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恒向时代周报记者吐槽道,吃播难度系数是最低的,只要吃就可以了。“而我们美食博主需要写文案,文案加上镜头,一篇脚本要4000字,如果现在我把全部文档放在一起就可以出一本书了。单这一项,吃播就很难啃下来。”

“吃到极限时,我就去厕所催吐。到后来手抠不管用了,就用细管子插进喉咙里催吐。”

“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视频,一位妇女坐在一艘渔船上,塑料油布覆盖在渔船内部,远远看就像一个浴缸,她就在这个 ‘浴缸’里面用煮好的粉面汤泡脚,时不时捞上两口吃。”

以上令人作呕的场景,分别来自大胃王吃播主播李辉(化名)的自我描述,以及曾经是吃播粉丝的王倩(化名)的分享。

当他们说起这些时,前者是心酸,而后者是厌恶。但时间如果回到一年多前,景象却大不相同。

按下停止播放键

一顿饭吃下半只鸡、一碗粉和一瓶饮料,对普通成年人来说,这样的饭量也称不上小,但如果是一个三岁孩童每顿的食量呢?

8月底,一名叫佩琪的小朋友因为吃饭而备受外界关注。她是社交平台上年仅三岁的“小网红”,其父母发布了佩琪吃饭的视频后意外走红,因其极有食欲的吃相锁住了一众粉丝。

如今,佩琪饭桌上的食物越来越离谱,薯条、炸鸡、汉堡、泡面等高热量无营养的餐食频繁出现,毫无节制的饮食让她的体重飙升到70斤。

舆论质疑佩琪已成为父母博眼球的工具,大胃王、吃播的烙印刻在了这个三岁孩子身上。

一时间,争议颇多的大胃王吃播再次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早在半个月前,央视新闻在一条《餐饮浪费,如何制止?》的新闻节目中痛批大胃王吃播中存在的严重浪费问题,哗众取宠、误导消费。相关热门话题的阅读量高达13.7亿次。

8月30日,央视再次实锤大胃王吃播造假现象,大胃王mini等一众吃播纷纷“上榜”。

90后王倩曾经是资深吃播粉丝,但她已经想不起上次观看大胃王是什么时候了:“实在是太无聊了,甚至有些恶心。”

曾经,王倩为了能够获取吃播一手消息,和几个同样喜欢在闲暇时间观看吃播的小伙伴组建了微信交流群,大家互称为“饭粉”。

平时吃播圈有任何风吹草动,这些“饭粉”就会在微信群里讨论得热火朝天,但听到大胃王吃播被整治的消息,这个小群反倒是安静了。“我们并不是因为觉得惋惜,而是很久没有关注过大胃王吃播了。”王倩坦言。

各大短视频直播平台紧跟步伐,整治吃播板块内容。

8月28日,斗鱼、快手相关负责人针对大胃王吃播问题回复时代周报记者。斗鱼表示,已经积极响应中央相关号召,加强了对之后的美食类直播内容审核;快手也坦言,一经发现,平台将根据情节严重程度,给予删除作品、关停直播、封禁账号等处罚。

畸形的大胃王吃播时代终结,但它们究竟是何时开始走向末路的?或许是从消费者不愿再观看开始。

观众早就变心了

每天下班回家后,换上便服,慵懒窝在沙发里看手机,王倩回忆着3年前初看大胃王吃播时的场景。

看上一会儿,疲惫感渐渐消失,随即而来的是胃里翻滚的咕噜咕噜饥饿声。“这时候,我会迅速吞下提前制作好的极简版鸡胸肉生菜沙拉。”王倩说。

3年前,王倩体重达150斤,下决心减肥后,曾经每天必不可少的高热量食品换成了索然无味的粗粮和沙拉。“那段时间很痛苦,吃的东西都是我以前从来不会碰的,但不吃又会低血糖,后来发现了大胃王吃播,正好满足了我的生理和精神需求。”

