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集团”)作为出质人,向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资管”)质押了一笔股权,出质股权数额为10100(记者注:出质股权单位不明,根据工商信息,被质押企业注册资本为10100万元。)

这是今年以来,云南城投集团作出的第三笔股权质押。

天眼查统计的信息显示,今年5月以来,云南城投集团先后向云南资管质押了近2亿元股权(上述质押10100未计算在内)。

此外,《中国经营报》记者还发现,作为地方AMC,云南资管除了股权质押操作之外,还通过受让应收账款债权、委托贷款等多种方式为当地国资企业提供融资服务。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地方AMC大多由当地国资控股,与地方政府有着天然的联系,所以承担为当地国资融资功能并不奇怪。而且,通过资管公司来承接一些城投公司债务,也有助于化解城投平台流动性。不过,值得警惕的是,地方资管在其中除了承担正常融资功能之外,是否还存在“输血”乱象。

“不良”资产处置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5月11日、5月28日、7月17日云南城投集团作为出质人向云南资管质押了三笔股权,出质股权数额分别为8500万元、8670万元、10100。

工商信息显示,云南资管为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省投”)全资控股子公司,云南省投股东分别为云南省国资委(持股比例为90%)、云南省财政厅(持股比例为10%)。

云南城投集团股东则包括云南省投(持股比例为50.59%)、云南省国资委(持股比例为40%)、云南省财政厅(持股比例为5.62%)、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79%,以下简称“云南省建投集团”),其中云南省建投集团股东包括云南省国资(持股比例为90.27%)、云南省财政厅(持股比例为9.73%)。

需要注意的是,云南城投集团近期存在大额资金需求。

云南城投(600239.SH)2020年8月4日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的进展公告,根据公告,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拟向公司控股股东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售公司持有的天津银润投资有限公司等18家子公司股权。

公开报道显示,交易达成后,云南城投集团将向上述各标的公司提供借款50.9亿元,用于标的公司偿还应付云南城投及其下属公司95.92亿元的债务。

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除了云南城投集团3笔股权质押融资外,云南资管还通过受让应收账款、委托贷款等多种方式为关联企业提供融资。

2018年12月11日,云投生态(002200.SZ,目前为*ST云投)公告提到,“公司计划将持有的银川爱必达园艺有限公司4639.7561万元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经双方友好协商,转让价格为4417.7561万元。”

记者注意到,上述公告同时提到,“按工程合同正常履行,在2018年底预计回收2417.7561万元,预计在2019年底收回剩余2222万元。”也就是说,该笔4639.7561万元应收账款债权在并未产生逾期、形成不良资产的情况下,就被转让给了云南资管。

2018年2月一乘股份(834592.OC,目前为*ST一乘)公告提到,“公司拟向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申请不超过8000万元的融资业务,期限不超过一年,年利率为10%。”

2017年9月云天化(600096.SH)2017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资料显示,“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向公司全资子公司云南磷化集团有限公司提供总金额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委托贷款。”根据该公告,上述不超过10亿元的委托贷款,期限为不超过1年,年利率预计为6.9%,资金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及置换银行贷款。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述云投生态大股东为云南省投、一乘股份大股东为云南城投集团、云天化大股东为云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后者为云南省国资委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为64.17%。

筹建热情高涨

对于地方国企向当地AMC股权质押融资,某地方AMC内部业务人员向记者透露,“这种从形式上来说就是属于类信贷业务”。记者通过天眼查梳理发现,多家地方AMC(质权人)均与地方国资企业(出质人)之间存在股权质押关系。

事实上,地方AMC输血地方国资的现象早已被业内多次提及。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2019年12月发表的评论文章中亦提到,“按照要求,AMC可以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进行实质性重组,但不得通过收购到期债务的方式变相提供融资。在实际操作中,变相融资问题仍然可能存在。AMC特别是地方AMC和地方融资平台的主要股权持有者可能都是地方政府(财政),以收购方式进行‘输血’的通道客观存在。”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地方城投平台目前可能存在负债过高问题,暂时不具备兑付能力,如果通过AMC来承接原债权人的债权,由地方融资平台承诺年化收益以及后续收益补偿,事实上有助于缓解城投平台流动性压力。

