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迷了长达半年的石化行业和油服行业,在业绩上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走势。

8月26日晚间,上海石化(600688.SH)发布半年报,上半年营收356.63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降31.4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7.16亿元,同比下降250.90%,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11.37亿元。

纵观上半年的原油暴跌和疫情影响,这份亏损的成绩单并不意外。据中国石化联合会的统计数据,上半年石化行业全行业实现营业收入5.07万亿元,同比下降 11.9%,利润总额1416亿元,同比下降 58.8%,其中,油气板块营收280亿元,同比下降72.2%,炼油板块则亏损 244 亿元。

除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贸易政策和原油价格带来的不确定性外,产品价格持续走低、产销历史性下降、新增产能和进口压力等多重因素都对石化行业的运营产生巨大冲击,石油和化工行业利润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眼下油价站稳在40美元上方,可是石化企业等待的油价显著回暖,依然遥遥无期。在供给方面,由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佩克+在8月份将此前减产970万桶/天调整至减产770万桶/天,较5月份至7月份增产200万桶/天。与此同时,金联创分析师表示,当前油价维持在近5个月的高位将促使美国页岩油产量回升,这将遏制油价进一步上涨。

另一边,油服企业则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在长达半年的低迷之后,油服行业已经透露出复苏的曙光,与第一季度相比,多家油服企业业绩扭亏为盈。

石化油服(600871.SH)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1.4%。尽管上半年净利润总体而言不如去年同期,但第二季度的业绩已经明显转好,净利润由负转正。根据财报,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石化油服的净利润为-1.8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96.9%,二季度则实现净利润4.8亿元,同比增长49.6%。

这说明,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三桶油的勘探开发工作迅速恢复,油服企业的业务量相应大增。石化油服在报告中表示,受低油价影响,油公司减少上游勘探开发资本支出,对油田服务行业带来较大冲击,但国内三大油公司持续推进油气勘探开发,给石化油服的工作量提供了支撑。

另一家油服企业海油工程(600583.SH)虽然受到全球海洋油气工程行业景气度下行,工程服务价格水平处于低位,以及全球疫情造成工程进度滞后的影响,上半年总体业绩净亏损了2.44亿元人民币,但第二季度也实现了扭亏为盈,第二季度归母净利润为0.61亿元,同比和环比分别增长5.14亿元和3.66亿元,主要原因是二季度海外亏损项目减亏,新签订单增长较快,盈利环比转正。

为什么油服企业能够较快回暖?上游油公司的探勘开采指标是一个关键原因。2020年6月,国家能源局发布《2020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提出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保障能源安全,今年我国油气产量目标为石油产量约1.93亿吨,天然气产量约1810亿立方米,较2019年均有小幅增长。据此,东吴证券分析师陈显帆分析认为,长期来看,在国家能源安全战略推动下,国内油气开采景气度仍将持续,国内加大勘探开发力度、增储上产政策为国内钻完井设备和相关服务需求增加了确定性。

这意味着国内油服企业的增长前景可期,2020年是国内油气七年行动计划第二年,仍处于起步阶段,国内原油产量较2亿吨红线仍有差距,天然气也较目标有较大距离,2018 年-2019年天然气产量增速不足以达到2020年产量目标,因此,在石油公司可能加大勘探生产力度的前提下,油服行业也将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从更微观的角度来看,三桶油向国家管网公司进行资产划拨,带来了充裕现金,油公司资本支出压力大幅减轻,西南证券分析师倪正洋预计下半年,中石油、中石化的资本支出将进一步提速,这也意味着油服行业的上行拐点临近。

中石油划拨资产交易对价约2687亿元,其中1495亿元将以国家管网公司股权的方式支付剩余部分将以现金的方式支付,中石化划拨资产交易对价约1173亿元,其中现金方式支付达527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