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因蛋壳公寓拖欠房东房租,导致租客面临被房东扫地出门或强制清退的闹剧在全国多地上演,其中一些租客不仅面临“无家可归”,而且还要继续偿还以租金贷为代表的网贷。

蛋壳公寓与发行租金贷的微众银行近期成为众矢之的,高层更是对金融科技点名。

涉及16万人

11月,因拖欠房东租金,长租公寓平台蛋壳公寓陷入被讨债风波,与之一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还有与蛋壳公寓合作、发放租金贷的微众银行。

所谓租金贷是租客与长租公寓签订房屋租赁合同,长租公寓运营商与金融机构合作,引导租客办理贷款一次性预付一年房租及押金,长租公寓运营商向房东月付租金,租客每月偿还金融机构贷款。

与蛋壳公寓合作的租金贷发行银行是成立仅仅6年的微众银行。公开资料显示,微众银行是由腾讯公司及百业源、立业集团等发起设立的一家互联网民营银行。

这一模式原本被视为解决租客一次性支付大笔房租痛点的好办法,但遗憾的是,随着长租公寓介入形成资金池,成为其加杠杆过度扩张的金融利器。长租公寓运营商往往能够一次性从银行方拿到租客预付的大笔租金,然后使用预付的资金来进行加杠杆,去收购更多的房源完成规模的扩张。

进入12月后,随着蛋壳公寓暴雷事件的愈演愈烈,涉事方的微众银行不得不主动表态。12月2日,银行表示,对所有受蛋壳公寓事件影响的微众银行客户,经客户提出及微众银行确认后,剩余贷款本金将给予免息延期,在2023年12月31日之前,微众银行不扣款、不计息,不影响信用记录。针对外界认为微众银行应该免除全部客户贷款的说法,微众银行回应称,依据《商业银行法》《贷款通则》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该行作为商业银行无权豁免贷款,但会尽全力保护客户合法权益。

12月3日,广州一名蛋壳公寓租客从18楼坠楼身亡的消息引爆了网络,这名坠楼身亡的租客和其室友在11月24日左右收到房东通知,因房东未收到房租要求租客限期搬离,虽然外界仍然不能确定这名租客的身亡是否与被要求搬离有直接关联,但蛋壳公寓和微众银行承受的社会舆论压力可能已经难以承受了。

12月4日,微众银行再度发表声明称,蛋壳租金贷客户退租后,与微众银行签署协议,将退租后蛋壳公寓所欠客户的预付租金用于抵偿客户在微众银行的贷款,此后银行结清该笔贷款。

这意味着微众银行的全面妥协,将会全面承担被迫搬离蛋壳公寓租客的租金贷。从微众银行12月2日公布的数据看,截至12月1日的租金贷客户为16.18万人,这对于微众银行意味着什么呢?记者向微众银行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为止尚未得到微众银行的回复。

从微众银行2019年的年报看,这家互联网银行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8%至 149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增长71%至95亿元、手续费净收入增长20%至53亿元,拨备前利润增长81%至97亿元,税后净利润增长60%至39.5亿元。

高层发声

蛋壳公寓暴雷、租金贷风波引起了相关机构的注意。

12月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级大法官杨万明表示,目前有关地方和部门正在对此事依法依规进行处理,这个事如果形成案件进入司法程序的话,人民法院将严格依法进行审理,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保护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12月8日在2020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关于金融科技的演讲可能更高屋建瓴。

在主题为“金融科技发展、挑战与监管”的演讲中,郭树清表示,要关注新型“大而不能倒”风险,及时精准拆弹,消除新的系统性风险隐患。

中国金融科技应用整体上在法律规范和风险监管等方面是“摸着石头过河”,遇到过不少问题,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教训。面对金融科技的持续快速发展,将坚持既鼓励创新又守牢底线的积极审慎态度,切实解决好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

郭树清指出,要促进更公平的市场竞争,金融科技行业具有“赢者通吃”的特征。大型科技公司往往利用数据垄断优势,阻碍公平竞争,获取超额收益。传统反垄断立法聚焦垄断协议、滥用市场、经营者集中等问题,金融科技行业产生了许多新的现象和新的问题。要更多关注大公司是否妨碍新机构进入,是否以非正常的方式收集数据,是否拒绝开放应当公开的信息,是否存在误导用户和消费者的行为等。

少数科技公司在小额支付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涉及广大公众利益,具备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特征。一些大型科技公司涉足各类金融和科技领域,跨界混业经营。必须关注这些机构风险的复杂性和外溢性,及时精准拆弹,消除新的系统性风险隐患。

身为银保监会主席的郭树清将矛头直指金融科技和“互联网+”公司,在风口浪尖上的微众银行和蛋壳公寓不可能不清楚自身环境的险恶,毕竟蚂蚁金服倒在科创板和港交所门口的案例仍然历历在目,互联网与金融科技并不是法外之地。(津云新闻记者 刘子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