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近日独家获悉,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下称“中科建”)破产重整案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相关司法文件显示,中建科经审计负债总额达371亿元,员工数量仅有170多人。这样一家国有企业,是如何背上巨额负债,导致资不抵债从而最终走向破产境地的?第一财经调查发现,这与其大举向外投资扩张不无关系。

债务扩张导致频频违约

记者查询启信宝数据显示,以中科建为主体的直接投资数量高达73起,而其直接或间接持股的企业竟达418家。中科建370多亿元的债务中,有相当部分由这些挂靠公司对外融资而来,负债最高时近700亿元。

随着业务扩张和负债的增长,中科建融资违约事件也不断曝出。

相关审计报告显示,2015年末,中科建总资产为123.72亿元,总负债为90.29亿元;2016年末,总资产快速膨胀至407.72亿元,负债增加到282.2亿元。到2018年初,该公司债务已高达560亿元。

从2014年后,中科建在资本市场上以央企身份大举融资,几乎涵盖了所有可能的融资方式,包括银行贷款、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售后回租、债权转让回购、融资租赁、信托、私募、P2P……

2018年7月,中科建便曝出债务违约。本应于2018年6月29日到期的10.5亿元银团贷款出现违约,未偿还银团最后一期90%的本金及利息,共计约9.576亿元,债权人为包括东亚银行、永隆银行在内的8家银行。

2019年初,因借款合同纠纷,8家银行将中科建告上法庭。

大量债务问题造成中科建近年来频频出现相关法律纠纷。根据启信宝数据,中科建自2014年至今,法律纠纷超过1000件。

2018年5月12日,华创证券管理的“华创中科金一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到期未能及时还款而违约,涉及金额为1.51亿元。这笔违约实际上是因为中科金控子公司——上海同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资金链紧张所致。

2018年9月,吉林信托·汇融38号中科建设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汇融38号”)已经违约,涉及规模4.5亿元。

据介绍,汇融38号为吉林信托主动管理型项目,成立于2017年9月29日,融资人为中科建开发总公司,信托规模4.5亿元,信托期限24个月,按季度支付利息。

信托资金主要用于投资中科建下属公司持有的上海青浦区意邦建材家具城一期部分自持商铺,其中3.5亿元用于后期装修,1亿元用于归还对应的部分金融机构借款。

2018年11月,中科建于2016年发行的“16中科建设PPN002”未按期支付利息,发生违约。

2018年12月,中科建于2015年发行的“15中科建设PPN001”未按期支付本金和利息,构成违约。

曾向小贷寻求过融资,签署过高利贷合同

据Wind数据,截止2019年初,中科建共发行5笔非公开发行债券(PPN),发行总额为50亿元。

除了发债、向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借款外,中科建旗下子公司还曾向小贷寻求过融资,甚至签署过“高利贷”合同。

根据裁判文书网信息,2019年年底,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中科建旗下附属公司福建海西中科建设有限公司曾向苏宁小贷寻求过一笔6000万元的借款。

另一则法院判决书显示,中科建旗下100%控股子公司上海中科科创文化集团有限公司,甚至与永恒公司签订了日利率2%(年利率73%)、逾期日利率3%(年利率109.5%)的“超利贷”合同。

中科建还分别向融资租赁公司、个人及实体企业寻求过融资。

2019年4月,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文书显示,万向信托股份公司(下称“万向信托”)与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科建飞”)、中科建设、上海意邦置业有限公司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尘埃落定。万向信托高达4.15亿元的贷款和利息,也暂时未能兑付。

启信宝数据显示,中科建在2019年5月14日,中科建和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招商永隆银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等金融机构,产生了一笔9.6亿元的金融纠纷案件。

2020年7月,法院判决上海同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需要向渤海国际信托将归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同时中科建必须承担债务的连带清偿责任,涉案金额总计高达22.2亿元。

2019年1月23日,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发文,安排2019年1月24日13时在上海召开“中科系”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组建会议。参会人员包括银保监会相关领导、中科院相关领导、中科建负责人和主要债权人。

根据会议议程,中科建及“中科系”旗下企业代表将说明企业经营情况、资产负债现状、债务风险化解方案等。接着,由债权金额前十大金融机构(徽商银行和中旅焦作银行为主席单位,华夏银行、农业银行、稠州银行、吉林信托、东亚银行为副主席单位)代表发言,并讨论组建“中科系”债委会事宜,选举债委会正副主席单位,之后由当选单位牵头讨论风险化解总体实施方案。

现如今看上去,这个“债委会”并不能处置中科建规模如此之大的债务,才走到如今破产重整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