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调整“靴子”落地后,消费金融行业或迎来新一轮洗牌。《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面对民间借贷利率重划红线,当前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等机构正在加速业务转型,调降贷款利率,收紧风险较大的长尾客群,强化风控机制,压降业务成本。有小贷机构直言,“由于无法覆盖风险,日后或将很难开展无房产抵押贷款业务。”

业内指出,包括京东白条、支付宝花呗在内的市场常见借贷产品背后,放贷主体大多是消金公司或小贷公司,伴随利率调低,未来花呗、微粒贷等消费金融产品的还款利率也可能随之调整,向民间借贷利率“并轨”。而随着利润空间大幅压缩,部分规模小、风控能力差的机构或将加快被市场淘汰。

金融机构利率下行成趋势

日前发布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中明确,“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不过专家表示,考虑到实际操作情况,《规定》仍将对一些科技实力弱、资金成本高、借款利率较高的消费金融公司、金融科技企业、小额贷款公司,甚至银行信用卡业务产生较大影响。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信用卡和消金公司属于持牌金融机构,不属于民间借贷的范畴,但实际判决中可能会出现参考民间利率的情况。“大家的普遍印象是,持牌金融机构不可能比民间利率还高。”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坦言。

根据目前一年期LPR的四倍计算为15.4%的情况,小额贷款公司、多家银行信用卡、消费金融公司的很多贷款产品利率都已“超线”。例如某头部消费金融公司App显示,该公司消费贷、随心贷等产品的年贷款利率为16%至24%不等。另一家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主打产品显示年化利率为23.94%。微信旗下“微粒贷”年化利率为16.42%。银行信用卡透支取现利息多数按万分之五计算,亦达到年化18.25%,均远远高出《规定》中提出的15.4%的司法保护利率上限。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金融机构的利率下行是必然趋势。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新《规定》虽然没有对金融机构设定利率上限,未来可能仍会通过类似的监管模式限制其利率过高。他预计,监管将会给这些机构留一个缓冲期,而对于利率在24%-36%之间的新增产品,则可能停发。

机构急寻突围方案 市场加速洗牌

对于借贷利率上限可能面临的大幅下调,机构普遍表示有压力。同时,多家机构明确表示已在内部开会讨论压降成本,使业务可持续发展。

某银行系消费金融机构负责人表示,公司通过银行、信托以及发行ABS等渠道获得资金的实际综合年化融资成本约在8%左右,加之运营、坏账处置、营销等费用所对应的成本也达到约11%,因此整个业务运营成本在20%以上。“为了应对民间借款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下调,我们只能争取在降成本上下功夫。”他指出,目前公司正计划通过业务“线上”智能化操作,优化客户结构,以及争取发行更大规模的消费金融ABS等方式“开源节流”,从而令贷款业务能在利率红线以内实现盈亏平衡。

相较银行以及持牌的消费金融“正规军”,小贷公司处境则更加艰难。一家北京地区小贷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新规出台后,公司已展开紧急业务调整,对公司整体的经营预期、经营形势作重新评估。他表示,利率降低后,由于收益无法覆盖成本,基本上凡是“过桥”类的、高风险的贷款业务,比如无房产抵押类贷款,以后将很难开展。

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面对借贷利率的调整,消费金融行业或将迎来新一轮“洗牌”。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长期来看,未来金融行业放弃部分高风险用户是大概率事件,发掘优质客户人群将成为各家争夺的重中之重。科技实力强的金融机构、拥有优质客户的头部助贷平台将获得更大发展空间。

消费金融产品利率或随之下调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消金公司、小贷公司等机构贷款利率调低,下一步,花呗、京东白条等消费金融产品的还款利率也可能会随之调整,向民间借贷利率“并轨”。

据了解,当前蚂蚁花呗、借呗以及京东白条等消费金融产品,背后的资金方大多来自小贷公司。例如,蚂蚁花呗的主体是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京东白条的主体是重庆两江新区盛际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肖飒分析称,若电商的消费贷放款主体是网络小贷公司、传统小贷公司,则受到本次利率上限调整的影响,利润空间大幅压缩,甚至有些商业模式基本跑不通,面临巨大挑战。人大普惠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顾雷也表示,利率上限调整后,机构压力大,但对于借款人来说应该是利好消息。

光大证券研究所首席金融业分析师王一峰举例称,当前,蚂蚁借呗的日息为0.04%至0.05%,年化利率为14%至18%,微粒贷日息最高约0.05%,年化利率最高至18%,其他互金公司年化利率往往超过24%。“从现有互联网公司业务来看,头部公司利率水平接近司法保护上限,具有调节空间。”王一峰说。(记者 汪子旭 向家莹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