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农商行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0.22亿元,同比下降11.53%,主要原因是投资净收益同比下降27.68%。另外,三季度末该行三个资本充足率指标均出现下滑

作为支持“三农”、小微企业的主力军,农商行不断扩容并成为银行业的重要阵营,在资本市场上也时有亮相。

为了更深入了解银行业的发展状况,近日,标点财经研究院携手《投资时报》重磅推出《2020中国银行业全样本报告》,对国内商业银行2019年的经营数据进行了统计及分析。基于Wind提供的数据,剔除数据缺失严重的银行后,最终共有400家商业银行进入样本,包括6家国有行、12家股份制银行、118家城商行、222家农商行、16家民营银行以及26家外资银行。

数据显示,青岛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农商行,002958.SZ)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87.29亿元,同比增长16.98%;实现归属股东净利润28.25亿元,同比增长16.78%。

日前,该行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虽然继续增长,但是单季收入同比下降,原因是投资净收益下降,尤其是公允价值变动净损失大幅扩大。

青农商行于去年3月实现A股上市,但是上市募集的资金似乎对其资本“饥渴症”而言有些杯水车薪,上市后三个资本充足率指标较上市前仍表现为下降,而且至今年三季度也一直呈下降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家农商行,该行主要贷款投向不是小微和三农,而是房地产业及其相关联的建筑业。

11月9日晚间,青农商行发布公告称,公司限售股份332万股将于2020年11月12日解禁并上市流通,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0598%。本次申请解除股份限售的股东人数为2名自然人股东。

对于第三季度营收下降、房地产业贷款投放、资产质量等问题,《投资时报》向该行发出沟通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下降

青农商行是在原青岛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青岛华丰农村合作银行、青岛城阳农村合作银行、青岛黄岛农村合作银行、青岛即墨农村合作银行、胶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平度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莱西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胶南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九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基础上,于2012年6月以新设合并方式组建而成的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是山东省第一家地市级农村商业银行。

数据显示,青农商行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0.66亿元,同比增长7.39%;归母净利润为24.73亿元,同比增长4.91%。

该行营业收入增长的主要支撑还是上半年收入,其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0.22亿元,同比下降11.53%。分析营业收入下降的原因,其利息净收入和手续费净收入均未下降,主要是投资净收益的大幅下滑造成。第三季度,青农商行实现投资净收益2.99亿元,同比下降了27.68%。其中公允价值变动净损失增长,从净损失1673.8万元增长到净损失3.59亿元;汇兑和资产处置则分别从去年同期的净收益1832.5万元和1705.1万元,转变为今年第三季度的净损失2843.3万元和204.8万元。

不难看出,投资净收益的下降主要是公允价值变动净损失造成,具体是哪些资产出现的净损失,三季报并未披露明细。实际上,上半年,青农商行的公允价值变动还表现为净收益,半年报称,受到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的影响,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上半年同比增加2.67亿元。根据半年报信息,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资产包括交易性金融资产、其他债权投资、其他权益工具投资、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发放贷款和垫款、衍生金融资产,其中余额最大的是交易性金融资产、其他债权投资。

因为投资净收益而连带营业收入有较大幅度变动,说明地方银行对金融工具的管理还不娴熟。评级机构联合评级在评级报告中就曾提示过该行的资金业务风险,称该行“投资业务规模较大,对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不过,青农商行虽然第三季度单季营业收入同比下降,但归母净利润同比却实现了增长,第三季度其归母净利润为9.89亿元,同比增长5.06%。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其营业支出起到了调节作用,第三季度青农商行营业支出8.73亿元,同比下降近三成,为28.04%。下降最多的是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大降61.33%,其实就是减少了拨备的计提。

和信用减值损失变化一致,上半年末青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为318%,而三季度末这一数据降至298.23%。

值得注意的是,青农商行的净利差处于下降通道,6月末和三季度末分别为2.67%、2.6%,均低于上年末的2.75%。

房地产和建筑业贷款占比高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三季度末青农商行的各项资本充足率指标均出现下降。

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青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1.73%,较上年末下降0.5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83%和9.82%,较上年末均下降0.66个百分点。

该行于2019年3月实现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其所募集资金全部用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但即便如此,该行资本充足率指标并没有显示出因上市获得补充而提升。

今年8月,青农商行公开发行50亿元可转债,其可转债持有人转股后所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青农商行的可转债不设持有期限制,投资者获得配售的青农转债上市首日即可交易。本次发行可转债转股股份来源为该行新增发的股票。

公告显示,9月18日青农商行发行的可转债“青农转债”正式在深交所挂牌交易。未来随着可转债转股,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在获得补充后是否能得到提升,目前仍存不确定性。

资产质量方面,该行今年6月末的不良贷款率为1.49%,9月末微降并和年初持平,为1.46%。

同时,该行不良贷款余额持续上升,6月末为30.17亿元,较去年末增加4.02亿元,9月末为30.98亿元,较6月末又有所增长。

从贷款五级分类看,三季度末,青农商行的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损失类贷款均较上年末上升。其中关注类贷款的上升通常意味着不良贷款继续增长风险加大,损失类贷款增长往往会出现核销,从而消耗拨备覆盖率。

该行三季度未披露逾期贷款数据,不过从半年报来看,该行上半年虽然逾期贷款余额减少,但是逾期3个月及以上的贷款和垫款却在增加,为24.6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5.34亿元,上半年青农商行将这24.68亿元的逾期全部计入不良贷款。

作为一家农商行,原本的定位应是服务小微、服务三农,但是青农商行的第一大贷款行业却是房地产业,和房地产业相关联的建筑业贷款投放排在第三位。截至6月末,青农商行房地产业贷款投放余额365.83亿元,在贷款中占比高达25.37%,较上年末的占比有所提升,而排名第二位的批发和零售业的贷款占比为16.84%,建筑业占比为14.35%。如果将房地产业和建筑业的贷款占比合计起来,占比高达39.72%,将近四成。

联合评级也关注到这点,在评级报告中,联合评级称:“关注到青岛农商银行房地产及建筑业贷款占比较高,存在一定的业务集中风险及政策风险。”其对关注类贷款也有关注,称“关注类贷款规模和占比较高,对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管理形成一定压力”。(《投资时报》研究员赵新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