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一直传言的“两化”合并渐趋明朗。9月2日,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宁高宁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透露:“中化集团和中国化工两家企业的合并正在进行中,要经过内部的很多研究及程序。必要性很强,我们会积极推动这个事情。”

公开资料显示,中化集团和中国化工是中国化工行业的两大巨头,两者均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在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中化集团位列第109位,中国化工位于第164位。

从规模上看,中化集团与中国化工的体量不可小觑。

截至2019年12月底,中化集团资产总额达到5643亿元,中国化工的资产总额为8439亿元,由此看来,两家企业合并以后,资产总额将超过1.4万亿元。

“客观上说,中国化工和中化集团在化工板块的业务存在高度重合,而且中国化工的化工业务与中化集团的能源、农业业务存在产业链上下游关系,所以,从业务关联的角度看有必要将两者进行合并重组。”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农业板块合并率先破冰

今年1月初,中化集团、中国化工发布消息称,将各自旗下农化板块业务注入中国化工集团旗下所属先正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现用名中化工(上海)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根据整合方案,先正达集团将包括先正达股份有限公司、安道麦、扬农化工以及中化化肥等核心资产。6月18日,全球最大农化公司先正达集团宣布正式成立,标志着“两化”农化板块合并收官。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先正达集团的成立,意味着“两化”围绕产业链条和重点板块的重组已经开始,预计其他的板块估计也会采取类似方式进行整合。

“从以往经验看,央企之间的合并重组,既有吸收合并,也有新设合并。从‘两化’的具体情况看,估计吸收合并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刘兴国预计。

事实上,早在2018年6月,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兼任中国化工董事长和党委书记之后,“两化”合并的预期不断升温。

宁高宁被外界誉为“并购之王”,其在掌舵华润集团、中粮集团期间,主导了多起并购重组,使两家企业得以做大做强。

去年9月,中海油董事长杨华调任中化集团,担任总经理。杨华曾负责中海油与尼尔森整合工作,他的到来,被外界认为将协助宁高宁推动“两化”的实质性合并重组。

2019年“两化”协同整合有序推进。中化集团发布的2019年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出,2019年在中化集团和中国化工合作领导小组的统筹推动下,“两化”在管理、业务、财务等方面协同整合取得了积极进展。2019年,“两化”管理层赴江苏调研,共同召开经理人年会,联合举办进博会专场签约活动,“两化一家人”的氛围越来越浓。

“不做无谓的并购和扩大规模”

“目前中化集团、中国化工加在一起,原创和高技术含量产品带来的销售不到30%,需要逐步提高这个比例。”宁高宁在9月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两化”目前的创新转型还要进一步加强。

刘兴国认为,“两化”重组的实施,可以更高效配置研发资源,集中突破核心技术关键技术,促进技术自主、自立与整体实力提升。此外,还能够提升化工行业的市场集中度,提升行业龙头企业的市场地位与行业发展话语权;减少国内市场中国企业之间竞争的基础上,增强中国化工行业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李锦表示,目前中央企业重组的案例已经不少,但在产业、资本与技术层面展开还没有取得成熟的经验,需要在这方面突破。“中化集团和中国化工不是简单的重组,不仅仅是规模扩大,关键是如何发挥重组的效益,宁高宁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希望他能够探索经验,树立标杆。”

宁高宁也在发布会上强调,中化集团提出了“科学至上”,没有新技术不投资,没有新产品不投资,不再去做无谓的并购和扩大规模,而是完全以技术创新进步为主要发展标准。“现在,依靠大宗产品基本上很难生存,因为有太多成本竞争、规模扩大、产能过剩的问题。”

不过,要对两个体量庞大的央企进行整合并非易事。中化集团,拥有员工约6万人,业务涵盖能源、化工、农业、地产和金融五大领域。中国化工是中国最大的化工企业,旗下员工超过14万人(8.7万名员工位于中国境外),有化工新材料及特种化学品、农用化学品、石油加工及炼化产品、橡胶轮胎、化工装备和科研设计6个业务板块。

刘兴国指出:“两家企业在经营理念、企业文化上必定存在差异,这将导致管理团队的整合与磨合会遭遇一定阻力。同时,由于涉及大量的国际业务,可能需要通过主要国家的反垄断审查;基于经营模式、地域布局上的客观现实,各自旗下资产与业务的深度整合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阻力。”

国企并购重组迎新高潮

专业化整合是央企重组的主要方向,化工行业是今年央企重组的重点行业之一。国资委在2019年底召开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明确,2020年,要在持续推进“瘦身健体”中更加突出主责主业。同时,重点推进装备制造、化工产业、海工装备、海外油气资产等专业化整合以及煤电资源区域整合。

李锦分析,前些年,不少央企进行了多元化发展,形成了主业、房地产、金融三大业务板块,但也导致了主业不明、高度分散的问题,甚至一些企业主业萎缩得厉害。这不利于央企承担结构转型的任务,也与聚焦主责主业的意图相背离。

“今年中央提出了‘六保’,其中包括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并购重组是一种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主动做法,其目标应该是围绕主业,重构产业链,提升产业链的水平,形成中高端的产业链。”李锦说道。

刘兴国建议,“两化”合并重组方案,既要有宏观的统筹考虑,也要有具体化的操作安排。同时,要搭建一个双方参与的高层次、高质量、高执行力的合并重组方案实施班子。此外,国务院国资委要加强对两化合并的指导,并及时协调解决合并重组中遇到的问题。

根据国务院的要求,由国务院国资委牵头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相关政策将于今年10月底前出台。“在三年行动方案的推动下,未来可能迎来一个并购重组的新高潮,重组有加快的趋势。”刘兴国说道。

刘兴国分析,央企重组将呈现出多路推进的特点,既有央企之间的战略重组,也有央企之间和央企内部的专业化整合;既有央企对地方国企的并购重组,也有央企对民营企业的并购重组;既有同类业务的横向整合,也有沿产业链的纵向整合。(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