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公共消费是其中重要一环。“公共消费主要是公共部门通过直接消费,购买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来向社会提供福利,如购买医疗卫生、基础教育、养老服务等公共服务。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扩大公共消费规模、提升公共消费效率,有新的内涵和新的作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主任何代欣表示。

2020年,在各级政府严格落实过紧日子要求的同时,民生重点领域支出得到有力保障。财政部统计显示,全国卫生健康支出增长15.2%,住房保障支出增长10.5%,教育支出增长4.4%。

何代欣认为,公共消费是扩大社会总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要稳定我国发展转型的基础,公共部门的作用不可或缺。其中,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需要公共消费这个抓手来实现”。

“中国经济的转型具有长期性,供给改善和需求延伸都需要时间。公共消费能弥补市场需求不足、稳定社会总需求水平,还能解决市场机制短期难以解决的福利导向不足问题。在建立国内统一市场中,公共消费的引领带动非常重要。”何代欣说。

对于如何更好地开展公共消费,何代欣认为,要做好公共消费总规模的测算,明确划分各级财政的支出责任,“这样既有利于任务目标的完成,也有利于财政风险防控”。

同时,还要找准公共消费发力点,确定好公共消费支出结构。“城市和农村、东中西部对公共服务和产品的需求是不同的,需要因地制宜,依靠中央和地方共同努力做好公共消费工作。”何代欣表示,现代财政制度下的积极财政政策与过往的最大不同是财政要发挥国家治理作用。“公共消费应以人民为中心、实现社会福利增进,这是健全宏观治理体系的重要体现。”

公共消费范围的拓展与财力支撑紧密关联,在有限财政资金下,提高公共消费效率至关重要。何代欣认为,从国际经验看,预算绩效管理是提升公共支出效率的重要保证,要通过建立健全预算绩效管理体系促进公共消费效率提升,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每一分钱都花出最大效益。

“我国经济社会高速发展,人民群众需求日趋多元化,如入学入托、就医就业等。要密切关注人民群众的需求和获得感,坚持公共消费为人民的根本宗旨,不断提升公共消费效率,实实在在增加社会福利。”何代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