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部分银行出现业绩下滑的迹象,九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九江银行,6190.HK)交出半年报的答卷亦不甚理想。除了归属股东净利润降低,资产质量风险也值得注意。

从半年报来看,尽管上半年末九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较2019年末没有变化,但不良贷款余额在增加,具体到五级分类,其次级、可疑、损失类贷款均有所增长,逾期贷款虽然在下降,但主要是由于新增逾期减少带来的下降,中长期逾期贷款则全线攀升。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今年9月底,九江银行对外转让处置过一批不良贷款。根据公告,在完成公开挂牌竞价程序后,九江银行于9月28日,与独立第三方江西瑞京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此次转让的债权资产为代价9.5亿元。

截至基准日(即今年8月20日),九江银行享有的并将依据债权转让协议转让给江西瑞京的债权资产的本金余额、利息及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公告费、律师费等实际债权费用,合计为30.34亿元。

此外,今年6月30日,九江银行与江西瑞京签订了前次债权转让协议,并以代价5.4亿元向其转让本息费用合计6.1亿元的债权,前次债权转让协议的主要条款与债权转让协议的条款大致相同。包括前次债权转让在内,根据债权转让代价与九江银行债权资产于债权转让协议基准日的本金账面值的差额计算,九江银行预计因此出售事项将录得亏损19.73亿元(未经审计)。

归母净利下降4.7%

九江银行于2000年11月在九江市8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基础上成立,2018年7月实现香港上市。

今年上半年,该行经营状况不是很乐观,实现营业收入51.3亿元,同比增长9.8%,但实现归属股东净利润10.14亿元,同比下降4.7%。同时,多项盈利能力指标下降,其中净利差下降了0.36个百分点。

该行收入结构中,上半年九江银行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3.34亿元,同比大增132.5%,原因一方面是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增幅较大,同比增长了43.3%,另一方面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同比下降了53%。进一步来看,结算手续费支出为0.24亿元,同比大降了71.3%。

净利下降的原因是拨备计提力度加大,不过其减值损失增幅在上市银行中并不算很高,今年上半年,九江银行资产减值损失26.8亿元,同比增长23.4%。尽管资产减值损失增长消耗了利润,但其拨备覆盖率并没有由此提升,6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为167.71%,较2019年末还下降了14.63个百分点。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九江银行的公司贷款收益率依然上行,上半年,该行公司贷款及垫款平均收益率同比微增0.02个百分点,零售贷款及垫款平均收益率同比微增0.08个百分点。贷款和垫款整体的平均收益率同比最终增长0.05个百分点。不过存款平均成本率增长更快,上半年该行存款平均成本率同比增长0.25个百分点,故而该行的利差仍表现为下行。

从其贷款行业分布来看,截至6月末,该行房地产业贷款余额为278.26亿元,建筑业贷款余额为205.51亿元,分列前两位。第三位是批发和零售业,余额为129.14亿元。在前十大借款人中,房地产业和建筑业也占了五席。

不良贷款余额攀升

从资产质量方面看,上半年末九江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71%,与年初持平,不过不良贷款较上年末增加26.61亿元,至620.88亿元。从五级分类看,上半年该行次级、可疑、损失类贷款都在上升,意味着未来损失类贷款或还将增加,由于拨备覆盖率正在下降,未来拨备计提力度预计仍不会减弱,盈利增长的恢复尚难言乐观。

另外,中长期逾期贷款的增加也值得注意。上半年末,九江银行逾期贷款总额39.32亿元,较上年末减少5.24亿元,但这主要是由于新增逾期减少所致,该行3个月以内逾期贷款较上年末下降41.29%,中长期逾期贷款则有所增长。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九江银行的十大股东阵容或将发生变化。信息显示,7月27日,该行第八大股东泰豪集团有限公司将其所持股份悉数让给了南昌县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

8月12日,第四大股东大生(福建)农业有限公司所持股份在阿里巴巴司法拍卖平台被拍卖,买主为方大碳素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报告披露称,其目前正在履行主要股东资格审批流程。

此外,九江银行还有三位股东高比例质押股权,未来其十大股东仍有变数。(《投资时报》研究员 赵新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