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最后一个周日,统一陶瓷的2号生产线正式出砖,迎来了十几批前来参观的客人。

三层干燥窑炉,全线铺设感应器,生产智能监控,产品可厚可薄可大可小,节能超20%……山东统一陶瓷科技公司总经理陈世伟说起新改造的智能生产线,如数家珍。

统一陶瓷所在的山东淄博市,被誉为“北方瓷都”。鼎盛时期,淄博建筑陶瓷业拥有300多家企业、500多条生产线,产能超12亿平方米,是全国第二大建陶产区。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环保标准提升,截至2019年底,淄博约有建陶企业48家,建陶生产线82条,产能缩减约八成。

大浪淘沙,像统一陶瓷这样的中小企业,面临严峻考验。“要不是有海尔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以下简称海尔卡奥斯),我们可能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跨越式发展。”陈世伟很是感慨。

工业互联网平台究竟给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带来了什么?只是技术升级这么简单吗?

“上网”后,企业研发成竹在胸,库存大幅降低;生产成本减少,优等率提高

4月中旬,淄博44家陶企的65条生产线陆续点火复产。不过,疫情防控期间,市场需求不足。而陶瓷行业一旦点火就不能中断生产,复产越快往往意味着库存越多。

就在企业为去库存发愁时,陈世伟遇到了新的转机。“真的没想到,疫情防控期间能通过平台接到这样的大单。”5月以来,陈世伟陆续从海尔卡奥斯上拿到了2000万元的订单,“真是及时雨,幸亏去年加入了平台!”

回首一年前,正是陈世伟创业以来最焦虑的时刻。“当时压力太大了,一度失去了信心。”陈世伟回忆,建材行业下行期已经持续了几年,传统销售渠道采购量大幅收窄,而参与工程投标又要垫资,资金回笼较慢。

对于中小企业,要想生存发展,智能化升级势在必行,但是知易行难。2015年开始,淄博建陶业的产能从7亿平方米下降到2亿平方米,行业环保标准也不断提升,竞争压力越来越大。陈世伟算了一笔账,统一陶瓷的燃料全部改为天然气,又投资3000多万元进行脱硫除尘装备升级,不算人工的制造成本就比其他地区高了两三成。“转型升级需要资金,但是成本都这么高了,怎么敢投资?”

2019年夏天,陈世伟遇到了正在淄博考察市场的海尔卡奥斯建材行业总经理高保卫。供应链金融服务、大规模定制化订单、智能生产线改造……高保卫口中的每一项服务都直击企业短板,彻底改变了统一陶瓷的传统经营模式。

从以产定销到按需定制,企业研发成竹在胸,库存大幅降低。

做设计出身的陈世伟说,过去中小企业研发新产品,多是靠设计师的“两条腿”“一张嘴”——去建材市场跑上几天问行情,市场上哪种材料、花色卖得好、用得广,企业就多生产什么。结果往往是产品雷同、仿冒增多,企业库存积压也增多。

加入海尔卡奥斯后,制造企业可以通过平台获得下游大客户的需求数据,并根据具体要求有针对性地生产。“按需定制大幅减少了企业不良库存,这是我们梦寐以求的。”陈世伟说。

从传统制造到柔性智造,企业生产成本减少,优等率提高。

海尔卡奥斯提供的赋能方案,让统一陶瓷2号生产线实现智能化生产。不仅可以生产不同厚度的产品,而且产品优等率提高3个百分点,人力成本降低20%。“‘上网’后,企业利润率提高了10个百分点,”陈世伟说,“工业互联网确实让产品卖得更多、更快、更好。”

推动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要破解“不敢转”“不能转”“不会转”的难题

建材市场规模大,但是集中度不高,小散乱现象明显,靠中小企业自身实现转型升级比较困难。别看统一陶瓷尝到了转型的甜头,可这次成功“牵手”之前,海尔卡奥斯的建材板块也走过弯路。

2018年夏天,还是在淄博,同样是帮助中小型建陶企业数字化转型,高保卫选择的切入口是先进行智能化改造。为了解决企业资金困难,当地有关部门和海尔各补贴了50%的技改资金。然而,改造后企业经营反而更加困难。

“切口错了!”高保卫和团队事后分析,在行业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一些中小企业面临的是生存问题,特别是缺乏开拓市场、去库存的能力,而智能化改造主要是提高产品品质和生产效率,扩大生产能力的效果明显。从智能化改造入手的中小企业,生产率越高,企业库存也越高,资金链反而更加紧张。“企业请来我这个‘厨子’,肯定想先‘吃饱’,让我雪中送炭,再考虑‘吃好’,给他们锦上添花。”

