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上半年新冠疫情的冲击后,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年中财报日前相继公布。

财报显示,中国移动(00941.HK)上半年营收3899亿元,同比增长0.1%,净利润达558亿元,同比下降0.5%;中国电信(00728.HK)营收1938.03亿元,同比上升1.7%,净利润139亿元,同比增长0.3%;中国联通(00762.HK,600050.SH)总收入为1504亿元,同比增长3.8%,净利润达到76亿元,同比增长10.1%。

仅从财务表现看,最先发布中期成绩的中国联通在营收、净利润指标上增幅均居首位,极大超出市场预期,并立即带动了次日港股电信股的集体上涨。股市数据显示,在中国联通公布财报的8月13日港股收盘时,中国联通大涨超20%,中国电信10%次之,中国移动也上涨5%。

这一排位也对应了随后陆续公布成绩单的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在营收与利润数据上,中国电信仅次于中国联通,增长,净利润实现微增;而中国移动虽然营收体量仍居首位,但增长停滞,并且出现净利润下滑,可谓表现最“差”。

对此,多位行业分析师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整体来看,目前仍处于5G建设部署期,加上一季度疫情影响,运营商5G盈利预期应放在中长期。同时,随着5G普及进程推进,传统通信业务收入减少,产业互联网已成为运营商增长新亮点。未来,从通信业务提供商向信息服务提供商转型,将成为三家运营商的共识。

联通独秀格局依旧

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此次中国联通“一枝独秀”,原因在于混改以来对于业绩指标的看重。

据记者查阅,自2002年10月在上交所挂牌交易后,中国联通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均有不同程度波动,其净利润波动更为明显。其中2009年降幅曾高达84.50%,2016年更高达95.56%,且净利润只有1.54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亏损0.58亿元。

为了提振业绩、激发活力,2016年,中国联通率先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这也是有史以来央企混改的最大突破性改革。在引入民资背景的战略投资者后,高达780亿元的混改落地,中国联通经营业绩迅速翻身。2017年,公司净利润达到4.26亿元,增幅为176.39%,2018年更是较2016年增长了25.49倍。

一名长期关注中国联通的人士告诉记者,中国联通早年利润低,还在于其多年来深陷于价格战的泥沼,但随着近年来价格战的降温,同时因为中国联通市场规模此前相对较小,恢复增长更为容易,这也是中国联通此次表现较好的原因之一。

同时,付亮指出,在实现多年增长后,对于中国移动的“下滑”表现不必过于敏感。利润小幅波动相较于中国移动的体量而言,并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即便是在中国广电即将入局的背景下,付亮认为:“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格局暂时不会有太大改变。”

在付亮看来,中国广电今年启动规模建设的可能性不大。而目前其三大对手2020年底拥有的5G基站目标都已经提高了35万个,并要实现SA商用。中国广电的700MHz网络的优势,并未能在我国5G建设初期显现出战斗力。在当下很难形成挑战三大对手所需的能力。

而据记者统计,按照2019财报,中国移动全年营收比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的总和高出797亿元,净利润高出748亿元,而2020年仅上半年,中国移动的营收与净利润已领先另两家总和457亿元与343亿元,优势地位依旧稳固。

5G红利短期难现

5G建设与回报是市场关注的另一大焦点。财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中国移动已建成18.8万个5G基站,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都称,共建共享后,双方可用5G基站约21万个。用户方面,中国移动5G套餐客户达到7020万户,渗透率为7.42%;中国电信5G套餐用户3784万户,渗透率为11.02%;中国联通则未公布具体的5G用户数。

对于5G的建设进展,Strate-gy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杨光认为,考虑到疫情影响,运营商在基站方面的建设整体是符合预期的。但5G基站的数量整体占比还是非常小的,因此目前关注5G收益还为时过早。

杨光还指出,运营商统计5G用户的方式“水分”很大。因为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采用的是开通5G资费套餐的用户数据,而不是拥有5G手机且使用5G网络的用户数据。如果依据工信部日前发布的数据,目前我国5G手机销量为8623万部,其中5G用户只有6600万户。

对于其中缘由,一位运营商人士告诉记者,不愿意按照“真实”口径统计,主要还是目前的5G用户数不够“理想”。该人士表示,据其所在公司线下调研发现,目前很多用户对于5G仍处于观望态度。首先是5G基站数量远未达到预期,导致城市网络覆盖不佳;其次相比4G套餐,5G资费仍旧过高;此外5G手机价格昂贵。

“用户购买5G手机的意愿更能反应市场对于5G的认可程度。”杨光援引市场数据表示,虽然7月国内市场5G手机出货量已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60%以上,但因为整体手机销量大跌,所以5G手机销量并没有显著增长。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7月,中国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2230.1万部,同比下降34.8%;1~7月,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累计1.75亿部,同比下降20.4%。

而用户的低意愿度更凸显了5G运维成本给运营商业绩带来的压力。年中业绩显示,中国电信上半年的资本开支431亿元,其中用于5G网络建设的资本开支为201.53亿元;中国移动上半年的资本开支为1010亿元,其中5G相关资本开支为552亿元;中国联通上半年的资本开支为258亿元,其中用于5G的投资为126亿元。三大运营商的5G开支显然都已接近或超过其总开支的50%。

付亮认为,随着下半年5G用户和基站占比的增加,5G投入和成本因素的影响会在财报中表现得越加明显。

产业互联网成新增长点

虽然疫情与5G回报预期的不够明朗令运营商中期财报乏善可陈,但产业互联网成为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

财报显示,上半年,中国移动“DICT收入”209.03亿元,同比增长55.3%;中国电信产业数字化收入为人民币429亿元,同比增长5.1%;中国联通产业互联网业务收入达226.73亿元,同比增长35.6%,占整体服务收入比例提高到16%。

虽然根据运营商的定义,产业互联网是建立在5G基础上,应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IT、云计算等最新技术,为垂直行业客户提供差异化服务的一大业务类型。但在杨光看来,在目前5G应用尚不成熟的背景下,运营商产业互联网的内核与5G的关系并不大,而是主要依靠专线、数据中心、云等政企业务支撑。

付亮则进一步将产业互联网视为运营商“从以前追求用户数量到现在追求质的发展”的标志。“除产业互联网外,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其他服务收入是负增长的。”付亮指出,中国联通的通信服务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了近54亿元,而产业互联网收入增长了59亿元,中国移动的通信服务收入增长了68亿元,而DICT增长了74亿元。

相比于传统通信业务的“管道”角色,杨光认为,产业互联网业务更强调运营商的“服务”角色。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也认同这种判断,在他看来,相比于互联网厂商,运营商目前所提供的服务是远远不够的。

张毅告诉记者,根据艾媒上半年对数千家企业的调研发现,疫情期间,超过八成以上的互联网企业营收总体来说都是呈增长态势,而且增长幅度都超过15%以上,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互联网厂商的“服务”业务占比很重。相较之下,运营商除了传统电信服务,基本没有开拓出更多的服务业务类型,这也是其目前其缺乏新业务增长点的主要原因。

产业互联网也因此来得“正当其时”。“运营商也认识到,基础通信服务很难再带来比较好的增长,所以一定要在产业互联网这种新兴业务上形成新的方向,而且也证明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付亮表示。同时张毅也提醒运营商,在下半年和将来即将进行的改革中,可以发挥出更多创新,把握信息时代红利的机会。

展望产业互联网的竞争态势,付亮认为,在产业互联网方面,中国电信优势明显,但增长难度较大,而两大对手的增长都超过了总体通信服务收入的增长,这一点会成为未来新的变数。(本报实习记者谭伦记者张靖超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