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学会了手机支付,70岁的陈阿姨觉得生活方便多了。可兴奋劲儿没过,陈阿姨又遇到了新的烦恼:她在网上下单了两双一模一样的鞋。

张叔叔自打有了微信,对申请添加的好友几乎是“来者不拒”。结果前不久因为添加了一个陌生人,养老金差点儿被骗走。

一项调查研究显示,在1748份有效问卷中,仅有41.4%的老年人掌握了手机拍照,近半数老年人无法掌握手机支付,超过七成的老年人无法独立操作健康码。虽然希望拥抱“智能化”的老年人越来越多,但他们在跨越“数字鸿沟”时仍然“步履蹒跚”。

学会了智能手机

风险也增加了

“老人学会了用智能手机,风险也会随之增加。”来自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志愿者李雨桐说,“我们必须为老人补上这一课。”上周六,一场面向社区老人的智能手机教学活动在北外社区举行。志愿者们与20位社区老人结成“对子”,一对一地辅导老人使用智能手机。参加活动的老人年龄在60多岁到80多岁之间,他们虽然都有智能手机,但大多数人对智能手机的操作并不很熟练。

由于老人使用智能手机的熟练程度不同,每次活动志愿者都是一对一的“小班”辅导,只有比较重要的内容才会上“大课”。当天的活动,主要内容就是“防骗”。

在全北京,“夕阳再晨”每年大约举办1500场左右的科技助老活动。每周日上午,大学生志愿者钟禄亮也会参加类似活动。他所在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蓝天志愿者协会都会到清华东路27号院教老年人操作智能手机。他发现,老人们学会微信之后,特别喜欢分享自己看过的视频和文章,却对这些内容的真实性并没有深究。他们的微信群、朋友圈充斥着大量转发的虚假内容,甚至成为了谣言“重灾区”。

“网上的消息鱼龙混杂,安全课必不可少。”钟禄亮说,网上的各种“坑”不断推陈出新,初学智能手机的老年人属于“高危人群”。今年3月,北京市老龄协会公布了一批涉老诈骗案例。这些案例中,通过微信群、钓鱼链接实施的网络诈骗呈上升态势,尤其是不法分子利用疫情实施诈骗,更具隐蔽性,令老年人难以辨别。

白领小刘的母亲就遭遇了这样一个骗局。小刘的母亲加入了一个老年拼购群,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一名自称是某国际著名保健品公司中国区代理负责人的“祝总”经常在群里讲解新冠肺炎。聊天中,“祝总”透露有秘密渠道可以搞到国外研制、专门预防新冠肺炎的保健品。小刘的母亲赶紧询问能否购买,对方表示,目前已有200多人排队,为避免引发哄抢,这件事需要保密,连自己子女也不能说。小刘的母亲“偷偷”向“祝总”转账了4.5万元,结果对方迟迟不发货,当老人发现被骗后,对方却悄悄退群了。

重视安全问题

却不理解“新知识”

老年人学会智能手机后频频“踩坑”,是因为防范意识不强吗?恰恰相反,老年人对安全问题非常重视。“夕阳再晨”创始人张佳鑫介绍,他们在教老年人学习智能手机的过程中,当讲到安全方面的问题时,老人的注意力就会非常集中。

既然如此,为何老年人在融入智能化社会的过程中依然属于“高危人群”?

今年10月,一位老人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一位男明星的视频,误以为是男明星本人在和她说话,于是追星追到了北京。警方发现,这些视频并不是男明星本人录制,而是采用AI技术合成的“假视频”。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认知能力和理性思维水平都会下降。”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梅丽萍表示,智能手机对于多数老人来说属于全新的知识。老年人对新的知识接受起来有难度,所以增加了老人“踩坑”的可能性。

张佳鑫认为,老年人不是网络的“原住民”。虽然现在大多数老人已经拥有了智能手机,而且许多老人的受教育程度并不低,但他们并不能理解智能化场景下的应用。“比如抖音,许多老年人无法理解换脸技术和声音合成技术,他们固执地认为,自己看到、听到的就是真的。”

学习智能手机

也为排解“孤独”

梅丽萍提醒,老人的心理状态往往是老人成为“高危人群”的深层次原因。她介绍,老年人普遍“孤独”,但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很少会承认这一点。另外,子女对老人的情感支持也很少。梅丽萍发现,一些老人在住进养老机构之后,虽然子女会经常打来电话,但交流的内容大多是“礼貌性”问候,缺乏更深的交流,这也就为一些打“感情牌”的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梅丽萍表示,老年人学习使用智能手机,除了有满足日常生活的需求,也有排解孤独的精神需求。这也是为什么老年人在学会微信之后,爱转发、爱分享的原因。结合那位追星老人的案例,她认为,社会在关注老年人精神需求的同时,还应建设一个老年友好型的智能手机使用环境。

观点

科技助老应成为一种“集体行动”

疫情期间,老年人因为不会使用健康码而造成不便的问题备受关注,从而将老年人融入智能社会的窘境凸显出来。其实,在老年人拥抱智能化的过程中,存在的障碍不仅仅是“数字鸿沟”。

重阳节前夕,民政部养老服务司副司长李邦华表示,民政部门将加强培训指导,鼓励社区工作者、志愿者、养老机构工作人员、家属等,帮助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信息平台等新技术,帮助广大老年人克服不会用、不敢用、不能用智能技术的困难。北京市老龄办、北京市老龄协会也发出倡议,开展老年人信息化培训志愿活动,做好数字化“扫盲”,助力老年人融入智慧生活。

“这个问题不是一个短暂的现象,10年前有,10年后的现在有,未来20年内还是会有。”张佳鑫说,许多人是因为疫情才开始关注到这个问题,而“夕阳再晨”已经在科技助老方面呼吁了十年。这恰恰说明,我国的老龄化国情教育还有待加强。张佳鑫表示,未来社会智能化的发展会越来越快,帮助老年人融入智能社会应当成为一种社会共识,成为全社会的集体行动。(本报记者 王琪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