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股东宣布增资计划后, *ST天夏(000662.SZ) “保壳”效果立竿见影,股价连日大涨。

截至28日早盘,*ST天夏报收0.92元/股,涨3.37%,下午开盘不久即封住涨停,此后涨停板虽有打开,但很快便再次封住涨停。截至收盘,股价报收于0.93元/股。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ST天夏经营业务已基本停滞,可持续经营能力尚不确定。对于这样一家公司,股东坚定增持,用意明显。“在全面注册制的推行下上市门槛大幅降低,壳资源贬值严重,但目前仍具有一定价值,部分ST公司股东出手保壳也在情理之中。”一位资深市场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12月23日晚间,*ST天夏公告称,公司第七大股东广西索芙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索芙特科技”)半年内将通过自有资金增持不超过5000万股,而增持的理由是,“基于对ST天夏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公告一出,*ST天夏24、25日连续两天一字板涨停。

截至2020年9月30日,索芙特科技持有3582.58万股*ST天夏股份,占后者总股本的3.28%。

事实上,*ST天夏前身为索芙特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原为精细化工、化妆品制造等,在2017年以夏建统为首的睿康系入主ST天夏后,公司朝智慧城市建设迈步,原高管也退居幕后。目前*ST天夏实控人为梁国坚,天眼查显示其通过锦州恒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恒越投资”)间接持有*ST天夏8.37%股份,梁国坚也曾担任*ST天夏及索芙特法人。

2016年,经历多次重组失败的索芙特,借壳天夏科技上市,更名天夏智慧。当年年报显示,智慧城市业务收入占*ST天夏总收入的76%,自2010年起连年亏损不断重组的*ST天夏首度扭亏为盈,成功“摘帽”。同时,*ST天夏于2017年彻底剥离传统的化妆品业务和医药流通业务资 产,公司主营业务转型至智慧城市产业。

这也为高度依赖智慧科技这单一业务的*ST天夏埋下祸根。2018年睿康系资金链崩裂后,*ST天夏虽易主却仍深陷泥潭,陆续遭遇控股股东锦州恒越投资股份冻结、高管离职、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等问题。年初至今,*ST天夏股价跌幅近84%。

在天夏科技被裁定破产清算后,*ST天夏犹如一个空壳。因2019年年度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在今年7月1日再度“戴帽”。

公司2020年上半年营收为476万元,同比下降近20%。在2019年同期占营收比重超60%的系统集成收入和硬件及软件产品销售因天夏科技的清算本期再无贡献,同比减少100%。在此情况下,公司的应收账款却高达6亿元,占总资产比例21%,比同期营收高出近144倍。

*ST天夏应收账款一直饱受诟病。深交所曾就高额应收账款的问题向*ST天夏披露的18年年报发函,询问收入连年下滑应收账款却高居不下甚至不断攀升的状况。对此,*ST天夏以“受整体经济环境及融资政策影响,建设项目放缓导致营收及销售回款下降”为由作答。

据*ST天夏回函内容,公司2018年应收账款周转率为0.8,处于行业较低水平,暴露出账龄过长,坏账比例过高的问题。

2020年半年报中,公司坏账计提准备高达9亿元,空有高额应收但无法转化为实际收入。

但另一方面,公司经营面临危机的同时,却依然能签到过亿大单。

12月3日,*ST天夏公告称其2019年5月新设全资子公司杭州天夏智慧商业运营管理公司(下称“杭州天夏”)与内蒙古鑫钶实业有公司签订《智慧矿山项目合同书》,合同价暂定1.55亿元。

签署公告一出,*ST天夏在11日即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ST天夏详细披露杭州天夏的具体情况,以证明有履行合同书的能力和运营资金。同时,对于*ST天夏在2019年承接的一系列智慧化建设项目,深交所亦要求公司回函说明项目建设进展情况。

此次关注函要求*ST天夏于12月18日前答复,截至28日午时,公司未做作答。

值得一提的是,*ST天夏此前就收到8封深交所问询和关注函件,并在多次不作答后于9月再收《监管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