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李佳琦公司涉虚假宣传被罚30万”登上微博热搜,引发广泛关注。事情起因是2020年11月,李佳琦在直播间销售初普美容仪时,所讲的“坚持一个月,相当于打一次热玛吉”“提拉紧致、效果巨明显”等宣传语,涉及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上海市长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李佳琦关联公司美腕罚款30万元。

美容仪“火起来”后,不少企业都希望借美容仪淘金,从新兴品牌到传统家电品牌都推出了自己的美容相关产品。但与此同时,关于其虚假宣传、山寨产品,以及漏电、烫伤用户等产品质量问题的曝光不断。

直播带火国产“替”美容仪

据悉,国外知名品牌的美容仪产品早于2015年就已经涌入国内市场。当时,美容仪还属于小众行业,消费者只能通过代购或海淘的方式购买。创立43年的海外美容仪企业雅萌、还包括ReFa、斐珞尔、松下等品牌占领了国内美容仪市场80%的份额。

但是,国外知名品牌的美容仪,动辄万元的产品定价,让大部分人望而却步。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日本品牌dr.arrivo宙斯和雅萌美容仪均价分别为8839.15元和4259.14元。在宙斯的淘宝旗舰店中,宙斯二代美容仪售价12588元,销量最多的宙斯五代美容仪产品售价也在7688元。

在直播电商时代,国产的“价”美容仪产品迅速占领了线上营销渠道,也让年轻的消费者们发现了大牌美容仪产品更具“价比”的代替者。inFace、AMIRO、MeSmooth、飞莫Femooi等国产美容仪品牌,产品最高基本上也不会超过4000元。同时,大部分品牌都推出了百元级的产品。

国产美容仪产品在电商台上的销售也火爆起来。售价在500元以下的MeSmooth慕苏提拉紧致面部导入仪,其淘宝店铺的月销量超过了4万件;售价799元的COSBEAUTY可思美超声波去黑头铲美容仪销量也在8000件左右;售价为1899元的AMIRO红光三棱射频仪月销量也超过了500件。

美容仪市场规模在“颜值经济”推动之下扩大。智研咨询数据显示,美容仪市场规模从2014年的20亿元一路提升到2019年的66.22亿元,并预计2021年中国家用美容仪市场规模将接100亿元,2026年将突破200亿元。

烫伤、漏电、无效问题带来信任危机

尽管家用美容仪凭借便携、美容功能多等优势受到了爱美人士的喜爱,但家用美容仪市场混乱,部分品牌质量问题严重,也是行业诟病已久的问题。被消费者所吐槽的烫伤、漏电、无明显效果等问题也让家用美容仪身陷信任危机

2020年10月,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报道称,在测试的10款美容仪产品中,发现2款产品存在低温烫伤风险,6款产品存在着镍释放量超标的情况。之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表示,美容仪不是饰品,不是“镍释放量”标准的规制范畴,但美容仪的安全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据广东省产品伤害监测系统数据,2019年-2020年,在全省19家哨点医院共采集到23例因使用美容仪器而导致的伤害,八成以上是烧伤、烫伤。

不同品牌的美容仪质量参差不齐、品控不严等,也频遭吐槽。黑猫投诉台上,关于美容仪的投诉有539条,最常见的是“严重漏电”“三证不全”“产品有瑕疵”“商家敷衍处理”等问题。据新华网报道,不少消费者购买美容仪不到一年时间,美容仪接触面部操作时经常漏电,台及商家均以过了退货期为由不予退款或换货。

一名产业观察人士称,目前国产美容仪还存在着抄袭、侵权等问题,这是因为目前中国美容仪市场还处于一个导入期。据了解,今年4月,国家药监局发布征求意见稿,家用射频美容仪有望被纳入医疗器械监管范畴进行分类管理。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行业未来规范的发展,也将带动家用美容仪产业进入良发展。(记者陈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