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联、国金证券重组告吹并不影响国联证券伺机而动。近期国联证券欲增持中海基金股权亦风生水起。

国联证券与法国洛希尔银行订立股权转让协议,获得该公司持有的中海基金25%的股权,转让结束后,国联证券将成为中海基金的控股股东。

值得玩味的是,2018年国联证券曾挂牌欲清仓公司持有的中海基金股权,不过股权转让最后无疾而终。从公告中来看,国联证券似乎另有所图,除了拓展业务范围等原因外,国联证券表示,控股公募基金是开展基础设施公募REITs的必要条件之一。

不过,中海基金近年来的发展现状并不乐观,公司管理资产规模不增反减,迷你基金问题亦十分突出。

减持变增持

9月30日,国联证券公告显示,与法国洛希尔银行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据此,该公司已同意收购,而法国洛希尔银行已同意出售中海基金25%的股权,收购价格为1.15亿元。此前,中海基金由中海信托、国联证券及法国洛希尔银行分别持有41.591%、33.409%及25%股权。本次收购事项完成后,国联证券将持有中海基金58.409%股权,中海基金将成为国联证券控股子公司。

中海基金在成立之初名为国联基金,彼时,作为发起股东之一,国联证券也曾是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随后几经变动,国联证券持股比例由最初的49%降至目前的33.409%。在中海基金连年贡献较为稳定利润的背景下,国联证券彻底退出的举动也让外界颇感意外。

2018年2月14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官网挂出了“中海基金33.409%股权”的项目信息,不过,转让是终夭折。国联证券此次又大手笔购买中海基金的股权意欲何为?

国联证券表示,公司现有的私募业务难以服务现存绝大部分客户群体。加大公募业务布局,拓展业务范围,与现有私募业务形成互补、合力,提高客户服务能力,拓展增量客户和增量资产,促进财务管理业务转型对公司更加有利。

该公司还表示,收购事项完成后,将有助于更好地对中海基金实行该公司的经营理念及策略。控股公募基金是开展基础设施公募REITs的必要条件之一。公司控股中海基金后,可以快速获取公募牌照,与公司资管ABS业务形成合力,抢抓机遇,形成公司重要的业务增长点。

根据Wind数据,券商系基金在所有基金公司中占比最高为45%,高于信托系,信托系的占比为35%。

在上海证券基金评价研究中心分析师姚慧看来,券商控股基金必然具有一定的天然优势。虽然资管新规颁布之后,券商非公募业务受到限制,没有公募牌照,经过公募化改造的大集合产品也将止步于存量,是近年来券商积极申请公募资格的原因之一。

然而,姚慧还指出,券商控股基金为两者带来的正向协同效应是另一大原因。券商和公募基金同在资产管理领域耕耘多年,券商原来的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主要定位于中高端客户,公募基金专注于普惠金融,两者在资源禀赋上具有天然的互补性。

在代销渠道方面,基金公司可以有效利用券商的渠道销售资源,提升产品营销能力,降低尾随佣金过高对收入的侵蚀,券商客户风险偏好较高,与基金公司股票类、权益类产品的目标客户高度一致。而基金公司丰富的各类产品,也能够帮助券商扩充产品种类,增强资产配置服务能力,加快券商的财富管理转型步伐。同时,两者在研究、托管、融券等业务上也都具有资源互补的效应。

但是,姚慧也直言,股东方的资源禀赋、对相关业务的诉求、对业务的重视度、所聘高管团队的经营理念和稳定性,都将给基金公司带来全方位且深远的影响。历史上多家基金公司股东变更的经验证明,股权动荡的公司往往业务发展也很难顺利,而股权明晰、股东支持力度较大的公司业务发展会较为迅速。

弯道超车?

对于REITs业务,另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中海基金已经开始做REITs的研究工作,后续将结合股东对公司的战略定位和公司的资源禀赋,做下一步的发展安排。

目前REITs业务无论是大型还是中小型公募,都是研讨的重点,面对未来REITs的巨量市场,中小公募基金面对这一错综复杂的金融新产品又能否抓住机遇,实现弯道超车?

“迄今为止,尚没有真正的公募REITs产品推出,各有志于此的公司都在发行类REITs产品的经验基础上自行摸索。”姚慧认为,主要的困难一是人才团队建设;二是产品结构设计。作为资产管理市场上的

全新产品,公募REITs的投、管、控都需要专业人才,且新建立的组织架构和团队建制是否有效也需要时间的检验。

同海外市场相比,我国暂时没有针对REITs产品的税收中性政策,类REITs主要是抵押型产品、结构复杂且有到期日,因此权益型公募REITs使用什么样的产品结构也需要斟酌。

姚慧认为,随着REITs产品的正式推出,监管层也将根据市场反应出台相应政策,有志在公募REITs领域一争高下的公司必须具备及时响应变化的能力。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中海基金管理规模为108.75亿元,与2016年9月30日相比,下滑近3倍之多,彼时规模高达375.81亿元。其中债券基金下滑幅度最为明显。

另据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来,中海基金非常重视债券领域的信用风险管控,不希望通过牺牲安全来换取高收益,一直在风险与收益之间寻找平衡点。

除规模下滑幅度较快外,很多中小型公募都有一个共性的问题,中海基金旗下产品“迷你”化程度也较为严重,中海添瑞、中海混改红利主题、中海惠裕纯债、中海沪港深多策略、中海合嘉增强收益、中海纯债多只基金规模低于5000万元。(本报记者任威夏欣上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