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绝味食品发布公告称,副总经理刘全胜及财务总监彭才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职务;同时,根据绝味食品公司发展需要,经总经理戴文军提名,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核通过,将聘任王志华担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

此次高层变动不禁令人联想到绝味食品在11月底被爆的出财报披露研发费用存在差异一事。尽管绝味食品第一时间就发布公告称,公司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研发费用与2018年财报中披露的上期研发费用不一致系“口径差异”,但也引发不少投资人对公司财务披露态度是否严谨的质疑。

《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多次致电绝味食品,但始终未得到对方正面回应。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如果研发费用数据的差异并未引发监管方面的调查,没有涉及到更深层次的一些问题,那么两个副总经理级的人员离开不排除是绝味食品在前期的发展模式遇到了一定的瓶颈之后,为寻求业务模式更新的一个调整。”

净利润增速乏力 四大股东竞相减持

纵观绝味食品的发展历程,2008年成立后,绝味食品于2017年在上交所上市。作为"鸭脖第一股",绝味食品在上市之后就备受资本市场的追捧。

“以直营连锁为引导、加盟连锁为主体”的销售模式使绝味食品迅速占领市场,成为卤制品行业的领头企业。截止2020年上半年,绝味食品共拥有门店12058家,煌上煌和周黑鸭分别拥有4152家和1367家。

除了绝味食品高层人员辞职一事引发关注外,今年以来,绝味食品控股股东接连减持现象更是令人堪忧。

8月31日,绝味食品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上海聚成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慧功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成广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福博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计划通过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以市场价格减持不超过3651.78万股公司股份,减持比例不超过6%,减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求。按8月份公司股票中间价计,本次拟减持的股票市值近30亿元。

三季报数据更是显示,绝味食品前四大股东合计减持超过1800万股,若按80元的均价计算,前四大股东减持的金额高达14.4亿。

作为卤制品行业的领头企业,绝味食品控股股东为何接连减持?

这一切似乎可以从绝味食品的逐年下降的净利润增幅中看出一些端倪。

2020年半年报显示,绝味食品营业收入为24.13亿元,同比下降为3.08%,净利润为2.74亿元,同比下跌30.78%。从绝味食品披露的三季报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绝味食品营收为38.85亿元,同比下降0.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亿元,同比下降15.33%。

事实上,绝味食品净利润下跌并不是今年才开始。

数据显示,2017-2019年,绝味食品营收增幅分别为17.59%、13.45%和18.41%,归母净利润增幅分别为31.93%、27.69%和25.06%。与此同时,毛利率见顶也成为压在绝味食品头顶上的“天花板”,2017-2019年,绝味食品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5.79%、34.3%和33.95%。

显然,绝味食品在注意到了这一点。在现有已经饱和开店的经营状态下,绝味食品有意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大力孵化新项目,打造“美食生态圈”。

但目前来看,效果还未显现。

对此,沈萌表示,“股东此时减持,可能是其在股价相对高点选择套现一部分。这些资金要么是用于个人用途,要么可能是为了配合公司体外的新业务孵化等,但这至少侧面反映出绝味食品的转型或升级的过程应该是很艰难,不会是一个“V“字形的反转,而是“U”字形,甚至会更加的延长。因此,短期之内减持可能对于一部分股东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线上业务“叫座不叫好” 管理跨度难度加大

在线下门店数量逐渐饱和的情况下,绝味食品也在积极寻求新的营收增长点。

绝味食品在2019 年年报中表示,已积极推动线上业务发展。但目前来看,与线下门店营收相比,绝味食品的线上业务仍然逊色不少。

披露数据显示,2019年绝味食品线上收入为0.07亿元,占比当年营收的0.14%,同比下降35.87%。同年,周黑鸭和煌上煌来自线上的收入分别为3.57亿元和0.80亿元。

《投资者网》发现,绝味食品门店数量是周黑鸭的8倍,而天猫官方旗舰店的粉丝数却只有周黑鸭的1/8。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线上线下一体化、线上与线下互融共通及互补短板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但是食品安全这一块不过关,消费者对于包装类的肯定是不认可的。绝味食品只要继续采用以加盟为主的模式,就避免不了这个难题,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点,可以预见管理的跨度和难度都非常大。”

沈萌表示,“这可能更多和企业对于市场不同角度的判断,以及企业在电商方面投入多少资源密切相关。如果对电商和互联网运营这一块并不是非常积极,投入的资源有限,那么受众的粘性就会不足。显然,谁在网上投入的资源多,谁的电商受众基础和潜在消费者基础就会更大,粉丝量就会更多。”

而对于绝味食品安全风险问题,沈萌表示,“在这种发展模式下,各加盟商的资质可能是参差不齐的,那么绝味食品在质量管控各方面肯定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要规避这种风险,公司就要在发展速度以及质量管控方面取得一个平衡,就是说既不能为了提高速度降低食品安全标准,也要在保证食品安全的同时保持速度。企业应该制定出更加细致、更容易操作的食品安全管理及处罚的机制。只有机制更完善,才可能形成一个更好的循环模式。”

新项目孵化陷入两难 行业竞争日趋加剧

如果说绝味食品在发展线上业务、管控食品安全上的举措效果不彰,绝味食品在转变新的发展模式、打造“美食生态圈”上的发力则可以算是显而易见、谋略已久。

绝味食品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依托现有的供应链能力,以及开发和管控渠道的能力,通过自身力量和资本市场运作来。通过新项目孵化、投资并购等外延成长方式构建“美食生态圈”,致力成为“特色食品和轻餐饮的加速器”。

事实上,自2017年上市起,绝味食品一直致力于“美食生态圈”的布局,不断拓宽产品种类。通过新项目孵化、投资并购等方式,绝味食品已先后参股了精武鸭脖、和府捞面、幸福西饼等品牌。

对此,沈萌表示,“对于绝味鸭脖来说,这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一方面,坚持投资、孵化新的领域项目,直到这个项目足够壮大,其中的不确定性风险和时间压力是非常大的;另一方面,一旦这个项目不能快速产生比较理想的结果,是否放弃或者半途而废,判断公司是否能够承受股价的波动,或者说是在股价波动过程当中,是否能够说服投资者继续支持公司的转型,也是对绝味食品管理层的考验。”

目前来看,中国休闲卤制品行业仍处于快速发展期,市场份额较为分散。在三家卤制品龙头中,2019年绝味食品占卤制品市场的4.86%,周黑鸭占卤制品市场的2.99%;煌上煌占卤制品市场的1.99%。

对投资者的建议,沈萌表示,“整个行业技术含量不高,没有一家企业能够行利用技术优势形成份额优势。如果说后续产生更多的行业内竞争,大家开始打价格战,就会导致收益率的降低。虽然需求规模大,但是收益不见得能够有多大的增长,这样的话,股票上涨的空间就变得十分有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