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上交所批复抚州市东乡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抚州东乡城投”)公司债券上市。该债券证券简称为“20东乡债”,证券代码为“152538”。该期债券发行额为10亿元,其中基础发行额为5亿元,弹性配售额为5亿元。募集资金用途为抚州市东乡区综合停车场项目、东乡区污水处理设施建设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抚州东乡城投去年新增三家子公司,但公司的营收能力尚且较弱。一方面公司业务在扩大,另一方面公司发行10亿元公司债。对于公司债能够解决哪些问题,抚州东乡城投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发债主要用于新项目建设,同时亦会拿出部分资金用来纾解债务。”

部分公司营收较弱

根据天眼查平台显示,抚州东乡城投成立于2002年10月,注册资本为3亿元。

发债募集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抚州东乡城投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8.34亿元、7.78亿元和8.41亿元,毛利润分别为1.25亿元、1.03亿元和1.43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4.99%、13.29%和17.06%。

虽然2018年营收和毛利润略有下滑,但是抚州东乡城投总体保持了稳定的增长区间。记者注意到,目前,抚州东乡城投旗下投资了多家公司,其中包括抚州市东乡区城市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抚州东乡城投开发”)、抚州市东乡区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抚州东乡市政”)、抚州市东乡区城投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抚州东乡城投物资”)、抚州市东乡区房地产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抚州东乡房地产”)、抚州市东乡区城投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抚州东乡城投物业”)、抚州市东乡区城投机械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抚州东乡城投租赁”)和抚州市东乡区刘家排石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刘家排石场”)。

其中,2019年抚州东乡城投开发实现营业收入7.25亿元,净利润1亿元;刘家排石场实现营业收入9742.57万元,净利润3517.59万元。除了这两家公司营利情况较为可观之外,剩下5家公司则出现了净利润较少甚至为负的情况。其中,抚州东乡市政营业收入1953.17万元,净利润19.65万元;抚州东乡城投物资实现营业收入0.00万元,净利润-0.10万元;抚州东乡房地产实现营业收入0.00万元,净利润-13.17万元;抚州东乡城投租赁实现营业收入2.84万元,净利润-13.07万元;抚州东乡城投物业系2019年底新设子公司,暂无相关财务数据。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公司营收为0,净利润为负的情况?对此,抚州东乡城投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其中几家公司系新成立的公司,目前尚没有完全开展经营”。对此,记者通过天眼查平台进行了核实,其中,抚州东乡城投物资成立于2019年10月,抚州东乡城投物业成立于2019年12月,抚州东乡城投租赁成立于2019年7月。但是,抚州东乡市政早在2003年便成立,而抚州东乡房地产则成立于更早的1992年。

对于两家较早成立的公司,为什么出现净利润较低或者营收为0的情况,该负责人没有给出进一步的回复。

对于新成立的几家公司,募集说明提到,发行人于2019年通过划拨和设立新增多家并表子公司,主营业务同步拓展了城市公交、石料销售、市政工程和设备租赁四个板块。2019年,各板块分别实现收入266.66万元、9638.26万元、1953.17万元和2.84万元,实现毛利润-477.61万元、5092.13万元、313.22万元和0.04万元,毛利率分别为-179.11%、52.83%、16.04%和1.49%。对于新增子公司发展前景,募集说明书展望称,“随公司业务协同发展和子公司经营活动趋稳,将在未来长效补足公司的业务板块,进一步增厚公司的盈利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2018~2019年抚州东乡城投的管理费用分别为1057.10万元和1802.57万元,管理费用增长745.47万元,增幅为70.52%。对于管理费用大幅增加,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主要系公司业务规模扩大及相应的日常管理成本增加所致”。

或通过发债纾解债务

此次募集资金,债券基础发行额为5亿元,其中募集资金两亿元用于抚州市东乡区综合停车场项目,两亿元用于东乡区污水处理设施建设项目,1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如行使弹性配售选择权,总发行规模为10亿元,其中募集资金4.5亿元用于抚州市东乡区综合停车场项目,4.5亿元用于东乡区污水处理设施建设项目,1亿元用于补充营运项目。

记者注意到,募集说明书中亦提到了公司目前的经营数据。比如,从短期偿债能力来看,2017~2019年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90.90、83.38和16.41,速动比率分别为20.92、14.57和2.20。对于近三年流动比率、速动比率有所下降,尤其是2019年出现大幅下降的问题,募集书显示,“2019年降幅较大,主要系公司部分有息债务临近兑付,重分类至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科目所致”。

除了有息债务临近兑付对短期偿债有一定影响之外,公司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出现减少的情况。

其中,2017~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1亿元、2.74亿元和-8.33亿元,公司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减少,2018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2017年降幅达80.54%,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2018年降幅达403.59%,均主要系发行人新增代建基础设施项目而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大量增加所致。募集书显示,“随着项目投资趋于稳定,已投资项目的陆续完工结算,预计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将有所回升。”

同时,2017~2019年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1783.89万元、-203157.10万元和-45077.72万元。发行人这三年的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值但总体上呈波动增长态势,2018年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2017年减少41373.2万元,减幅25.57%,对此,募集书显示,“主要系公司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有所增加所致”。

对于如何兑付以及如何扭转现金流量净额的问题,抚州东乡城投负责人表示,“目前兑付资金一部分来自于项目产生收益,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综合停车场项目,预计投入使用之后就会有几千万元的收益,之后的项目还会陆续建好并产生收益。”

当记者问及停车场项目是否足以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时,对方还表示,“今年还在进行几个政府安居项目。”对方同时表示,“去年公司在融资方面的确存在一定的困难,去年融资总量大概在5亿至6亿元。不过,随着今年公司债发行成功,会从一定程度上解决融资难题。”

根据负责人介绍,抚州东乡城投此前还发行过一次10亿元的债券。在上一次发行中,亦提到拿出两亿元用来偿还银行贷款。而此次的发债,则计划拿出1亿元用来补充运营资金。对此,该负责人称,“因为项目在陆续建好,所以需要计划拿出债券中10%至20%的资金用来纾解债务。”

对于利用债券纾解债务这一问题,东部某省份城投人士认为,城投公司会根据自身的现金流金额和时间配置进行正常调配,“需要看发债的具体类型,如企业债在募投项目中规定不超过20%用于偿还贷款,公司债也可以补充流动资金或偿还银行贷款。超过规定比例,则属于违规行为”。

该城投人士同时表示,“现金流量减少是城投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个需要根据公司进行的项目综合判断,可能风险在急剧,也可能是公司在加大投入阶段。”

央视财经评论员薛建雄则认为,“城投公司早期发展以基建作为主要投入,举债会比较大。不过,通过前期投入积累资本之后,通过投资一些商业综合体,可以提高城市能级和土地价值,继而增加城投资产,提高利润。总体来看,公司通过发债的形式解决融资问题,说明公司整体资产较好,用更便宜的长债去换成本较高的银行贷款,可以降低财务成本,融资成本也在下降。”(本报记者石健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