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成长,你看到了吗?”这是专属于“00后”志愿者的态度。

从第一届进博会仅110人,到第二届占比25.9%,再到第三届进博会占比高达54%,短短三年间,00后“小叶子”逐渐成长为进博会志愿服务主力军。其间,有人成长为团队骨干,有人与家人“一直在错过”,有人虽未度过16岁生日,却已经提前许好“进博心愿”……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00后“小叶子”们甫一亮相,便幸运地站在了进博会这一属于中国更属于世界的大舞台。这群年轻的“00后”们,发挥各自专长,在引导咨询、防疫健康宣传、医疗应急救援等岗位提供服务,让世界感受赤诚微笑和用心服务,构成了进博会上一道青春靓丽的风景线。

第三届进博会即将谢幕之际,大江东工作室将目光投向这道一直在默默奉献着的风景线,深入了解他们的点点滴滴。东姐发现,读懂了以“小叶子”为代表的一代青年人的性格、喜好、追求、选择,从某个角度而言,也就读懂了一个国家的未来——

关键词1:活力

年纪最小,就把最小的事做到最好

本届进博会志愿者,有一群16岁的最小“小叶子”。2004年出生的他们,共同心愿是:“年龄最小,就要把最小的事做到最好!”

“我第一次来到场馆,感觉太大了,太漂亮,太震撼了!”李婧一连甩出三个“太”。站在“四叶草”的那一刻,她感受到惊喜,也感受到沉甸甸的责任。

站姿仪态、交流方式,都是“小叶子”上岗前的训练内容。“我们很专业的!” 李婧笑说。

酒店管理、航空服务、中餐烹饪、西餐烹饪……这群来自上海市现代职业技术学校的16岁“小叶子”,都是妥妥的职业型人才。现代职校团委书记唐雪介绍,今年该校共有110名“小叶子”,其中有34名只有16岁。

下个月李婧要过生日了,她提前想好了生日愿望:“希望以后每一年的进博会,都有我的身影。”

关键词2:嬗变:

用实力撕掉“幼稚”标签

成长,从来不会发生在一夜之间。从遇事不决的“小白”,到大家信赖的“骨干”,上海农林职业技术学院的朱美婷花了3年。

年纪虽小,“小叶子”当中,朱美婷已属于“老法师”类型。大学入学前,她就参加了第一届进博会志愿者。如今有3年经验的朱美婷,是志愿者团队骨干。“‘四叶草’有魔力,让你的步数和经验,不知不觉呈几何型爆炸上升。”她笑着说。

小朱的岗位一直在变。第一届,她在上海机场安检入境维序岗位;第二届,她被安排在国家会展中心商务餐饮做志愿者;今年,她的岗位在7号门的证件引导岗。

岗位在变,不变的是大客流带来的考验,以及那份全心全意。

00后自有自己戏谑的语言体系。她说,一开始遇到解答不了的问题,自己紧张到“能用脚趾抠出个两室一厅”。3年下来,如今她脑海里仿佛有一张3D地图,能随便放大缩小,各种近路也一清二楚。不过,上岗前夕,她这个“三年级”仍和一年级的“小叶子”们一起暴走。“大地图没变,小细节也要更新嘛。”

“三年来,我就担心指错路,让大家多走冤枉路。”她设身处地体贴观众,“过程和结果一样重要。”

经验有了,成就感来了,责任心也变得更强烈。不少一年级小叶子总爱向朱美婷请教。“当他们知道我也是00后时,还很惊讶。”她还颇有些小得意。“进博会一年比一年好,‘小叶子’的工作也越来越顺利,和进博会共同成长嘛!”

关键词3:榜样

我和家人一起服务进博会

00后“小叶子”的成长坐标,往往来自身边最亲近的人。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我的家人群,就是‘一直在擦肩,总是在错过’。”来自上海工程技术大学陶最,有一个“进博家庭”。

陶最的爸爸,进博会期间参与了金融类筹备工作,经常加班到深夜。保险行业的姨夫在展厅里布展忙碌。中医医院的妈妈,则是家里的“后勤保障联络官”,为进博做好全方位的医疗援助服务准备,也会把最新的防疫动态发布在家人群。

同为进博会忙碌,一家人鲜有团聚时刻。“有一次和姨夫约好在场馆里见面,最后忙得只能在扶梯上擦肩而过。”小陶用两只手比划,“他往下,我往上,只打了个招呼。”

不过,即便只是家人身影,也让“小叶子”与“四叶草”有了天然连接。陶最说,“有时在岗位上工作感觉疲惫,想到家人也同样奋斗在进博会,就重新有了力量。”榜样于她,就是看到家人在岗位上兢兢业业,自己也开始追随他们的步伐。

关键词4:奉献

让每一次心跳,都融入祖国的脉搏

据共青团上海市委统计,今年4000余名“小叶子”中,中共党员581人;参加两届或三届进博会志愿服务的“二年级生”和“三年级生”共671人;有过疫情防控志愿服务经历的志愿者人数为871人;00后志愿者共2637人,占总人数的54%。

有趣的是,占据“半壁江山”的00后“小叶子”,有着多重身份:退伍军人、扶贫志愿者和抗疫志愿者。在这不平凡的一年,他们选择让每一次心跳,都融入祖国的脉搏。

大学一年级结束后,上海旅游高等专科学校的卢晓小决定参军入伍,增强自我历练。两年的军旅生活,锻炼出她吃苦耐劳的品格和一站到底的体魄,也让她能从容面对各种情况。换上志愿者服装,她的目标是退伍不褪色,用自己的方式为国家献上微薄力量。

上海商学院的傅殊奇是一年级“小叶子”,但在山的那边,他是一群娃娃最爱的“小傅老师”。去年初冬,傅殊奇参加了“爱心贵州”公益社团,前往贵州省金沙县阳波村阳波小学进行了“冬日走访”活动。从支教贫困山区到服务进博,从贵州到上海,从泥泞的小道到气派的“四叶草”,他说:“舞台大了,我们00后责任依然还在。”

徐佳宝和徐佳贝是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英语专业的大二学生,还是来自湖北武汉的一对00后双胞胎。姐姐徐佳宝的岗位在新品发布厅,“职责是维护现场秩序以及防疫安全。”而妹妹的岗位在洽谈会客厅,“我的岗位是确保VIP客户的休息和洽谈正常进行。”

今年疫情暴发,无数逆行者的身影是一道光,照亮了武汉的冬夜,更照进她们的心间。她们想把这份温暖传递下去,“进博会于我们,是温暖,是成长!”

从崭露头角到逐渐成为主力军,代表国家服务世界,年轻的“小叶子”们用实际行动回答,什么是中国青年一代的奉献、责任以及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