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月份募资额连续下滑,导致信托业三季度数据“大滑坡”。

具体来看,68家信托公司在第三季度共发行6738只,共计6520.9亿元的集合信托产品,相较于二季度,发行只数下降23.9%,融资规模锐减26.7%。

用益信托网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排名靠前信托公司整体募集规模下滑比较明显。

在前十名中,光大信托仍以997.6亿元募集规模保持首位,其余信托公司中,募集规模增长的仅有外贸信托一家,光大信托、五矿信托等6家募集规模下滑,其中中航信托募集规模235.65亿元,较二季度609.39亿元大幅下滑61%,民生信托募集规模377.57亿元,较二季度637.17亿元下滑40%。

10月18日晚,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三季度集合信托产品市场的变化,符合监管政策变化和要求的强化,一方面,资管新规尤其是资金信托新规对业务模式约束;另一方面,房地产调控,两者叠加,转型调整下,信托公司出于防风险的考量,展业相对谨慎,必然导致短期内产品规模下降。

不止于量,第三季信托业还出现收益率大面积下降的情况。

用益信托统计数据显示,9月收益率8%以上的产品数量占比快速下降。截至9月30日,在披露预期收益率的795款产品中,预期收益率在8%以上集合产品的数量占比为10.17%,环比减少10.05个百分点。

10月18日,高禾投资管理合伙人刘盛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集合信托产品的收益率存在继续下行的可能,同时今年证券二级市场表现较为活跃,使得资金进入资本市场的速度明显加快,有些信托公司布局权益类产品市场,并进行基于宏观分析的大类资产配置。

规模和收益率双降

9月份,集合信托产品的发行和成立规模遭遇双降。

据用益信托网最新统计,9月份,68家信托公司中只有59家信托公司发行了1667只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为1893.29亿元,环比下降13.92%;成立规模为1403.67亿元,环比下降18.51%。

10月17日,信托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集合信托市场目前仍以融资类产品为主,资金信托新规以及监管层压降融资类业务对多数信托公司的展业影响较大,近期集合信托产品业务发行数量下降与信托业主动压降融资类业务、压缩非标业务有关。

光大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闫桂军坦言,公司当前主要面临的挑战是资管新规落实过程中,包括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的压降,传统信托业务增长受限,转型发展要求增大;疫情冲击下,业务风险管控难度提升;公司面临的竞争环境变化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吉林信托多个产品出现延期兑付的状况,进入下半年无一只产品登记发行。

刘盛宇表示,近年来信托的风险资产比例不断攀升,个别信托公司的舆情事件发酵,引发负债端客户忧虑,不利于产品的有效发行,因此内外部的环境因素都将影响到信托产品规模有所下滑。

在收益率方面,从9月信托公司产品收益排名来看,收益前十的信托公司中,产品平均收益保持在8%以上的仅有财信信托,且前十的信托公司平均预期收益率较8月有所下滑中航信托和民生信托分别以7.61%、7.58%的平均收益位列9月收益第二位、第三位。

在实际兑付利率方面,截至9月30日,9月共有6家信托公司清算兑付34款集合信托产品,兑付金额38.04亿元,平均实际年化收益率为7.23%。其中,实际年化收益在8%以上的分别是中原信托、西部信托,光大信托兑付金额3.49亿元,实际年化收益5.17%。

投资类业务成“救命稻草”

新形势下,迫使信托公司谋求产品转型。

9月房地产类信托募集及收益持续下滑。据用益信托数据,9月房地产信托的发行数量降至360个,发行规模降至634.21亿元,平均年化收益率降至7.27%。2020年7月、8月份,房地产信托分别发行502款、501款,发行规模分别为687.23亿元、859.44亿元,平均年化收益率分别为7.59%、7.47%。

10月18日,刘盛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因为产业政策和监管政策对资产端客户特别是房地产企业影响较大,客户需求将有所压缩,也体现了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债权类融资向股权融资转变的趋势。

刘盛宇认为,信托行业对对资本市场的敏感度较高,信托公司目前正在调整以前房地产融资、类固收等业务,通过开展标品信托业务以及服务信托业务参与资本市场的活跃度和积极性正在持续提升。

另一方面,资本市场投资类业务迅速增加。据普益标准统计,9月份投资于证券投资领域的产品297款,环比增加49款,占比上升2.7个百分点;成立规模方面,证券投资领域平均成立规模为0.85亿元,环比增长20.21%。

值得注意的是,收益率方面,投资于房地产、工商企业、基础产业及金融机构领域的产品平均收益率均略有下降,投资于证券市场领域的产品平均收益率略有上升。

9月投资于房地产、工商企业、基础产业及金融机构领域的产品平均收益率均略有下降,投资于证券市场领域的产品平均收益率略有上升。期限为“2≤N≤3”的房地产领域产品平均最高预期收益率环比回落0.44个百分点至7.91%,但是,同期限的金融领域产品平均最高预期收益率环比上升至8.11%。

10月18日,刘盛宇表示,“目前,信托公司正顺应监管要求发力标准化业务,预期证券投资类产品的数量和规模会有较为明显增长。

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9月,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成立信托数量最多,为162只,其中证券投资信托占比81%;平安信托成立信托55只,其中36只为证券投资信托;而光大信托三季度成立信托91只,均为证券投资信托。

刘盛宇也指出,证券市场投向的信托业务大多非融资类型,是信托转型净值化的首选资产投向。在标准化投资领域,需要投资、研究、营销等全链条支持,面临银行券商等资管机构的诸多竞争,如何通过策略和配置来降低收益波动,信托公司在这一块的资源禀赋相对有限,仍需加强研究。

10月18日,平安信托相关负责人也进一步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信托产品之间的竞争将不再简单比拼收益率,而是在发行公司、管理人、产品本身三个层面开展。

目前,信托都在纷纷加强打造自己权益投资和固定收益投资能力。在全球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背景下,利率或将长期呈下行趋势,新的稳定回报类产品拥有较大潜力。

信托业内人士表示,在产品结构方面,信托公司发行基于资产配置的TOF/FOF产品是未来参与资本市场的有效方式,实践中,已有部分信托公司提前布局此类业务,如华润信托、中信信托、中航信托。(时代周报记者 黄坤 发自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