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版行业中,字帖属于极其少数的品种,且在互联网电脑应用越来越广泛的当下,大家对手写文字的要求和兴趣亦日渐减少。

不过,相关行业企业仍在不断扩宽发展外沿。《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日,生产字帖产品多年的四川华夏万卷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夏万卷)就已向创业板发起冲击。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自成立以来该公司就未引入外来投资者,股权结构基本集中于创始人杨曦、陈静夫妇手中。本次发行前,杨曦直接持有公司74.42%的股份,通过员工持股平台字绘投资间接持有公司6.98%的股份;陈静直接持有公司16.74%的股份,二人合计持股94.47%。剩余0.93%股份则由夫妻二人的弟弟杨旺和陈飞持有。

为了实现产品结构优化、公司智能化及信息化升级,华夏万卷计划将本次拟募集到的4.06亿元资金全部投向书法教育产品开发产业化升级、智能仓储物流以及信息化升级三个建设项目。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招股书注意到,2017年—2019年,虽然华夏万卷营收及净利润有所增长,但其业绩增速却在逐步放缓,进入到2020年甚至出现下滑趋势。并且,该公司近年来退货率的持续走高进一步加剧了其存货风险。

还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华夏万卷曾进行了一次0.22亿元的大额分红。而在招股书递交的前三个月,华夏万卷再次决定以总股本5160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民每10股派发人民币现金股利10元。两次分红金额共计0.73亿元,而实控人杨曦和陈静合集分得0.69亿元。

业绩增速放缓

1996年1月,杨曦和陈静二人共同出资设立了华夏万卷的前身成都万卷文化艺术贸易有限公司。2017年3月,经万卷有限股东会批准,同意万卷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并同时更名为如今的“四川华夏万卷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作为一家以硬软笔书法内容创意为核心的文化企业,华夏万卷的主营业务包括字帖图书的策划、内容制作、发行及相关文化用品的开发与销售。公司的产品以教辅字帖与艺术字帖为主,覆盖K12阶段的学生和成人人群,并围绕书法练习者的书写需求向笔、墨、纸、砚及本册等相关书写工具及配套增值服务延伸。

具体来看,该公司教辅类字帖主要结合语文、英语等学科教育内容,为K12阶段学生提供书写练习内容;艺术类字帖主要用于提高书写者的书写水平与艺术造诣。此外,为方便用户使用,该公司还提供视频音频讲解、工具查询、教师用书、教学PPT等增值服务。

据招股书信息显示,华夏万卷2017年—2019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处于逐年稳定增长态势。其中,营业收入分别实现1.56亿元、1.96亿元和2.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38亿元、0.52亿元和0.64亿元。

然而,《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华夏万卷的业绩增速却在逐年放缓。其中,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速由2018年的25.97%下降到2019年的19.70%;2019年净利润的同比增速较2018年减少20多个百分点,仅有22.42%。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上半年以来,或受到疫情影响,该公司的业绩增速出现了进一步放缓。据招股书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夏万卷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0.877亿元,净利润0.185亿元,均不足上年同指标额度的一半。若下半年照此发展,该公司今年一整年的业绩增速将可能转正为负。

具体来看,华夏万卷99%以上的营业收入均来源于其主营业务收入。2017年至2019年,字帖图书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7.89%、97.29%和96.45%。

由此可知,华夏万卷字帖销售额的增速放缓或为导致公司业绩增速放缓的直接原因。虽然期内该公司教辅同步字帖销售额逐年递增,且同比增速由2018年的22.05%加快到2019年的39.10%;但其增速的加快幅度并不及教辅专项字帖和艺术字帖的增速减缓幅度。

与此同时,华夏万卷教辅专项字帖和艺术字帖销售额的同比增速也分别由2018年的37.28%和24.36%大幅降至2019年的15.93%和0.26%。

存货攀升,退货率走高

近年来,华夏万卷的存货攀升问题也愈发凸显。据招股书信息可知,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存货净额分别为0.39亿元、0.41亿元和0.55亿元,逐年递增且占同期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32.60%、27.14%和31.06%。

进入2020年,该问题并未得到改善,反而有进一步加剧的态势。截至今年6月末,华夏万卷存货净额达到0.53亿元,仅比去年一整年少了100多万元,占同期流动资产的比重更是远超前三年,高至39.43%。

对此,该公司在招股书中给出的解释为,主要是由公司所处图书出版发行行业的经营特点及公司的销售模式决定。

据了解,华夏万卷的销售模式主要分为三种,委托代销、买断式经销和直销。其中,图书销售模式主要为委托代销。而该公司在积极拓展销售渠道的同时,需要向渠道商先行铺货,因此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金额相对较高。但若未来该公司存货不能及时形成销售,将可能导致存货积压或减值,从而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还需要注意的是,在代销模式下,该公司允许经销商将预计不能实现销售的图书退还至公司仓库(即退库/退货)。据招股书数据披露,2017年至2019年华夏万卷的退货率逐年走高,分别达17.35%、17.96%和21.18%,2020年上半年升至30.73%。

对单一供应商依赖较高

除了上述问题之外,华夏万卷还对单一供应商依赖较高。

据招股书信息显示,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0.64亿元、0.86亿元、1.06亿元和0.34亿元,占当期采购总金额的比例分别为98.04%、96.72%、95.36%和95.86%,占比均超九成,供应商集中度过高。

需要特别留意的是,2017年至2019年,华夏万卷向第一大供应商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的采购占比分别高至90.07%、85.86%和86.84%,今年上半年比例依然居高不下,达85.06%。与此同时,该公司向湖南美术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的采购占比则分别仅有5.82%、7.99%、6.13%和6.78%。

对此,《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至华夏万卷询问公司是否制定了较好的改善计划,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