不过,陈文同时提到,一些被地方国资高度控盘的AMC可能正在变成一个融资渠道。“其实,部分地方政府这些年一直在不断成立新的融资平台。因为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借新还旧是偿还债务的重要模式,但一些融资平台已经负债过高,信用等级较差,无法在市场上募资。这时候,持牌的地方资管平台地位就显得颇为重要。”

意识到资管平台重要性之后,各地筹建热情高涨。公开报道显示,自2014年7月首批地方AMC获批之后,各地近年又陆续申请第二家乃至第三家地方AMC机构。截至今年7月,已完成工商注册并获得银保监会批复的地方AMC共57家,其中2014年至2019年获批的数量分别为10家、9家、13家、11家、10家、3家。从股东背景上来看,地方AMC大部分由地方国资,包括地方财政、地方国企、地方金控集团等控制。

曾拟打造全牌照金融版图

云南资管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是2016年12月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由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独家发起设立的省级地方资产管理公司。

记者注意到,除不良资产处置主业之外,云南资管曾致力于打造全牌照的综合金融服务公司。

根据云南资管官网信息,该公司业务板块包括“不良资产经营业务”“投资与资产管理”“资本市场与金融服务”。

此外,2017年6月,云南省内官媒曾发表一篇《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开业》文章,其中提到,“未来业务拓展方向为大宗商品交易,各领域的产权交易及要素交易两大板块。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全牌照、多功能、‘一站式、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综合金融服务。”

记者注意到,云南资管自身也多次融资补充资金。天眼查显示,云南资管成立之初,注册资本10亿元;2019年2月,该公司注册资本增至20亿元;今年6月1日,云南产权交易所网站披露了云南资管增资扩股项目,此次拟新增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7月17日,云南资管首次亮相银行间市场,成功发行2020年第一期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发行规模5亿元,发行期限三年,发行利率5.5%。

云南资管官方网站8月13日发布的文章中提到,2020年8月6日,云南资管获得建设银行信用类授信10亿元。

就云南资管作为地方AMC在地方经济发展过程中承担何种角色,是否存在变相输血地方国资等相关问题,记者多次致电致函云南资管方面,截至发稿并未获正面回应。本报记者樊红敏郑利鹏北京报道

7月17日,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集团”)作为出质人,向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资管”)质押了一笔股权,出质股权数额为10100(记者注:出质股权单位不明,根据工商信息,被质押企业注册资本为10100万元。)

这是今年以来,云南城投集团作出的第三笔股权质押。

天眼查统计的信息显示,今年5月以来,云南城投集团先后向云南资管质押了近2亿元股权(上述质押10100未计算在内)。

此外,《中国经营报》记者还发现,作为地方AMC,云南资管除了股权质押操作之外,还通过受让应收账款债权、委托贷款等多种方式为当地国资企业提供融资服务。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地方AMC大多由当地国资控股,与地方政府有着天然的联系,所以承担为当地国资融资功能并不奇怪。而且,通过资管公司来承接一些城投公司债务,也有助于化解城投平台流动性。不过,值得警惕的是,地方资管在其中除了承担正常融资功能之外,是否还存在“输血”乱象。

“不良”资产处置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5月11日、5月28日、7月17日云南城投集团作为出质人向云南资管质押了三笔股权,出质股权数额分别为8500万元、8670万元、10100。

工商信息显示,云南资管为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省投”)全资控股子公司,云南省投股东分别为云南省国资委(持股比例为90%)、云南省财政厅(持股比例为10%)。

云南城投集团股东则包括云南省投(持股比例为50.59%)、云南省国资委(持股比例为40%)、云南省财政厅(持股比例为5.62%)、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79%,以下简称“云南省建投集团”),其中云南省建投集团股东包括云南省国资(持股比例为90.27%)、云南省财政厅(持股比例为9.73%)。

需要注意的是,云南城投集团近期存在大额资金需求。

云南城投(600239.SH)2020年8月4日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的进展公告,根据公告,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拟向公司控股股东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售公司持有的天津银润投资有限公司等18家子公司股权。

公开报道显示,交易达成后,云南城投集团将向上述各标的公司提供借款50.9亿元,用于标的公司偿还应付云南城投及其下属公司95.92亿元的债务。

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除了云南城投集团3笔股权质押融资外,云南资管还通过受让应收账款、委托贷款等多种方式为关联企业提供融资。

