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保监会重拳“纠偏”车险市场 监管高压态势依旧

来源:北京商报 2020-07-27 08:40:47

尽管今年以来车险综合成本率明显下滑,但近期违规支付手续费、垫付手续费、费用不入账、数据不真实等乱象再度抬头,牵动着监管部门的神经。7月26日,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获悉,银保监会近日下发《关于规范车险市场秩序有关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强调,加强手续费管理,同时力促险企调整优化考核绩效及科学强化准备金管理。此外,监管高压态势依旧,针对乱象加大整治力度,“露头就打,打早打小”。业内人士认为,该文件的出台,对于车险综合改革有着“投石问路”的推进作用,不仅规范手续费和准备金管理,更有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和提高险企服务效率。

考问手续费真实性

“近一段时间,销售人员垫付手续费、手续费不入账等违法违规问题出现明显反弹,特别是有些基层财险机构默许甚至纵容销售人员垫付手续费,承诺向销售人员垫付的手续费支付利息。”银保监会相关人士直言。

事实上,车险手续费乱象已然成为高频词汇:7月初,地方银保监局下发的罚单显示,对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日照中心支公司将部分合同制业务员经办的直接业务虚挂在个人保险代理人名下,作为中介业务提取手续费的行为处以13万元罚款。5月下旬,江苏益福汽车保险销售有限公司也因在2018年虚构中介业务套取手续费86.86万元被处以21万元罚款。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在车险领域,产品同质化竞争现象较严重,费率也随之趋同;加之消费者多为价格敏感型,通过手续费进行套费,成为了众多车险商家扩张规模、进行竞争的手段。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也表示,险企直接触达客户的能力普遍较弱,且少数公司为了扩大业务规模而不计成本给中介支付手续费,所以出现此“顽疾”。

对于根除手续费“顽疾”,《通知》要求,各财险公司要切实增强合规经营意识,落实手续费管控主体责任,加强风险防范。首先,对垫付手续费情况开展自查自纠。摸清基层机构销售人员垫付手续费情况,掌握风险底数,提出整改措施,积极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其次,对垫付手续费行为进行严格问责。对基层机构垫付手续费问题突出、默许甚至纵容销售人员垫付手续费的,要严格落实内部管控制度,对相关机构和人员进行严肃追责。

此外,银保监会还表示,要强化手续费真实性管理。如要规范手续费结算支付,不得以任何方式虚列或套取手续费,不得通过延迟入账、转移支付等方式调节经营结果,严格防范手续费合规风险和财务风险。“手续费监管的加强,根本原因是顺承了监管费改趋势,通过价格竞争抬高车险赔付率,从而压缩费用率空间。“朱俊生评价道。

调整考核指标等“大招”

受宏观经济压力和疫情影响,今年以来我国机动车销售量出现明显下降,叠加下一阶段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影响,预计车险保费规模将出现阶段性下降。为了防止脱离市场实际盲目追求保费增速和市场份额的现象出现,银保监会此次从源头遏制基层机构的违法违规冲动,提出了调整优化考核指标与科学强化准备金管理的措施。

其中,在调整优化考核指标方面,《通知》要求,财险公司及时调整优化对分支机构的考核指标,提高合规指标和质量效益指标的考核权重。对于下达考核指标明显不合理的财险公司,银保监会财险部将会同各银保监局,在现场调查、监管措施、非现场监管、行政许可等方面将其作为重点监管对象。

朱俊生认为,优化考核指标有助于转变保险公司规模至上的发展理念,防止险企为了扩充规模而不计成本、不计代价乃至铤而走险做出违规行为。

而在准备金管理方面,银保监会要求各公司规范操作流程、审慎计提准备金、增强资本实力,达到加强风险防控能力的目的,如审慎计提准备金,根据当前车险承保和理赔变化情况及时调整相关精算假设,确保足额提取各项责任准备金;科学评估财务数据,提高准备金计提、利润分配等操作的审慎性和前瞻性,以内源和外源相结合的方式及时补充资本,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车车科技某车险负责人认为,中小保险公司由于自身经营压力的问题,可能存在车险准备金不足,存在赔付的风险。科学准确核算准备金对于促进财险公司理性经营、车险市场有序竞争具有重要约束作用,也有利于车险综合改革顺利实施,更是客观评估财险公司偿付能力的重要基础。

“提取准备金是险企营业支出的主要项目之一,而通过对准备金主观上‘有偏’估计能调节成本费用。对于准备金估计与事后实际情况差异,较难证明是否是由于故意或重大过失。”因此,王向楠还建议,限制险企随意变动准备金的估计方法,将准备金估计的差错计入险企的操作风险。

监管高压态势依旧

在目前宏观经济压力较大和下一步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背景下,《通知》明确,各银保监局要出实招求实效,加强辖区市场改革预期管理,遏制市场乱象反弹苗头。在加强市场监测方面,要完善非现场监管,加强对重点财务业务指标的监测,科学研判市场形势,及时发现问题苗头;在加大整治力度方面,针对违规支付手续费、销售人员垫付手续费、违规开展异地车险业务等突出乱象,要坚持露头就打,打早打小,运用好“停止使用车险条款费率”等监管措施,保持市场震慑力度。

同时,《通知》强调要形成监管合力。及时向财险部反映有关情况,加强对地市县派出机构的政策指导,压实属地监管责任,形成规范车险市场秩序的合力。

一直以来,监管部门对于车险市场的高压都有着不断趋严的态势,百万罚单及“顶格处罚”频现。如今年6月,太保财险柳州中心支公司“吃到”6张罚单,累计罚款112万元。其中,因虚列费用、给予投保人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太保财险柳州中支领到4张罚单,该公司及相关负责人累计被罚80万元,并停止在柳州市电话销售渠道、互联网销售渠道和相互代理销售渠道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3个月。

值得一提的是,车险综合改革渐行渐近,本次市场秩序规范性文件《通知》的出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金龙看来,对于车险综合改革有着投石问路的推进作用。对于二者的关系,他指出,车险综合改革是宏观的、战略性的,而这份市场秩序规范文件则落实到市场、业务层面,对市场上存在的问题针对性比较强。

标签:银保监会车险市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