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面积只有30多平方米的烧烤档,生意最火的时候,一晚上就能有2万元销售额入账,光是烤羊肉串一晚上就能卖出2000串,3位烧烤师傅通常要从晚上6时一直忙到天亮……这样的场景,是疫情过后广州“夜间经济”升温的一个缩影。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和广州多部门推出的措施助力,此前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广州“夜间经济”消费正在强劲复苏。在记者走访调查中,多家餐饮店负责人都表示,“报复性消费”已经到来,如今店里夜间的销售额和客流占全天的比重已超五成。

“深夜烤串”受广州人青睐

现代都市的夜间经济是反映城市繁荣程度的重要指标,也是体现城市活力与吸引力的“晴雨表”,尤其是在今年的疫情背景下,更是担负着拉动消费、搞活经济、改善民生福祉的重要职责。2020年6月12日,《广州市夜间消费报告》发布,该报告显示,广州夜间开放的餐厅(22时至次日凌晨4时之间仍营业的餐厅)占餐厅总数的比例为72.5%。

而据美团外卖7月3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广州超五成餐饮商家的外卖订单量超过疫情前,近五成外卖订单均来自晚上6时以后。像烤串、炸鸡、小龙虾、砂锅粥等美食都成了广州人外卖夜宵的最爱。仅6月和7月,广州本地的用户就在美团外卖平台上消费了约400万份烤串。

5月起迎来“报复性消费”

晚上6时,刘富旺位于白云区永康路的烧烤档开始红火起来。他熟练地支起烤炉、点起木炭,烤肉开始在炭火上发出“滋滋滋”的响声;晚上7时左右,食客就已经将这家烧烤档的座位坐满了一半。

“我这里靠近地铁站,附近又有几个城中村,所以基本上是不缺食客的。来我这里吃夜宵的很多都是熟客。”刘富旺一边忙碌一边和记者说。他的夜宵档一般经营到清晨6时。刘富旺的烧烤店面积并不大,而他靠这家店维持一家人生计已有好多年。因为实在忙不过来,他还请了一位90后小哥当烧烤师傅。

刘富旺的烧烤店从今年4月份才开始重新开张,最初每天只有一两千元的销售额。今年初因为疫情原因,他亏了4万多元,差点撑不下去了。但当时政策规定餐饮店不能开,刘富旺也只能跟房东协商减免一些租金,“当时整条街上的商户都和我一样,都盼着夜间经济能尽快红火起来。”

从今年5月份开始,刘富旺的烧烤店生意终于重新红火起来,到6~9月份更是迎来井喷。“我觉得大家真的是憋坏了,都需要出来大吃大喝释放一下情绪,把春节期间没能好好聚餐的激情释放出来。”刘富旺说,最忙的时候他临时还多请来了一位烧烤师傅。记者看到,烧烤档的菜品十分齐全,而为了提升口味,刘富旺每道菜都会亲自品尝,并征求食客意见进行改进,如今店里的烧烤越来越受食客欢迎。生意最火爆的时候,店里一晚上的销售额能达到2万元,光羊肉串都能卖出2000串。刘富旺说,光是5月份一个月就把前面3个月的损失弥补回来了。

刘富旺感慨,做夜间生意收入是不错,就是比较辛苦,他每天从晚上6时忙到第二天清晨6时,而上午9时还要去忙其他事,基本上一天只能睡3个小时。因为最近生意太好一直熬夜,刘富旺的双眼都有很深的黑圆圈。“有时到了后半夜,喝几大杯浓茶都止不住困。但生意这么好,看着又让人兴奋。”

刘富旺告诉记者,除了食客来店里吃,如今外卖生意也占到了销量的一半。在他的店门外,一直有很多外卖小哥排队等候着。而他感觉年轻群体正在成为夜间餐饮消费的主要群体,尤其是90后支付意愿更强,点的菜价格更高。“只要东西好吃,90后点单时毫不含糊,我店里200元以上的单多数是他们点的。”他笑着说。