2018年12月11日,云投生态(002200.SZ,目前为*ST云投)公告提到,“公司计划将持有的银川爱必达园艺有限公司4639.7561万元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经双方友好协商,转让价格为4417.7561万元。”

记者注意到,上述公告同时提到,“按工程合同正常履行,在2018年底预计回收2417.7561万元,预计在2019年底收回剩余2222万元。”也就是说,该笔4639.7561万元应收账款债权在并未产生逾期、形成不良资产的情况下,就被转让给了云南资管。

2018年2月一乘股份(834592.OC,目前为*ST一乘)公告提到,“公司拟向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申请不超过8000万元的融资业务,期限不超过一年,年利率为10%。”

2017年9月云天化(600096.SH)2017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资料显示,“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向公司全资子公司云南磷化集团有限公司提供总金额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委托贷款。”根据该公告,上述不超过10亿元的委托贷款,期限为不超过1年,年利率预计为6.9%,资金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及置换银行贷款。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述云投生态大股东为云南省投、一乘股份大股东为云南城投集团、云天化大股东为云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后者为云南省国资委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为64.17%。

筹建热情高涨

对于地方国企向当地AMC股权质押融资,某地方AMC内部业务人员向记者透露,“这种从形式上来说就是属于类信贷业务”。记者通过天眼查梳理发现,多家地方AMC(质权人)均与地方国资企业(出质人)之间存在股权质押关系。

事实上,地方AMC输血地方国资的现象早已被业内多次提及。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2019年12月发表的评论文章中亦提到,“按照要求,AMC可以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进行实质性重组,但不得通过收购到期债务的方式变相提供融资。在实际操作中,变相融资问题仍然可能存在。AMC特别是地方AMC和地方融资平台的主要股权持有者可能都是地方政府(财政),以收购方式进行‘输血’的通道客观存在。”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地方城投平台目前可能存在负债过高问题,暂时不具备兑付能力,如果通过AMC来承接原债权人的债权,由地方融资平台承诺年化收益以及后续收益补偿,事实上有助于缓解城投平台流动性压力。

不过,陈文同时提到,一些被地方国资高度控盘的AMC可能正在变成一个融资渠道。“其实,部分地方政府这些年一直在不断成立新的融资平台。因为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借新还旧是偿还债务的重要模式,但一些融资平台已经负债过高,信用等级较差,无法在市场上募资。这时候,持牌的地方资管平台地位就显得颇为重要。”

意识到资管平台重要性之后,各地筹建热情高涨。公开报道显示,自2014年7月首批地方AMC获批之后,各地近年又陆续申请第二家乃至第三家地方AMC机构。截至今年7月,已完成工商注册并获得银保监会批复的地方AMC共57家,其中2014年至2019年获批的数量分别为10家、9家、13家、11家、10家、3家。从股东背景上来看,地方AMC大部分由地方国资,包括地方财政、地方国企、地方金控集团等控制。

曾拟打造全牌照金融版图

云南资管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是2016年12月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由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独家发起设立的省级地方资产管理公司。

记者注意到,除不良资产处置主业之外,云南资管曾致力于打造全牌照的综合金融服务公司。

根据云南资管官网信息,该公司业务板块包括“不良资产经营业务”“投资与资产管理”“资本市场与金融服务”。

此外,2017年6月,云南省内官媒曾发表一篇《云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开业》文章,其中提到,“未来业务拓展方向为大宗商品交易,各领域的产权交易及要素交易两大板块。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全牌照、多功能、‘一站式、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综合金融服务。”

记者注意到,云南资管自身也多次融资补充资金。天眼查显示,云南资管成立之初,注册资本10亿元;2019年2月,该公司注册资本增至20亿元;今年6月1日,云南产权交易所网站披露了云南资管增资扩股项目,此次拟新增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7月17日,云南资管首次亮相银行间市场,成功发行2020年第一期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发行规模5亿元,发行期限三年,发行利率5.5%。

云南资管官方网站8月13日发布的文章中提到,2020年8月6日,云南资管获得建设银行信用类授信10亿元。

就云南资管作为地方AMC在地方经济发展过程中承担何种角色,是否存在变相输血地方国资等相关问题,记者多次致电致函云南资管方面,截至发稿并未获正面回应。(本报记者樊红敏郑利鹏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