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主持位、一个老板位、八个麦位、进进出出的玩家,就构成了“猎游”APP的猎人圆桌。软件里的陪玩“猎人”用甜腻的声音撒娇,甚至娇喘,介绍着大尺度的语音游戏,而玩家们的虚拟礼物以及更多的消费,则成为“猎人”们围猎的目标。

近日,有网友向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记者反映,在游戏陪玩软件“猎游”上,存在大量涉黄内容,陪玩者通过网络向玩家们兜售色情服务,不少陪玩者是未成年人。

记者调查发现,“猎游”上的陪玩者被称为“猎人”,他们大多有所属的网络公会组织。“猎游”和公会密切对接,公会提供“产品”,平台则在涉及软色情的灰色地带为公会及猎人亮绿灯。

色情表演明码标价

华灯初上,“猎游”APP里的语音厅开始躁动。

“欢迎老板,欢迎回家!”打开“猎游”APP,进入“聊天室”界面,随机点进猎游的一个语音厅,就能听到这样的欢迎辞。在这里,玩家可以要求主持人进行陪玩派单,选择自己喜欢的陪玩者进行游戏。

然而,“猎游”上不少猎人除了陪玩游戏,还提供“更多样的服务”。

记者发现,“猎游”每个语音厅都有价目单,标明各种语音游戏及价格。“打飞机”“大保健”……这些游戏背后,藏着软色情猫腻。

为了向玩家兜售猎人,主持及猎人们会开嗓自我介绍。若玩家愿意每人支付5-10元,就可得到“高爆”服务。“高爆”是具有涉黄性质的语音,伴随着节奏感强的背景音乐,猎人们发出娇喘、呻吟等诱惑声音。每当这时,语音厅里的聊天界面消息就会刷新得特别快,看客们沸腾了。

在一个语音厅内,猎人们一轮“高爆”后,平台的房间巡查员弹出一条警告,表示系统监控发现房间内存在违规行为,要求用户立即停止,否则将处罚。

但业内人士小彭告诉记者,平台的警告不过是“虚晃一枪”。只要没有用户举报,猎人们大多并不会受到真正的处罚,“就算被封号,市场部同事和运营打声招呼,就可以解封。”

可以裸聊、线下出台

一个猎人告诉记者,“带走”可以玩“更刺激的”。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带走”后猎人会与玩家交换联系方式,通过其他社交平台“嗑炮”——通过语音来满足性需求,甚至可以提供裸聊等涉黄服务。

语音厅内,玩家刷礼物或下单即可“带走”陪玩

当记者在一个语音厅里询问是否有“视频”服务时,厅里的猎人熟练地报出一个房间号,“这里是绿厅,你去女模厅吧,那里可以接视频!”

“160元15分钟不露脸”“400元10分钟露脸”……记者了解到,“裸聊”服务的价格受到内容的尺度、时长影响。当玩家咨询时,猎人会用露骨的语言透露“裸聊”内容,吸引玩家下单消费。

“平台的玩家现在基本一上来就要求‘大尺度’。”小彭表示,很多玩家都会要求猎人提供“裸聊”“线下出台”等色情服务,否则不愿意消费,“对平台来说不搞黄色内容就没有流水。”

不少陪玩是未成年人

“猎游”上大部分猎人的名字前都会有前缀,这是猎人所属的公会。公会是该平台运营的陪玩厅的主要组织,“荣耀”是其中之一。

记者注册成为“猎游”APP的“猎人”,同时加入“荣耀”公会。“能接受多大尺度?”在应聘时,公会管理员称,在平台里正经做陪玩是很难有流量,“要荤一点、污一点,才有市场。”

应聘结束后,公会负责人与应聘者签订一份《猎游公会猎人入驻服务协议》,合约期为3年。根据协议,猎游平台按20%-40%的比例提成猎人的收入。签约在“猎游”APP中完成,收益也通过该软件提取至微信或支付宝。

记者发现,在荣耀公会内,不少“猎人”为未成年人。一名读高二的“猎人”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学校未开学,发现陪玩能够赚钱,就在平台上留了下来。

未成年人如何通过平台审核?多名高中生陪玩透露,尽管自己无法通过实名认证,但是可以通过购买已过审的账号,或借用他人身份信息。

“我是准高一学生,明天要报到军训。”猎人小于说,她今年仅16岁,用哥哥的身份证完成实名认证,做陪玩不到一个月。小于称自己平时喜欢打游戏,通过软件商店推荐知道了“猎游”APP。她时常是边接单边写作业,凌晨一点多,写完数学函数题目,她还要去语音厅里上麦位。

小于说,很多猎人一天都待在“模厅”。所谓“模厅”,便是猎人们进行娇喘等色情表演的语音厅,这些猎人被称为“女模”。一个有经验的猎人曾对小于表示,小于的声音非常有特色,等其放假可以亲自教她如何做“女模”,称这样赚的钱更多。

记者了解到,有经验的猎人会发文案、话术本等材料给新人,进行“女模”教学,“小孩子接受能力比较强,听多了就会了。”

曾是明星公司多次获奖

猎游官网显示,广州猎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广州,旗下APP“猎游”是一个旨在提供给互联网年轻人交友约玩聊天互动的社交平台。

据公开工商信息显示,广州猎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成立,经过几次股权变更后,如今是广州爱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以下简称“爱拍网络”)。

爱拍网络,可谓广州市天河区的明星网络科技公司。2015年及2016年,爱拍网络发展迅猛,曾获得著名商业杂志《快公司》中文版连续两届“中国最佳创新公司50”、广州市科创委“2016年广州市创新标杆百家企业”等多项荣誉。

随着网络直播的兴起,这家曾经以游戏视频门户网站为主打的公司在近年逐渐调整其发展策略,将重点指向了游戏陪玩领域。

今年以来,媒体多次对网络陪玩产业中的涉黄涉赌乱象进行曝光,“比心”等多个陪玩软件被网信办下架处理。然而有陪玩业内人士表示,类似于“猎游”等软件则希望趁行业龙头整改之际“弯道超车”,大肆招揽陪玩。

8月21日,一位猎游公会成员公开在朋友圈发文称,“比心的小姐姐来这里,猎游团队带你起飞,歌手、陪玩、女模,入驻联系我。”

“无论是硬色情还是软色情,都违反了《网络安全法》。”中国政法大学朱巍副教授告诉记者,“猎游”上的色情表演等涉黄现象属于内容违法违规,“猎游”虽然不是内容发布者,但它没有采取制止措施,也违反了相关法律。

朱巍强调,倘若陪玩服务涉及到线下色情服务,则属于嫖娼,通过陪玩平台发布相关信息,违反了《治安处罚法》。

(记者 徐勉 梁文悦 实习生 杨晨 朱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