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互砍” “兄弟”各执一词 恺英网络陷控股权大战

来源:国际金融报 2020-07-06 09:41:06

“贪玩蓝月,你想象不到的赚钱游戏,进来就赚钱,和巨星一起玩贪玩,是兄弟就来一起砍我。”

游戏《贪玩蓝月》的宣传广告中,张家辉身着威武闪耀的盔甲、肩抗一把霸气的大刀,港式普通话自带的喜感,吸引了不少玩家的目光,《贪玩蓝月》背后的公司恺英网络赚得盆满钵溢。

这也是恺英网络借壳上市后的高光时刻。

然而,与《贪玩蓝月》系列游戏操作体验不佳、游戏页面粗制滥造,以及与广告宣传偏离较大,导致游戏热度逐渐降低相呼应的是,恺英网络也从2018年开始走起了下坡路。

雪上加霜的是,恺英网络先后遭遇了高管入狱、天价索赔等事件。

近日,公司更是上演了真人版“兄弟互砍”的一幕。一封由40多名股东联合署名的举报信,正式揭开了恺英网络现任董事长金锋与前任管理层之间“控股权大战”的遮羞布。

“兄弟”各执一词

6月29日,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下称“圣杯投资”)在公众号“恺甲骑士”上发布举报信,将矛头指向公司原董事长王悦与现任董事长金锋。

举报信称,王悦作为圣杯投资、上海骐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骐飞投资”)两大员工持股平台的实际控制人,签署不对等协议为他人输送利益,并私自将两家平台的股票质押。而金锋则使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股票,不断以低价接票。举报信还称,金锋的目的是成为恺英网络的第一大股东、实控人,取代前任董事长王悦。“在此过程中,圣杯和骐飞的所有股东都成了牺牲品”。

其后,恺英网络和金锋先后发出公开信和律师声明,称王悦和冯显超应该承担更多责任,并在公开信中列出冯显超的“四宗罪”。

6月30日,圣杯投资对恺英网络的公开信作出回复。圣杯投资表示公司与骐飞投资成立后,公章、法人章、财务章账册均在恺英网络及前任董事长王悦实际掌控之中。截至当前,恺英网络对公司的法人章仍拒不交还。

圣杯投资还指出,圣杯投资、骐飞投资与其他公司签署的《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协议》由恺英网络一手操控,圣杯投资与骐飞投资的股东均不知情,数亿元利益被转移。同时,圣杯投资、骐飞投资与海通资管签署的多份股权质押协议也由恺英网络一手操控,圣杯投资与骐飞投资的股东大多不知情,导致股票几乎全部损失。

曾经携手并进的两方,如今各执一词。不过,双方的言辞中透露出不少疑点。

记者获悉,恺英网络2015年12月借壳泰亚股份时就披露了《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协议》,还曾被证监会问询。同时,圣杯投资与骐飞投资的质押情况也曾多次披露。

那么,为何圣杯投资与骐飞投资的股东对此都不知情?恺英网络又为什么对圣杯投资的法人章仍拒不交还?

面对记者的采访诉求,恺英网络董秘骞军法却不想作回应。他表示,“如果他们觉得公司有问题,可以走正常法律程序,而不是打口水仗,会影响股民利益”。而记者发给圣杯投资邮箱的采访函,截至发稿也未收到回复。

金锋何许人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恺英网络搅起一片“腥风血雨”的金峰,今年只有32岁。

据恺英网络介绍,金锋在1988年出生于浙江嵊州,毕业于浙江工业大学国际学院。

2011年,自浙江盛和成立之初,金锋就担任公司产品经理,全面负责公司产品引入业务,负责了《蓝月传奇》(又称《贪玩蓝月》)项目等多个知名网页游戏项目、手游项目。2018年1月起,金锋被任命为浙江盛和的总裁及CEO。

这意味着,金锋23岁毕业那年就加入了浙江盛和。伴随着浙江盛和置入上市公司恺英网络,金锋也顺理成章地进入了恺英网络的管理层。

2016年、2018年,通过两次收购,上市公司持有浙江盛和71%的股权,自然人金丹良和陈忠良各持有19%和10%的股权。

事实上,在浙江盛和成立之初时,金锋就持有公司80%的股份。有媒体称,持有剩余20%股权的陈忠良为金锋的岳父。

2015年9月,金丹良从金锋处受让了后者持有的浙江盛和的全部股权,公司股东由此变为金丹良、陈忠良二人。

出生于1990年的金丹良,与金锋一样同属浙江绍兴嵊州人。两人同为“金姓”老乡,这不难让外界猜测两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而2018年被恺英网络收购、近日欲被原路退回给原股东的公司浙江九翎,曾是浙江盛和控股的企业,浙江九翎的管理层也曾浮现金锋、金丹良等人的身影。

金锋三度增持

2018年7月起,金锋任职恺英网络董事,并从2018年9月起担任恺英网络联席董事长。

由于王悦当时处于“失联状态”,金锋取代了王悦成为恺英网络的话事人。彼时,金锋并未持有恺英网络任何股份,公司实控人仍然是王悦。

但今年3月以来,金锋三度抛出增持计划,并在短短4个月时间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的方式完成增持,持股比例从零上升至6.89%。

目前,金峰已经是恺英网络第三大股东,仅次于王悦和冯显超两位联合创始人。不过,金锋的增持计划仍在继续,对上市公司的控股权似乎势在必得。

6月30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公司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拟增持公司股份,自增持计划披露之日起不超过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增持总金额规模不低于1650万元。其中,董事长金锋拟增持金额下限500万元。

同为“80后”的两任董事长,其对资本游戏也有着同样的“执着”。

王悦2019年5月曾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刑事拘留。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王悦涉嫌操纵证券案。

2019年10月,金锋也曾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2020年7月1日,因涉嫌信披违法,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拟对金锋给予警告,并处以三十万元的罚款。

业绩陷泥潭

在二股东与现任董事长“激情互砍”时,恺英网络本身也自顾不暇,稍有不慎或许就要面临退市的深渊。

2019年年报显示,恺英网络实现的营业总收入为20.3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0.81%;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8.5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161.26%。

对于业绩亏损,恺英网络称,主要与两起仲裁以及投资计提相关项目资产减值准备相关。

2020年,这一情况依然在恶化,前3个月恺英网络实现总营收4.2亿元,同比下降36.9%,归母净利润约为2974.1万元,同比下降66.4%,降幅较去年同期扩大。

事实上,这场危机在更早的时候就已显现。

2018年,恺英网络的收入和净利润就均出现下滑,归母净利润仅有1.74亿元,同比下滑90%。拆解恺英网络的收入来看,核心之一的页游收入为4.66亿元,同比下滑50%;近年来大力发展的移动网络游戏收入为15.4亿元,同比上涨4.48%,增长较为乏力。

连续下降的业绩也蒸发了恺英网络的市值。2015年,宣布借壳后,恺英网络的股价曾一度涨至70元(不复权),总市值达到500亿元,这也是恺英网络的高光时刻。如今,恺英网络的总市值还不到80亿元,与最高峰时近500亿元相比,已跌去了90%。

一位资深投资人士对记者表示,恺英网络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实现公司业务健康的发展,这才是公司求生存、增市值的长久之道。

标签:恺英网络控股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