一边吃减肥餐,一边看大胃王吃播渐渐成了王倩的生活常态。王倩坦言,不止是减肥需求,猎奇心理、治愈孤独甚至是睡前催眠,都是许多人喜爱看吃播的原因。

王倩记得,当时最喜欢的吃播主播是密子君,每天反反复复刷她的视频几个小时。“那个时候她就坐在路边摊硬吃,真是结结实实地吃呀,整个人状态还可以。”王倩评价道。

4年前,在湖南卫视《天天向上》的节目中,密子君在节目现场吃下了88碗粉面,还获得了一面节目组赠送的“最强吃货”奖牌。从第一次上传吃播视频到登上国内知名的综艺节目之一,密子君只用了短短3个月。

公开资料显示,到了2017年3月,密子君已经积累了超过220万微博粉丝,吃播视频全网播放量突破17亿,她在斗鱼的直播平均观看人数在20万左右。

观看者多元化需求成就了初代大胃王吃播网红,而后者也影响着下一批吃播就业者。

在还没有成为大胃王吃播主播之前,李辉就热衷于观看同类视频。

“起初只是纯粹娱乐,后来发现吃东西就能赚钱,而且赚得不少,就索性尝试了。”李辉坦言,在最开始的几个大胃王影响下,越来越多人进入行业里。

根据快手数据,截至去年9月20日,已入驻快手MCN机构的美食账号数量达到1100+,更有超过100万的美食创作者活跃在快手平台。

一年前,李辉辞去司机工作,全身心投身吃播事业。本想大展宏图一番,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出道即巅峰”竟是自己的结局。

“刚做的时候最难了,每天从早上起床就要开始吃,胃就没有空闲的时候。”李辉毫不避讳承认自己根本不是天赋异禀的大胃王。

李辉表示,他一次吃播的进食量是普通人的5―6倍,甚至超过10倍。

“没有办法,我不多吃就没人看。”李辉经常用“不说话,一口气吃完”“不用筷子带汤喝完”的字眼博人眼球,吸引粉丝。

两个月前,突发急性肠胃炎,让李辉意识到身体亮了红灯,长期催吐也让嗓子成了哑嗓。“我家人一直劝我不要再做了,但我想着再赚点,再赚一些,我就不干了。”

虽然想着再赚些,但实际情况却是每况愈下。李辉坦言,最初月收入七八万元,如今,粉丝打赏和卖货提成加一起不到两万元。

大胃王吃播的风向变了。而幕后操纵者不是他人,正是那群曾经爱到疯狂的观看者们。

王倩对吃播失去兴趣的时间点是在一年前。“我发现,这些大胃王都在玩套路,每天都是那些粉啊面啊,好没意思。”她坦言。

一些“土味”大胃王更让王倩难以接受。“之后很多大胃王吃得很野蛮,什么都往嘴里塞,吃相还难看,嘴边吃得到处都是,还要吧唧嘴,我听到那种咀嚼的声音人都快废了。”

粉丝的流失速度超乎李辉的想象。“以前10万播放都能涨上千粉丝,现在50万播放量都不一定能涨1000。”涨粉慢,掉粉快,时隔半个月,李辉已经掉了几千粉。

8月29日,一位接近短视频直播行业的不具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人们观看视频口味越来越刁钻的今天,大胃王的标签就是定时炸弹,无法满足观看者猎奇心理,从业者打赏收入并不稳定。

要不要换个风格?

大胃王“演出”很拼,但其实在业内看来,吃播商业价值一直不高。

“目前绝大部分大胃王吃播还是依靠粉丝打赏,以极夸张的方式去吸引观看者,这就意味着这些大胃王如果依靠自身的特点去代言品牌或带货,只能选择以美食类为主。”8月29日,某MCN机构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李辉在短视频平台上有一家购物小店,小店内琳琅满目的在售商品共46件,有一半以上的商品都出现在其吃播视频中。“我经常吃要卖的商品,比如螺蛳粉、红油面皮之类的,这样销量会高些。”

“我都是卖一件赚一件提成,没有资格提出坑位费或者广告费的要求,就连我吃播用的食品也是自己掏钱向品牌买的。”李辉将原因归结于粉丝不够。

李辉算下来,如果一个月单纯卖货只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我算是小吃播里面卖零食厉害的,其他主播很多都只有几千。”

