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车现在还是没有进展,4S店就是一直拖着。”9月4日,来自广东清远的消费者刘祥(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就连对接我的那个销售人员都已经走了。”

像刘祥这样如此揪心的准车主不止一个,和他一样在清远南方合众4S店购买一汽―大众车型却遭遇无法提车的大约有30人。

上述4S店背后,指向的是近期屡被传出资金链危机的上市汽车经销商正通汽车(07128.HK),旗下全国多家专营店准车主无法提车,涉及沃尔沃、宝马、大众等多个品牌。

另一汽车经销商润东汽车(01365.HK)则面临着破产重组危机,8月24日,公司公告称,一名债权人针对其全资附属公司向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破产重整申请。

日前 ,各大经销商密集发布年中报,包括广汇汽车(600297.SH)、和谐汽车(03836.HK)、国机汽车(600335.SH)等经销商均呈营收、净利大幅缩水之势,能实现财务正增长的寥寥。

上述经销商遭遇的集体困境只是国内汽车经销商行业的一个缩影。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调查显示,今年上半年,实现销量正增长的经销商仅有21.5%,超过3成的经销商销量同比下降30%以上。

9月5日,广州一名合资品牌资深销售顾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半年整体经营状况下降严重,希望能在下半年尽量弥补,“除了一季度受疫情冲击以外,二季度后,厂家逐步恢复了对经销商的常态考核,但我们的业绩很难达标”。

无法提车的消费者

“我们现在群里大概有30名车主,都没有从4S店提到车,”刘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正通汽车欠了1亿美元的债务,网上可以查到,集团就把我们车主的钱卷走,去填他们的债务。”

据悉,刘祥购买的是一汽―大众2019版速腾1.2T自动舒适版,“我6月17日就给了全款,说15―20个工作日提车,但现在仍然没有实现”。

包括刘祥在内的30余位准车主都超过了提车期限。针对该情况,记者致电清远南方合众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目前正在解决,有的车主已经提车了。另据该4S店的一名准车主向记者表示,有5月底付款的已经在提车了,“但大多数六七月付款的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就在另一个城市深圳,正通汽车旗下深圳宝泰行宝马4S店多名准车主同样有此遭遇。

9月4日,来自深圳的消费者何锋(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7月28日买的,同时定的两台车,宝马X3跟3系GT,当天销售跟我们说30天左右可以提车。”

虽然何锋并没有被拖延太长时间,但让他担心的是,不少定于6月提车的车主至今也没有提车,并且4S店还在继续经营,会有更多的消费者被卷进来。

“有车主5月23日买的,到现在还没有上牌,6月的基本都没提到车,我们店现在知道的就有60多个车主没提到。”何锋告诉记者,因为之前看到有报道说4S店提不到车,我们就要求他写个承诺函,销售并未答应。

目前,正通汽车正积极解决上述准车主事宜。“集团正在帮助旗下4S店解决,他们很快可以拿到车。”正通汽车一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近八成经销商负增长

由于上半年汽车经销行业承压明显,正通汽车的爆雷事件不是个例。

8月24日,润东汽车发布公告称,一名债权人已于2020年8月20日针对润东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向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破产重整申请,破产重整申请乃针对润东汽车未能偿还结欠有关债权人共165.91万元及利息。

仅仅是数百万元,对于一个头部经销商车企来说并非“天文数字”,不过根据其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数据来看,润东汽车的业绩表现着实惨淡。

据润东汽车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总营收13.69亿元,同比大跌72.38%,同时净利润为亏损2.76亿元。

除了润东汽车,时代周报记者还统计了已公布中期业绩的7家上市经销商,其中6家营收或净利下跌,仅中升控股实现营收和净利双增。

多家4S店爆雷的正通汽车营收下跌47%至92.41亿元,亏损13.66亿元;而上述准车主刘祥提到的正通汽车所欠一亿美元债务,来源于今年7月媒体报道其结欠本金3.8亿美元定期贷款融资尚未偿还。不过,正通公告称,根据有关协议,公司已分两期按時偿还贷款本金之30%及其应计利息。

国机汽车营收下降31.49%至182.91亿元,净利润下滑45.03%至2.25亿元;主营豪车、超豪华车的中升控股则跑赢大市,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2.92亿元,上涨10.09%。

值得注意的是,多家经销商的资产负债率都逼近70%行业红线。其中,正通为70.19%,国机、永达汽车分别以68.37%、67.72紧随其后。

此外,作为业内规模最大的经销商,广汇汽车上半年净利腰斩。数据显示,上半年广汇汽车实现营收660.77亿元,同比下降18.13%,实现净利润5.01亿元,同比大减66.82%。

截至今年6月30日,广汇汽车总负债为906.3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6.69%。目前,公司股东质押比例仍居高不下,Wind数据显示,公司股东质押比例为45.90%。

“上半年经销商亏损主要还是疫情导致,经营不同的品牌也会造成旗下营收分化的状况,比如豪华车市场,基本是没有亏损。”9月1日,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记者。

据中汽协发布的汽车经销商生存状况调查显示,上半年,我国乘用车经销商数量较去年底减少0.7%;近八成经销商销量负增长,超三成经销商销量同比下降30%以上。

上述资深销售顾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传统的4S店模式下,经销商处于弱势,即便完成考核,返利也不是马上就能返还,而且通常不是现金,这给资金并不充裕的经销商会造成更大业绩压力。(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易扬 发自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