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首次“负油价” 能源格局有何变化

来源:解放日报 2020-04-23 08:19:09

史上首次,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跌成负数。

当地时间20日收盘,即将于21日到期的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大跌305.97%,报收-37.63美元;6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也大幅下跌18.37%,报收每桶20.43美元。同时,6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2.51美元,报收每桶25.57美元,跌幅为8.94%。

当地时间4月21日,6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又出现大跌,一度跌破每桶12美元,跌幅超过40%。

跌成负数并不奇怪

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并不相同。原油期货实际上是商业玩家的资产。

由于是期货价格,跌成负数并不奇怪——卖家怕原油砸在手上,宁愿贴钱找买家接手。负油价并不意味着原油本身没有价值,只是原油运输成本或存储成本已超过石油的实物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并不相同。很多人购买原油期货并不是真正有原油需求,而是作为金融产品进行投资赚取差价。“原油期货实际上是商业玩家的资产。”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孙霞说。5月交货的原油期货价格跌至负值,只意味着“商业玩家”认为5月份原油实物的交货没有价值,甚至是负价值。

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于宏源看来,“负油价”更多凸显金融市场的问题,“换言之,五月份期货合约成为‘垃圾股’。目前,产油国减产尚未开始,市场没有看到减产的实际效果;对石油的需求下降太快,再加上疫情带来的不确定因素,金融市场普遍看低石油价格。而北美市场石油储存满仓、难以承担运输成本,受到的打击格外严重。”

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持续走低,给石油企业带来很大压力。据不完全统计,4月以来,全球已有两家石油巨头倒下,包括月初申请破产的美国怀丁石油公司(Whiting Petroleum Corporation)和20日提出破产保护申请、曾被誉为“新加坡油王”的兴隆集团。

国际油价难以上涨

供大于求是跌价主因。油价需进一步走低来倒逼更多油气公司减产或停产。

供大于求是国际油价跌跌不休的主要原因。受疫情影响,不少地区对原油及下游产品的需求下降,封锁措施又增加了运输成本。目前,疫情仍在蔓延,市场对原油及下游产品的需求短期不会增加,供需矛盾难以缓和。各大经济组织都认为,国际油价恐怕难以上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2020年的经济衰退称为“大封锁”。报告称,今年的衰退程度将远超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下滑,为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全球经济衰退。IMF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其中发达经济体经济将萎缩6.1%,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将萎缩1%。经济衰退将严重影响市场对原油的需求,IMF由此大幅下调对国际油价的预测:与1月相比,对2020年的石油平均价格预测降低22.42美元,调整为每桶35.61美元;到2021年,每桶石油的平均价格预计为37.87美元,比先前的预测低20.16美元。

国际能源机构(IEA)在月报大幅下调今年全球原油需求预期,预计较上年降幅达930万桶/日,而且随着需求下降超过“欧佩克+”的减产量,原油储备或将达到饱和状态。报告虽预测今年下半年原油需求会逐渐好转,但即便到12月,需求也会同比下降270万桶/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月报预计,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下降690万桶/日,为30年来最低水平;预计二季度全球原油需求同比下降1200万桶/日。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目前“欧佩克+”达成的减产协议无助于缓解原油供应过剩,油价需进一步走低来倒逼更多油气公司减产或停产,从而使市场恢复供需平衡。

石油企业成本不低

原油价格与石油制品价格非线性传导,整个石油产业链经营压力都很大。

按照常规思路,原油价格走低,生产加工下游产品的企业采购原材料的价格更低,为什么反而压力更大,甚至有企业破产倒闭呢?