“大胃王的带货能力确实表现一般,就拿最近来对比,2020年春节前一单(5袋左右)还能赚30元钱,现在只能赚10元。”8月28日,元元会螺蛳粉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早在3年前,元元会螺蛳粉就与吃播主播展开合作,但如今这已经不是元元会螺蛳粉唯一的选择。

“大胃王已经吃3年了,真的很难再吃动了。”元元会螺蛳粉负责人坦言,现在公司不止和吃播类合作,还会和搞笑类、情感类的主播对接。

或许是意识到大胃王单一模式下的商业价值天花板,曾以大胃王傍身的头部吃播正在作出改变。

密子君早已向外释放转型为美食旅游博主的信号。公开资料显示,其主打旅游+Vlog系列节目《密食天下》播放量已经接近3亿次。

大胃王猫妹妹也在早期积累粉丝流量后,牵手辛巴家族,开创直播带货时代。

不过,无论是密子君还是猫妹妹,虽然在革新求变,但仍摆脱不了大胃王的身影。在其日常视频投放中,偶尔会穿插大胃王吃播的内容。

上述MCN机构负责人坦言,目前头部大胃王很难抹去标签,早期打造的大胃王形象过于根深蒂固,而那些腰部以下的小吃播,想转型更难。

李辉也道出心酸,一直吃那些粉面、油炸麻辣的食品,早就吃腻了,有时候真心想换一下风格,但不停换风格就要掉粉,“不过不换也要掉。”李辉感到绝望。

迎来粉丝争夺战

在多方的全面整改下,吃播行业将迎来新变化。

曾经的一些头部大胃王,如密子君、大胃王mini等人,都去掉了大胃王这一前缀,换个“马甲”重新上岸。

8月24日,大胃王浪胃仙在视频中透露,将会展现全新有趣的内容,从此多一种称号—看书王浪胃仙。

李辉也在筹划突破大胃王屏障。

“我想换成炒菜,平时在家里也都是我来做饭,感觉可以尝试一下。”李辉观察到,分享餐饮教程的主播麻辣德子前期粉丝增长速度很慢,但自从他将拍摄主题改成老婆想吃后,粉丝飙升。

“我是不是也可以在炒菜的基础上尝试些不同的定位?”李辉考虑道。

去年9月,快手发布了快手美食垂类白皮书。据介绍,快手上的美食内容,覆盖了消费用户一天内多个时间段。

已经许久未看大胃王吃播的王倩,对故事生活类、搞笑类美食视频产生了兴趣。她向时代周报记者安利了好几家,如滇西小哥、李子柒以及小翔哥等。

下一步,李辉决定找一家MCN机构合作。

对于即将迎来一批闯入者,混迹在美食主播圈腰部以上的张恒(化名)表示出不屑。“不怕,尽管让他们来吧,我们随时欢迎。”张恒语气中充满傲慢。

据他介绍,像张恒这般腰部以上的美食主播都会加入美食联盟的圈子群,在群内,粉丝数、影响力排在张恒后面的百大博主也有十几位。这正是张恒不屑的资本。

8月28日,张恒向时代周报记者吐槽道,吃播难度系数是最低的,只要吃就可以了。“而我们美食博主需要写文案,文案加上镜头,一篇脚本要4000字,如果现在我把全部文档放在一起就可以出一本书了。单这一项,吃播就很难啃下来。”

不过,张恒们并非高枕无忧,即将闯入美食主播圈的吃播也遇到更为深远的挑战。

“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明星直播。”说到此处,张恒连叹几声。

杨超越入驻B站的当天,张恒精心准备的视频泡汤。“一个观众一天的点击量只有4个,结果杨超越进来了,吸引超多观众观看她的视频,我的点击量自然就降低了。”

以B站为例,据FUNJI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4月15日,已经有59位内娱艺人或艺人团体入驻B站,不乏十万甚至百万量级粉丝的明星。

“现在有明星过来瓜分,只能把自己变强一点。”张恒坦言,如果不努力一点,明星就会把流量瓜分完。要在明星全部入驻前先成为大博主,不然我们也会是被遗忘的那一个。

“出名要趁早,”一场新的粉丝争夺战早已开启。(时代周报记者 张梦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