90后“大厨”通宵飨食客

晚上11时,从海珠区燕翔路转入一条小巷,香味扑面而来,虽然已是深夜,但依然有很多食客坐在摊前吃酸菜鱼。这家主营酸菜鱼的店面并不大,约40平方米,隔着一块玻璃窗,厨师们在后台制作的过程食客都能看到 而店门前的长桌上密密麻麻放着约20张外卖订单。

在后厨,身着白色厨师服的90后小哥阿明正在串韭菜、剔生蚝。记者了解到,这家餐饮店特殊的地方在于,店里的几位“大厨”清一色都是90后。“我们这里主要做夜间生意,基本上要熬通宵,所以只有年轻人才吃得消。” 阿明说,虽然店里也可以堂食,但外卖订单却占了大多数,像他都是从晚上8时才开始上班,一直要忙到凌晨4时。“半夜了还有人叫外卖吗?”记者问。“有啊。半夜有人肚子饿了就会下单,包括附近有网吧,上网的人饿了也都会点夜宵。”阿明说,别看像串韭菜这样轻松的活,一晚上穿几百串也会手很酸。

另一位正在烤生蚝的阿青也是90后,他告诉记者,自己烤生蚝的水平越来越高,这都是最近几个月锻炼出来的。他说,今年“五一”过后,店里的生意一下子就火了,不管是到店堂食的市民还是线上订单,都比3月份的时候增加了2倍以上。

“互联网时代做餐饮有一个好处,只要你的东西品质好,价格又不贵,就不怕没人买。”阿青说,“五一”后他们店在线上推出了不少优惠活动,都获得了好评,在网上下单该店酸菜鱼和烧烤外卖的人越来越多。通常一晚上店里光是烤茄子都能卖出200个,生蚝则能卖出200打。因为每天烤生蚝、羊肉和蔬菜,手臂总是保持一个姿势,阿青的右臂经常会感到酸痛。“生意太好了,我的右手天天烧烤,都烤成工伤了。”他笑着说。

夜宵红火带动外卖“加班”

外卖小哥张松做专职外卖配送员已经有3年时间了。他笑着说,只要不怕辛苦,一天可以送50单以上。

在一家餐饮店门口,张松边等边催着老板“饭好了吗?”,记者和他的聊天也几次被客人的来电打断。张松说,今年至今他都没有被客人投诉过,但最近这半年,他都没有准时吃过一顿午饭和晚饭。“肯定是用户吃饭优先。”张松每天的午饭都是拿着面包或包子,坐在电动车上吃完,而晚饭很多时候都是吃泡面加火腿肠。

在张松看来,自己送外卖订单最多的是刚过去的三个月,7月份开始,他一天最多可以送80~100份外卖,而今年2月疫情时期,他一天最多也就送20份。张松说,如今为了能多一些收入,他一天只休息6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在送外卖。“晚上10时到凌晨3时这段时间我也没闲着,因为现在疫情形势好转,人们夜间消费的热情得以释放,下单吃夜宵的人也多了。” 张松说,配送一份外卖是根据距离远近来计算收入,多数情况下,他一单大约有5~6元。如今1个月下来,张松大约有1万多元收入,他对此还比较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很少有时间陪伴自己的女儿。

另一位外卖小哥孙鑫告诉记者,他感觉到今年广州餐饮市场有些变化,比如多数商户都延长了夜间营业时间,并增加了线上外卖服务。“主要是有需求,这种夜间消费让商户愿意在晚上延长营业时间,以前很多商户晚上8时做完晚餐就收档了,但现在不少店铺都会专门留下人手做外卖订单,一直营业到凌晨2时。”

孙鑫说,为了刺激夜间消费,很多商家都采取了优惠活动吸引深夜顾客。像前段时间孙鑫送的外卖小龙虾都是2斤甚至3斤起卖,他一打听才知道,当小龙虾上市时线上外卖有不少都是买一斤送一斤,久而久之,参与“买一送一”的商家也越来越多。“我觉得这些顾客深夜在家中吃小龙虾喝啤酒,实在是太爽了。”他笑着说。(文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欢欢 实习生 洪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