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企管的临时退出,让皖通科技第一大股东南方银谷的盟军阵营遭受损失。与此同时,世纪金源系股东西藏景源来势汹汹,通过不断增持,目前已单方面持有皖通科技13.73%的股份,恰与南方银谷持平。

一方面,外界质疑西藏景源存在隐形的盟军;另一方面,安华企管的离去,导致南方银谷方面(联合易增辉)的持股比例降至17.21%,令皖通科技未来控制权的争夺更加迷雾重重。

第一大股东盟友关系提前解除

近日,皖通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南方银谷及其一致行动人安华企管签署《表决权委托与一致行动协议之解除协议》。从公告内容来看,双方于2020年5月8日签署的《表决权委托与一致行动协议》,时隔不到七个月,就于2020年12月3日提前解除。

回顾双方的联手,南方银谷和安华企管于2020年5月8日签署《表决权委托与一致行动协议》,安华企管将其持有的皖通科技1652万股,合计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4.01%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南方银谷行使,期限为协议生效之日起18个月。

对于“同盟军”的提前撤退,南方银谷方面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场股权之争时间比较久,目前看还没有一个明朗的结果,所以双方解除了这个协议,这是公司一个正常的行为。”

资料显示,安华企管唯一的有限合伙人为蚌埠经开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资比例为99.8%,其实控人为蚌埠市国资委;普通合伙人为自然人刘宇恒,曾任皖通科技高级副总裁。安华企管于2020年4月21日刚刚成立,在4月24日至5月8日期间火速增持皖通科技,持有165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1%。后续为支持南方银谷夺权,安华企管又进行了增持,最终持有皖通科技1974.72万股,持股比例为4.79%。

南方银谷与安华企管结盟,主要是为了稳固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彼时,南方银谷虽是皖通科技控股股东,但上市公司董事会被世纪金源系董事控制,周发展(南方银谷实控人)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一职于今年3月4日的董事会上被罢免。

与此同时,有世纪金源背景的股东西藏景源开始不断增持,对南方银谷控制皖通科技构成严重威胁。于是,南方银谷顺理成章地与安华企管走到了一起,并向皖通科技董事会提请召开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罢免世纪金源系董事,重新进行选举。但事与愿违,临时股东大会不仅未能提前召开,周发展还被世纪金源系董事踢出了董事会,南方银谷最终饮恨6月24日的年度股东大会。

在本次权益变动前,南方银谷、易增辉、安华企管三方作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皖通科技股份9049.15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1.96%。本次权益变动后,南方银谷及其一致行动人易增辉持有公司股份7093.69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7.21%。

一位接近上市公司的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安华企管是由蚌埠市国资委控制的基金,临近年底,大概是出于国资保值增值的需要,选择了提前撤退。“照目前情形看,国资企业不太可能长时间为皖通科技这样一家民营企业背书。”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安华企管增持皖通科技股票的成本约在11元/股左右,以12月3日收盘价12.91元/股计算,该笔投资账面浮盈3155万元。据上述业内人士透露,此前双方结成一致行动关系,使得安华企管无法自由减持。关系解除后,由于安华企管持股比例未超过5%,不属于重要股东,则可以自由减持套现。

两股东对战董事会步步惊心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作为此次争夺皖通科技控制权的两个主角,南方银谷和西藏景源经过多次增持后,现直接持股比例已基本一致,皖通科技的股权争斗在不断升级中日渐胶着。

回顾双方股权之争,南方银谷通过参与皖通科技定向增发的方式认购2401.32万股股份,占当时公司总股本的5.82%。

紧接着,皖通科技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等三人将合计持有的约2060万股股票(约占公司总股本的5%)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南方银谷,委托期限18个月,双方结成一致行动人关系。这使得南方银谷合计拥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量占比达10.83%,成为皖通科技控股股东,周发展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

原本以为,皖通科技将因此迎来“二次创业”,孰料却成为股东内斗的开始。

今年3月4日,周发展董事长一职被皖通科技董事会罢免,理由是:其在任期间,未能清晰规划公司战略发展路径,不能胜任公司董事长职务。3月11日,公司又火速召开董事会,选举廖凯为新任董事长,此前廖凯的职务为上市公司董事、总经理。

随着周发展与廖凯、甄峰、李臻等人矛盾的公开化,皖通科技第一大股东南方银谷与世纪金源系股东西藏景源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争夺开始逐步升级。资料显示,西藏景源的股东为世纪金源股东黄涛、黄世荧。

先是南方银谷联合安华企管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世纪金源系董事,同时选举新的董事。但该提议最终未能实现。后来,在6月24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周发展又被剥夺了董事身份,南方银谷彻底无缘上市公司董事会。

8月10日,皖通科技曝出原董事长周发展涉嫌职务侵占,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决定立案,公司已收到《立案告知书》。9月2日,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认为周发展无职务侵占犯罪事实,决定撤销此案。最终,投资者虚惊一场。

南方银谷虽然暂时失势,但随时在寻找反击机会。9月14日,南方银谷与关键少数股东易增辉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加上自然人股东王晟(持有皖通科技8.49%股份)的参与,在9月16日召开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三方“合力”将陈翔炜挡在了皖通科技的董事会门外。资料显示,陈翔炜与世纪金源颇有渊源。

随后,南方银谷乘胜追击,迅速联合易增辉,向皖通科技董事会提请召开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罢免李臻、廖凯、王辉、甄峰等4名世纪金源系董事,但被董事会否决。后来,该提请意外获得公司监事会通过,却随后又被取消。

截至目前,皖通科技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能否再度召开仍是悬念。但南方银谷方面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已向监管部门投诉,上市公司无权单方面取消股东大会的召开,这种行为损害了股东权益。

西藏景源持股 直逼第一大股东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两大股东围绕皖通科技控制权和董事会进行争夺的同时,也在不断扩充持股比例。西藏景源方面,今年以来通过二级市场不断增持,所持股份比例迅速增加,而南方银谷则选择“结盟”来增加弹药。

周发展的董事长一职于3月4日被罢免后,西藏景源就在3月9日增持60.69万股,增持后持股比例首次突破5%。此后,西藏景源就开启了二级市场“买买买”的模式。最新公告显示,截至11月18日,西藏景源的持股数量为5656.88万股,持股比例达13.73%,仅比南方银谷持股数量相差2.42万股。

“这是一种巧合吧?西藏景源一直在不断增持股份,近期二级市场成交量也比较大。”南方银谷方面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皖通科技的股权争斗将去向何处,恐怕还需等待下一次股东大会方见分晓。

(本报记者 黄 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