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内科郁金泰教授携手青岛大学附属青岛市市立医院神经内科谭兰教授团队,历时3年的一项1446例大型临床队列研究发现,在老年人群中,持续伴随长期情绪低落(轻微抑郁症状)不仅会导致阿尔茨海默病(AD)临床前期症状,还可以促进AD病理发生。该研究成果已发表在最新一期国际期刊《生物精神病学》。

郁金泰介绍,脑内淀粉样蛋白聚集是阿尔茨海默病早期病理性事件之一,可在痴呆发生前数十年就开始。医学界对轻微抑郁症状定义是,如出现至少一种抑郁症状(如情绪低落、兴趣减退等)。以往认为,依据参照国际上通用的汉密尔顿抑郁量表进行测量,小于8分便不考虑抑郁症。医学界对轻微抑郁症状(即得分介于1分~7分)关注较少,尤其是对其与AD的关系研究则更少。此外,医学界对抑郁症状是否能通过调节AD病理发生来促进认知受损也不清楚。

针对这一情况,研究团队利用CABLE队列(中国人阿尔茨海默病生物标记和生活方式研究)和ADNI队列(阿尔茨海默病神经影像学计划),对轻微抑郁症状、淀粉样蛋白及认知功能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研究。结果发现:与情绪健康的个体相比,持续伴随轻微抑郁症状的人认知功能受损情况更严重,脑内淀粉样蛋白沉积水平也更高。团队深入研究发现,抑郁症状可在一定程度上通过调节淀粉样蛋白水平对认知功能产生负面影响,且抑郁症状与脑内淀粉样蛋白水平可通过相互促进,形成加剧认知功能受损的恶性循环。进一步研究发现,轻微抑郁症状可导致AD发生风险提高83%。

郁金泰说,本研究结果支持轻微抑郁症状可能是阿尔茨海默病临床前期的早期临床表现,该方法可用于寻找适合AD早期干预的高危人群;轻微抑郁症状可通过促进淀粉样蛋白聚集引起认知下降,增加AD的发生风险。但研究也表明,引入干预轻微抑郁症状措施,或可预防或减缓认知下降。(记者孙国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