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00后已经开始进军制造业,逐渐加入职工队伍。相比70后、80后,工厂里的00后员工更注重技能的培训以及未来的发展前景。能否吸引他们留在工厂,关键在于要提升岗位的幸福感和激发创造性。

“人太多了,我要快点跑。”清晨8点03分,在重庆两江新区产业园区,镜头在人群中晃晃荡荡,顺着人流挤进了一辆厂车里。这是B站(哔哩哔哩弹幕网)UP主“你好我是小朱”视频里的一幕。老家在重庆九龙坡农村的小朱是一名00后,从2019年9月开始,他通过视频来分享自己的工厂生活。

小朱不是厂子里唯一的00后工人,与他同龄的同事并不在少数。劳动者的年龄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00后正在走进工厂,成为一名产业工人,开始自己的社会初体验。

工厂里迎来00后

出生于2000年的高明展毕业于重庆机械技工学校机械制造专业,毕业后便进入位于重庆沙坪坝区的重庆小康汽车制造厂,从实习到就业,现在已经成为车间里的一名产业工人。“我觉得这是和我的专业对口的工作,希望能够在这里好好干下去。我想多赚钱成家立业,尽量为父母分担压力。”高明展告诉记者。

对于自己辛苦挣来的“血汗钱”,高明展并不会像许多年轻人一样用于各种消费,相反,自己的日常消费项目并不多,大部分都会存起来。“如果我每月工资有5000元,那我能存下3000~4000元。”高明展说。

此外,不少00后工人打扮入时,不仅外形很“潮”,学习能力也很强,能够快速融入当前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刚满20岁的段清毅于2019年的夏天,在重庆一家电子厂从事苹果手机、手表调试的流水线作业。虽然只工作了几个月,但上手快、操作麻利的他多次得到车间师傅的表扬。

全国人大代表、中车齐齐哈尔车辆有限公司货车分厂电焊工张敬华在今年两会上曾表示,当前就业市场对技术工人的求人倍率在1.5~2之间,我国的高技能人才需要储备,制造工业高水平的技能技艺需要后继有人。

与此同时,一方面,高考结束后部分00后步入社会,开始寻求一份工作;另一方面,最新一批00后高职毕业生也陆续走进人力资源市场。因而,人员需求量大、技术人才缺乏的制造产业成为他们的一种就业选择。

更看重学技术和发展前景

李杰(化名)来自贫困、偏远的武陵山区,是重庆川九公司的一名00后职工。读书期间,李杰一直享受工会的“金秋助学”资助,并考取了高职院校的建筑专业。既淳朴又务实的他表示,尽管自己对前途有很多想法,但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提高自己。刚参加工作时,有很多技术搞不懂,他就不厌其烦地向有经验的师傅请教。为了弄懂一个技术难题,他加班加点地钻研学习,很快成为同批新人中的骨干。

李杰告诉记者,常年患病的母亲还在家里种地,父亲也常年在外打工,因此他的梦想就是尽早学好技术,凭借自己的能力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还未毕业的吴朗曾听同学分享过在重庆电子加工厂实习的经历,他表示自己有些拒绝流水线上的工作。在他看来,能够学习到技能以及工作环境相对自由的岗位是自己未来就业的方向。

“为员工提供技能培训平台和晋升平台,比如职级提升、岗位提升、劳务关系变化等,让员工对今后的职业规划方面有更多的希望,才能对公司有归属感。”长安民生物流负责人说,作为中西部地区最大的汽车物流企业,随着00后陆续步入人才市场,厂子里的年轻化、年轻态的趋势越加明显,企业目前也正在做这方面的调研。

“我刚踏入社会,仍旧处于迷茫的阶段,也缺乏经验,对很多工作都还难以胜任。目前项目的工作岗位职责清晰,分工明确,我可以在这慢慢积累经验。”长安民生物流的00后员工吴晓飞说。

创造岗位幸福感才能留住人才

高明展从技校毕业进入汽车厂到现在有3年的时间,先后被安排到天窗、减震等七八个不同的装配岗位,但他感觉每个岗位的生产模式都差不多,确实很难给人带来新鲜感。

“这里的职位晋升要求,一是工作时间满6个月,二是必须大专学历。”中专毕业的小朱曾在视频中吐露自己不希望继续呆在工厂里的原因。成绩不理想的他为了尽早就业,进入重庆一家职业院校学习,并如愿招聘进一家电子厂工作。

小朱告诉记者,电子厂远离市区,每天8个小时的流水线,上千次重复的动作,刺耳的噪音和污浊的空气,再加上周而复始的两点一线、少有娱乐的生活,让他很快感到厌倦,3个月后便辞职了。父母拿出积攒的20万元帮小朱创业做电商,但好景不长,不到1年的时间,不仅钱没赚到,还赔了积蓄。痛定思痛的小朱决定回到工厂踏实工作,但他希望能有更好的晋升和培训渠道。

事实上,除了工作简单重复,那些扎根在工厂里的00后还面临另外一种困境。“00后目前才20岁出头,而一线员工则普遍年纪较大,这导致00后员工在工作时常有沟通不顺畅的问题,进而导致相关工作推进缓慢。”长安民生物流员工杜攀说。

2019年5月,在一场以“制造业与95后、00后的发展机遇”为主题的论坛上,湖南长沙市就业服务局局长易伟军表示,政府、企业、社会团体、媒体应该联动发力,营造“制造业大有可为”的氛围,主动引导青年从事制造业,企业应提升薪资待遇,提升青年的自我价值和能力,让岗位创造幸福感。

重庆小康集团董事长张兴海告诉记者,不管00后有多稚嫩,都是产业工人的后备力量,也是制造业的未来。企业一定要想方设法为他们创造条件,将他们留住。

“一线上的00后再过若干年就是产业工人的中坚力量。”重庆长江上游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莫远明坦言,在这批00后工人身上,已经可以看到他们刚成年就肩负起的责任感。作为企业方面来讲,可以开通员工诉求表达渠道,也可以实行灵活的工作时间制度,充分调动青年人的主体性、激发他们的创造性,才是留住人才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