩托车出口冠军,人称为“中国第一摩托”。

“当时行内人士都怕力帆。”重庆摩托车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力帆研发能力强,拥有多项专利技术,造出来的摩托车在市场上有较强竞争力,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市场,所占份额相当可观。

据媒体报道,2001年力帆出口创汇(包括间接出口)2.02亿美元,在全国摩托车企业中首家出口创汇突破一亿美元。同年力帆实现销售收入38.5亿元,发动机产销量、出口创汇、专利拥有量、产销综合值四项指标居全国第一。

力帆塑造了重庆摩帮的辉煌,尹明善由此成为重庆企业界的传奇。

2000年,62岁的尹明善以5.5亿元净资产荣登当年福布斯 50 位中国富豪排行榜第50位。3年后,尹明善当选重庆市政协副主席,成为改革开放后首位步入省部级高官行列的民营企业家。高层发声称赞尹明善是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力帆迎难而上、逆势而上、创新而上”。

处于高光时刻的力帆,一时风头无两。

经营下坡:一老一少无力挽回

“创新论成败,富贵岂有根。”这是重庆北碚区力帆厂房墙面上的一句标语,红色大字异常醒目。

一语成谶。创新是力帆故事的缘起,但没有人猜得到力帆的结局。

2002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整顿摩托车行业的通知》,规定加强摩托车生产企业管理,加强摩托车销售和注册登记管理。多地政府先后宣布禁摩,唯独特殊地形的重庆不禁摩。

以力帆为首的重庆摩帮唯有布局“四轮”,从摩帮大哥转做汽车新人。

“力帆决定造车后,内部出现过质疑声音。”前述接近力帆人士说,集团认为造车需要大量且持续的资金投入,且没有前车之鉴,会为集团带来经营风险。

充耳不闻质疑声,尹明善依然坚持造车。

2005年12月,尹明善拿到轿车生产批文,一个月后就推出首款轿车:力帆520。发布会现场,尹明善激动不已:“当年追车儿,今朝造车人。恍然如梦中,幸运中国人。”

但幸运女神没有眷顾这位造车新人。

力帆520当年销售量仅1万台,与同期推出的比亚迪F3月销万辆相比,可谓开局即败。首战失利,力帆走上抄袭之路。2009年,力帆抄袭MINICOOPER推出力帆320,一个月售出7000余辆。随后又接二连三地抄袭宝马、福特、丰田等品牌汽车。这一年,力帆汽车总销量15.6万辆,实现市场销量150%增长。

在“企业只有靠家族才能稳定”的思维下,年近七旬的尹明善试图将汽车业务交给儿子尹喜地,摩托车业务交由第二任妻子陈巧凤和女儿尹索微。

“那会儿,力帆汽车销量处于上升期,尹明善将汽车板块和摩托车板块分开,既为了避免家族矛盾,也是为了精细化管理。”在力帆内部人士看来,汽车业务和摩托车业务独立发展,更容易看清各自发展优劣势。

外界传闻,儿女对力帆接班的兴趣不大,尹明善亦不得不将力帆交至职业经理人手上,但此时的力帆汽车已是“烫手山芋”。董事长陈卫、总裁马克等高管先后出走,尹明善亲自培养的二代领导团队分崩离析,千疮百孔的力帆人心涣散。

82岁的尹明善被迫重返力帆,身后站着从国外召回的孙女尹安妮。今年4月,力帆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尹安妮走向台前。据媒体报道,这位1995年出生的尹家三代为在读研究生,专程休学一年以熟悉公司业务,现任力帆控股副董事长。

摆在一老一少面前的难题不小。

10月17日,力帆公布的9月产销快报公告显示,传统乘用车销售81台,同比减少79.7%,本年累计销售1264台,同比减少94.26%;新能源汽车销售65台,同比减少81.94%。本年累计销售726台,同比减少64.32%。

“接班人年纪小,不论是社会阅历还是行业人脉都欠缺。”前述人士认为,之前力帆把盘子摊得太大,企业内部精细化管理不够,现在换个年轻接班人,没有集团管理经验,也没有行业积累,很难带领力帆走出困境。

命悬一线:关键时刻迎致命一击

“白骑士”终于出现了。

10月9日,力帆发布关于招募重整投资人的进展公告,称两江基金和吉利迈捷将作为意向重整投资人,参与力帆股份的重整工作。两江基金和吉利迈捷,分别代表重庆两江新区政府和吉利控股集团。

值得一提的是,吉利与两江新区有过多次互动合作。今年以来,吉利控股集团的高端新能源整车(重庆)生产基地项目、科技智能换电站陆续落地两江新区。从吉利对西南市场的野心来看,接手力帆或许正是契机。

10月19日,重庆高新区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汽车是重庆两江新区优势支柱产业,吉利与两江新区的合作是创新驱动发展的必然要求。除吉利外,两江新区或将引进特斯拉中国第二个超级工厂。

本以为绝处逢生,谁知节骨眼儿上又出状况。

“企业实际控制人被立案调查,肯定会对后续投资有影响。”接近力帆的知情人士说,参与重整的事或会暂缓。

命悬一线的力帆积极自救。

9月16日,一场以“栉风沐雨,砥砺前行”为名的新品发布会在力帆研究院举行,现场发布了两款新车。力帆总裁杨波介绍,目前力帆摩托拥有骑士车、踏板车、越野车、电动车等全系列产品。

这场发布会恰好是在重庆摩博会开幕前举行。

“这是对行业释放一种信号,‘逆势之下,产品依然紧跟市场需求’。”前述行业人士说,过往力帆几乎不会单独办新品发布会。从推出的新品来看,虽然没有展现过多创新科技,但产品依然可圈可点。

在行业来看,力帆摩托车依然是值得看重的对手。

力帆9月产销快报公告显示,摩托车销售58403台,同比增长52%;摩托车发动机销售104052台,同比增长29%。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在今年前8个月中国摩托车企业销量榜中,力帆以54.84万辆摩托车销量,排名第四。

“正是因为摩托车板块相对健康,力帆希望单独保留摩托车板块‘造血’。”前述行业人士认为,摩托车是力帆的发家产品,28年的技术积淀说明“底子还是在的”。技术与经验成熟,现在就差钱。“能做下去,力帆靠摩托再起来,也就是一两年的事情。万一做不下去,力帆这些年积累的市场,同行也都在盯着。”

内外交困之下,摩托车能否成为力帆翻盘的关键?至少力帆认为可以。

力帆在2020年半年报中提到:将持续以摩托车KP系列产品为核心进行推广,进一步扩大KP系列车型的产品线。

“汽车板块销量下滑,搭上法律纠纷,势必会影响资金链、品牌形象,对摩托车业务发展肯定会有影响。”前述接近力帆人士表示担忧。

摩托车业务的确是力帆目前仍相对健康的业务。9月末的一天,重庆下着小雨。中午12时,数十名力帆员工从北碚厂区走向饭店,菜品已备妥。“被力帆包场了,八九桌呢,今天没空接待其他人。”饭店员工说。

开席了,力帆员工谈笑举杯,看不见半点忧愁。饭店外,一辆铺满灰尘的力帆汽车任由风吹雨打。(时代周报记者 刘文杰 发自重庆 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