多家企业表示,这是因为原油价格与石油制品价格之间的关系并非线性传导。“从原油到石油制品需要经过多个环节及上下游产业链的配合。虽然原油价格低了,但运输成本增加、同类产品供应增加,而市场对石化产品的需求又在减少,这意味着石化企业的生产成本和竞争压力都在增大,整个石油产业链的经营压力都很大。所以在低油价时代,石化企业不是‘日子更好过了’,而是‘日子更难过了’。”一家跨国化工巨头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IEA也指出,受疫情影响,石油供应链的运营成本都会提高,所以炼油、仓储、加工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都可能陷入困境。

自今年国际原油价格出现下跌态势后,不止一家石油巨头喊出“过紧日子”的口号,大幅削减资产支出。其中,由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公司、壳牌、道达尔、雪佛龙、埃尼、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组成的国际大石油公司群组宣布2020年资本支持削减幅度达到21%,北美石油公司为33%,中东国家石油公司为17%。

石油巨头还纷纷选择暂停股票回购,并利用金融市场的衍生品业务来对冲油价风险。比如,美国的一些独立石油公司宣布,将通过套期保值实现石油生产增值。

有业内人士认为,石油企业只有做强中下游产业,即那些关联度与原油价格较弱、受原油价格影响较小的产品和服务,才更容易抗击油价波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此前曾点评国内“三桶油”时称,长期低油价对中石油、中海油影响很大,而中石化相对较好,因为它的中下游产业占比较大。

合理加大原油储备

国内石油企业要重点防控金融风险,避免突击性的金融操作和金融活动。

“负油价”出现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要趁低油价加大石油储备。这一决定明智吗?

国内部分专家认为,如果有存储空间,选择低油价时买油,是不错的选择。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钱军辉认为,目前美国的原油库存已经很高,即便特朗普要求美国企业多储备原油,也可能只是美好的愿望。

不过,对中国市场来说,低油价是储备原油的机遇。钱军辉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部副主任、研究员卞永祖都认为,从长期看,像目前这样的低油价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所以作为原油进口大国,中国油企根据当前的储存、生产、销售等各方面情况,合理地加大原油进口和储备,有利于降低企业未来的运营成本。

国际原油价格与金融市场紧密相关,针对海外已有不少石油企业使用金融手段对冲低油价风险的做法,专家提醒国内石油企业也要重点防控金融风险。

卞永祖建议,中国的石油企业要避免突击性的金融操作和金融活动,“石油企业目前在期货上的投资大部分以套期保值为目的,而不是投机。因此,在市场波动比较大的时期,不要突击做一些投机操作。”

钱军辉分析说,原油价格下跌总体对中国经济有利,尤其是外贸盈余会因此扩大,人民币贬值预期可缓解。但对石油企业、金融市场,以及对石油美元依赖度较高的行业来说,都会受到比较大的冲击,国际金融市场仍旧可能因此动荡,离岸美元融资可能再度紧张,所以有美元负债的中国企业应尽快减杠杆,避免资产负债造成货币错配。

何以出现“负油价”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周一原油价格大幅下跌,首先在一定程度上与全球石油市场的技术性因素有关。其次,需求下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各地采取封锁令,民众待在室内,对石油的需求“几近枯竭”。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孙霞指出,石油产业分上游、中游和下游。以存储、运输和提炼为主的石油中游和下游产业停产的速度很快,但上游产业开发和生产原油并不能马上“刹车”。

此外,石油行业一直在艰难应对需求下滑和生产商之间关于减产的明争暗斗。本月早些时候,“欧佩克+”虽达成一项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减产协议,但许多分析人士表示,削减幅度不足以产生影响。

能源格局有何变化

《华尔街日报》记者周一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沙特正考虑尽快实施减产,而不是等到之前计划的5月。特朗普当地时间20日表示,美国将购买7500万桶石油补充战略储备。

“长远来看,产油国会达成一定程度的减产协议,”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崔守军表示,但可能要到“疼痛都忍受不了”的时候。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于宏源认为,长期来看,国际能源格局可能不会发生太大变化。不过,经过此次事件,外界对石油美元的信任程度可能降低,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可能在国际能源治理中发挥更大影响力。(记者 任翀 张煜 李雪 裘雯涵)

标签:石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