要助推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业互联网平台就不能沿用对大企业的赋能思维,而要从中小企业的短板入手。

——消除“不敢转”的转型顾虑,先解决中小企业“订单少”。

让中小企业先尝到转型的甜头,大企业订单就是海尔卡奥斯抛出的“绣球”。通过“工业互联网+建陶”模式,海尔卡奥斯将建陶的研发、生产、物流、金融、采购等全产业链资源全部聚集在平台,贸易商、工程商、生产商的数据一目了然。统一陶瓷先后通过平台拿到了海尔地产、中建、中铁建等订单。“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今年以来的订单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约30%,一下子打通了市场瓶颈。”陈世伟说。

“在供应链上,中小企业很难直接从大企业手中拿单。平台通过尽职调查,帮采购商检验了供货商的品质,管控了采购风险,也为中小企业打破了市场的‘天花板’,提升了产业链效率。所有交易和制造数据最终汇集在平台上,又形成了大中小企业的商业信用大数据,为产业稳定可持续发展蓄力。”高保卫说。

——扭转“不能转”的被动局面,再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

建陶是典型的传统制造业,智能化改造投入资金大,让很多中小企业望而却步。

“如果没有海尔供应链金融做支撑,恐怕转型升级不会这么快,很多需要垫资的订单也争取不到。”陈世伟说,如今新生产线的每一个节点都安装上传感器,全数字化的智能工厂已经显现效能。

——突破“不会转”的能力瓶颈,还要弥补中小企业“技术盲区”。

智能改造不可能拿着统一模板去不同行业复制,必须找有实力的技术供应商打造个性化智能系统。

“技术供应商研发成本很高,所以大技术商都在为大企业做数字化转型方案,很少有人为中小企业做定制化服务。如果有人可以将智能化系统覆盖全行业,那么过去不‘划算’的研发就变得很值得,这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可以实现的规模效益。”高保卫邀请了曾参与高铁、核电等行业智能控制系统研发的和利时集团,针对建陶行业中小企业的特点,打造性价比高的赋能方案。

在另一家加入平台的小企业——山东电盾科技公司,董事长袁国梁给记者算了笔账,加入海尔卡奥斯后,生产线的智能改造利用了既有装备,性价比更高;通过对接平台上的国际研发资源,企业新产品迭代更快;实时传输的工序数据不仅提高了生产稳定性,也能第一时间接收用户反馈。“改造后,企业生产效率提升35%,产品优良率提高3%,人工减少30%。预计今年的销售会翻一番。”

鼓励传统企业与平台企业联合创新,形成协同倍增效应和集群效应

在中国社科院信息化与网络经济室主任姜奇平看来,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中小企业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促进企业数字化转型,有利于解决企业短期脱困与长期发展。

据有关机构测算,在不考虑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数字化转型可使制造业企业成本降低17.6%、营收增加22.6%,使物流服务业成本降低34.2%、营收增加33.6%,使零售业成本降低7.8%、营收增加33.3%。

“鼓励传统企业与平台企业等开展联合创新,共享数据、市场、渠道、设施等资源,有利于形成协同倍增效应和集群效应。”姜奇平分析,通过平台一次性固定资产投资、中小企业多次复用等形式,让一些要素资源得以多次利用,可降低中小企业运行成本。

袁国梁也认为,应当鼓励平台带领中小企业转型。“相比金融机构、纯互联网企业,海尔出身于制造业,更能理解和破解我们的痛点。”

不久前,《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出台,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首次写入中央文件,并提出通过制定出台新一批数据共享责任清单、探索建立统一的数据标准规范、支持构建多领域数据开发利用场景,全面提升数据要素价值。这对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具有重要意义。

工业互联网平台如何探索自身的盈利模式从而实现可持续发展,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平台企业共享开放了订单、产能、渠道等各种资源,如何保证所有参与企业的诚信度,降低产业链风险?平台又如何在产业链向更高层级跃升中分一杯羹?

“支持平台企业免费提供基础业务服务,并从增值服务中按使用效果适当收取佣金以补偿基础业务的投入。这既有利于中小企业减轻转型负担,也有利于消除平台企业开放后担心被‘搭便车’的顾虑。”姜奇平建议。

已经投入6000万元研发经费的高保卫对产业前景充满信心。高保卫介绍,目前淄博有5家中小企业加入了平台,广东佛山15家企业跃跃欲试,明年计划在烟台赋能石材产业,从矿山数字化开采、生态绿色化修复、园区智能化生产、物流智慧化统筹、市场场景化布局五大节点着手,实现大规模定制的生产方式,依托平台,让近2000家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大势浩浩荡荡,国家出政策,我们想方法,中小企业搭顺风车,一定能实现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