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资金流动性紧张,贵人鸟2016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债券余额5亿元、2014年发行的“14贵人鸟”公司债券余额6.47亿元以及银行贷款余额14.10亿元,已全部发生逾期。

“贵人鸟的标志是一种精神图腾,流畅的图形寓意无人可挡的力量;柔韧的弧线传递出优雅的动感、力量与速度美,象征理性张扬的激情与‘心’‘意’‘念’的统一。”贵人鸟(*ST贵人,603555.SH)曾在官网中如此解释其标志的涵义。

不过,现在该网站已无法正常打开,曾经的“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也在重整、巨亏、违约、关联资金违规占用等阴影的笼罩下濒临退市边缘。

12月11日,贵人鸟新增破产重整信息。公告显示,贵人鸟于2020年12月10日收到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泉州市奇皇星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奇皇星”)对贵人鸟的重整申请。

根据贵人鸟8月13日发布的公告,贵人鸟此次被奇皇星申请重整是因为250.73万元的货款无力偿还。2019年8―10月期间,贵人鸟曾向奇皇星采购货架、气氛道具合计325.73万元。按照合同约定,贵人鸟应于2020年4月24日前支付上述货款,但贵人鸟通过指定第三方仅向申请人支付前述货款中的75万元,剩余货款250.73万元尚未支付,贵人鸟因此被诉诸法院。

眼下,贵人鸟正处于“保壳”的关键时期。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幅度已经达到2.59亿元,业绩扭亏难度颇大。

贵人鸟公告称,公司尚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贵人鸟如何破局,至今仍是一个问号。“领导他们还在沟通,如果有方案,我们会公告的。”12月11日,贵人鸟董秘办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截至12月14日收盘,贵人鸟股价仅为2.42元/股,较最高价时的67.92元/股已经跌超96%,市值15.21亿元,不及市值高峰期的零头。

转型之殇

2008年是贵人鸟的“幸运年”。受益于运动风潮,贵人鸟、安踏(02020.HK)、李宁(02331.HK)和361度(01361.HK)等国产品牌开始崛起。

当北京奥运会带来的红利消耗殆尽,整体需求减弱,体育产业此前的大扩张让整个行业面临产能严重过剩和库存积压的问题,贵人鸟不可避免受到波及。寒冬中,贵人鸟逐渐被同行者甩在身后。

或许是感受到危机,贵人鸟开始寻求新的增长点。2014年上市后,贵人鸟通过并购、扩张和产业链整合,从单一制造业向体育多元化转型。

2015年,贵人鸟斥资2.39亿元间接参股体育平台虎扑体育,后又出资10亿元成立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动域资本,2016年以3.83亿元控股体育用品零售商杰之行,同年8月以3.83亿元收购厦门名鞋库51%的股权。

此外,贵人鸟还于2016年花费2000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

在体育产业外,贵人鸟还涉足体育保险业务,出资2.6亿元与多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安康保险。在2019年3月,还拟花费27亿元收购威尔士健身的母公司威康健身,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2014―2017年间,贵人鸟发起的收购活动多达十余次,投资活动现金流出共计69.21亿元,行业横跨互联网+体育、体育经纪、赛事主办、体育保险、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

不过,回报并没有达到贵人鸟的预期。在疯狂“买买买”的2016年和2017年,贵人鸟所收购公司的业绩多以“尚未开展具体业务”“无具体资产,不存在收入”的情况在年报中呈现,仅名鞋库和杰之行贡献了不超过5000万元的年净利润,但这一数字与其收购价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

2018年,在杰之行发生严重亏损之后,贵人鸟将持有的所有股权以低于购买成本的价格对外出售。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也因经营不善导致亏损,从2018年11月起不再纳入贵人鸟合并报表范围。

连续的收购,不断加大了贵人鸟的经营压力,虽然公司的营收仍在上涨,但净利润和净利率却不断下滑。2017年,贵人鸟的归母净利润降至1.57亿元,到了2018年更是亏损6.86亿元,同比减少536.01%,是公司上市以来首次亏损。而贵人鸟的线下门店也减少至2878家。

此后,贵人鸟爆发流动性紧张问题,见诸报端的贵人鸟与诉讼、资产冻结、债务等词汇同时出现。在巨大的资金压力下,贵人鸟抛售非主业资产,先后以3亿元出售杰之行,以1.43亿元出售康湃思体育、康湃思体育咨询公司37%的股权,以2.7亿元出售虎扑13.66%的股权。

同时期,股权质押也成为贵人鸟重要的融资手段。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贵人鸟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先后质押给平安信托、渤海信托、中原信托、浙金信托等信托机构,累计质押占其持股比例从2015年的47.13%上升至99.02%,占总股本的75.47%。

但这一系列举措仍未足以解决贵人鸟的资金困局。

濒临退市

2019年,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为15.81亿元,同比下滑43.77%,实现归母净利润-10.96亿元,触及退市风险警示红线。贵人鸟在披露2019年年报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告,贵人鸟股票简称变更为*ST贵人。

今年前三季度,贵人鸟的盈利能力仍未得到改善。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8.47亿元,同比下降27.57%,实现归母净利润-2.59亿元,上年同期为-1.67亿元,亏损幅度扩大。

此外,三季报显示,贵人鸟负债合计已达到34.0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达到33.94亿元,短期偿债能力压力巨大。

由于资金流动性紧张,贵人鸟2016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债券余额5亿元、2014年发行的“14贵人鸟”公司债券余额6.47亿元以及银行贷款余额14.10亿元,已全部发生逾期。

贵人鸟也在公告中称,截至目前公司尚未与全部债权人达成具体债务和解方案,且由于债务逾期,包括公司基本户在内的部分银行账户、部分子公司股权和股权投资基金、土地及房产等已被司法冻结。

12月11日,贵人鸟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2月10日收到泉州中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奇皇星对贵人鸟的重整申请。

泉州中院认为,根据贵人鸟股份资产负债表的数据,应当认定贵人鸟股份资产已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奇皇星公司作为债权人,依法有权申请贵人鸟股份重整。

“如果最终法院顺利实施重整计划,将有利于公司重回健康发展之路,但仍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前述董秘办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尽管贵人鸟已明显处在退市边缘,但仍有资金进场炒作。11月11日起,公司股价开始强势拉升,截至12月14日,贵人鸟区间涨幅已达到32.97%。(时代周报记者 陶书宁 发自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