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三板摘牌的潮流玩具公司——泡泡玛特,终于即将踏进港交所的大门。

11月下旬,港交所官网披露了泡泡玛特通过聆讯的招股书,摩根士丹利和中信证券担任联席保荐人。据称,泡泡玛特预计将于12月中下旬正式挂牌上市,不过记者并未就此得到官方回应。

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泡泡玛特的总收入为1.58亿元、5.15亿元、16.83亿元,后两年营收复合增速达近226%。与此同时,其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也由156.9万元大幅增长至4.51亿元。而在2016年,该公司还处于亏损状态。

早前,泡泡玛特方面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未来希望能像迪士尼一样,孵化出更多国际化的IP。对此,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泡泡玛特如真想要成为下一个迪士尼,会面临来自各方面的挑战,比如自建成功的IP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和时间,小规模、没有成熟体系的IP孵化所面临的失败风险也很大。

从亏损到盈利

官网资料显示,泡泡玛特成立于2010年,是中国领先的潮流文化娱乐公司。招股书中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指出,分别以2019年的零售价值(市场份额为8.5%)及2017年至2019年的收益增长计,泡泡玛特是中国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

记者注意到,此次赴港上市,是泡泡玛特二度进军资本市场。2017年初,泡泡玛特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根据当时披露的一些数据,泡泡玛特的“吸金能力”还并未显现。2016年,泡泡玛特实现营收8811.85万元,对应净利润为-2889.05万元。2015年,其亦处于亏损中。

2019年4月,泡泡玛特于新三板摘牌。其表示,为配合公司业务发展需要,提升公司决策效率,降低成本,促进公司更好的发展,经慎重考虑,其才拟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

尽管匆匆和资本市场“别过”,但在2017年到2019年,泡泡玛特的业绩获得了大幅增长。据披露,泡泡玛特总收入以每年超200%的增速大幅增长,由2017年的1.58亿元大幅升至2019年的16.83亿元。与之对应的,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其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分别为156.9万元、9952万元、4.51亿元。

一位长期关注玩具市场的独立投资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2017年到2019年,泡泡玛特的快速发展也是搭乘了其所在的潮流玩具领域迅速发展的东风。来自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显示,中国潮流玩具零售的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63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20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34.6%。

不过,今年上半年,泡泡玛特的经营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据称,今年1月起,其一度暂停关闭合共88家零售店及279家机器人商店。因此,截至2020年6月30日,今年其零售店及机器人商店的同店销售分别减少23.1%及52.8%。此外,疫情也导致泡泡玛特推迟了部分IP的产品发布时间表。

不过,其也表示,基于目前可得资料,董事认为,疫情不会对2020年的经营业绩及我们的长期业务发展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更新过后的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泡泡玛特实现净利润1.41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1.14亿元增长近24%;净利润率为17.3%,低于2019年同期的20.9%;毛利率为65.2%,高于2019年同期的60.8%。

依赖单一IP

对于潮流玩具公司来说,IP资产是核心资产和竞争力所在,也是构建竞争壁垒的核心。

泡泡玛特创始人兼CEO王宁此前称,也许再给其五年时间,大家回过头看泡泡玛特,会觉得他们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一家企业。“我们不一定像迪士尼一样拍那么多电影,但是我们也许会像迪士尼一样,拥有很多非常有价值的超级IP,我们会用各自不一样的方式去孵化IP,去挖掘并把IP进行商业化”。

泡泡玛特也称IP是其业务的核心。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运营有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及56个非独家IP。

具体来看,在自有IP方面,包括其收购的代表性IP,如Molly及Dimoo,这些IP随着原创艺术家不断完善并创作新版本而不断发展;以及其内部设计团队开发的IP,如Yuki及BOBO&COCO。此外,其独家IP包括PUCKY、The Monsters及SATYR RORY,由与其合作的艺术家创作。非独家IP则包括米奇老鼠、Despicable Me及Hello Kitty等。

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尽管IP矩阵较大,但泡泡玛特大部分的收入还是依赖所收购的Molly。据称,在2017年至2019年,基于Molly形象的泡泡玛特品牌产品的销售额,分别占泡泡玛特品牌产品总收入的约89.4%、62.9%、32.9%。

王宁此前曾表示,IP是有生命周期的,这一点不可否认。“有人可以火一年,有人可能火五年,也有一些本身设计就足够经典,或者凭借自己的创作能力,能持续提供优质内容的产品也许能火20年。但我认为,这其中的重点不是某个单一的IP能否常青,而是整个行业生态的生命长度。拿Molly来讲,它今年已经诞生14年了,不是一个很新鲜的事情,潮玩这个行业也不是一个新的行业。泡泡玛特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花了更多的精力去打造一个健康的平台和行业生态”。

不过,从今年上半年来看,Molly形象的泡泡玛特品牌产品的销售额占整体比重已经有所下降,为16.3%。

泡泡玛特方面指出,后续,其还计划招募有天赋的设计师加入内部设计团队,增强内部IP发掘能力,增加自有IP数量,以进一步扩充其IP库。

行业竞争加剧

泡泡玛特盘面扩张的背后,是潮玩行业的高速发展和盲盒领域竞争的不断加剧。据灼识咨询统计,在中国,包括潮流玩具等在内的“二次元”核心用户已从2014年的约5000万人上升至2019年的超过1.5亿人。目前包括潮流玩具等在内的“二次元”相关产品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预计未来这个数字将迅速成倍数增长。

不过,前述独立投资人坦言,让泡泡玛特火爆的“盲盒”并非新事物,早就为各类商家运用,比如大家熟知的刮刮卡以及如今商场随处可见的娃娃机、扭蛋机等。

《CBND报告》显示,目前盲盒品牌销量TOP 10分别为泡泡玛特、TOKIDOKI、sonny ANGEL、阿狸、长草颜文字、little amber、吾皇万睡、罗小黑、小马宝莉、LINE FRIENDS。

当前,不仅盲盒品牌众多,一些上市公司也多有涉足。今年6月,高乐股份就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自2018年起就已经开始盲盒的设计生产和销售,其还预计在今年7月份电影《花木兰》上映之际,将向市场推出花木兰电影盲盒系列。此外,不久前刚刚登陆资本市场的名创优品也已入场,且盲盒产品的价格极具竞争力。

前述独立投资人向记者表示,潮玩产品从消费者追求满足感、追求快乐的需求出发,提出创造潮流、传递美好的使命和概念,将商业性与艺术性结合,满足审美、情感认同和收集等消费需求。但同时,潮流来得快去得也快,潮玩也有类似属性,这是泡泡玛特成为上市企业后需要更为重视的问题。另一方面,各路玩家进入后,行业的竞争会进一步加速,这也意味着IP的抢夺会更为激烈,新IP的开发难度也会增加。“泡泡玛特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撑创新研发,才能在未来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