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带来的短期繁荣正在消散,伴随流量红利逐渐衰退,在线教育公司面临新一轮考验。

11月27日,流利说(NYSE:LAIX)发布了2020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财报显示,流利说第三季度净收入为2.394亿元,与去年同期的2.621亿元相比,下降8.6%。净亏损为7060万元,同比收窄67.0%,去年同期为2.2141亿元。

对于流利说而言,扭亏为盈依然是一大挑战。与此同时在头部玩家疯狂烧钱的大背景下,在线教育公司如何在资本裹挟下突破增长困境,成为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对于流利说而言,精细化运营是2020年的核心任务,退出“烧钱”大战后,流利说在策略、渠道差异化运营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尝试。例如减少了对第三方渠道获取流量的依赖,同时通过试水短视频、直播等多元化内容获客的方式,丰富用户获取渠道,降低营销成本。

另一方面,通过微调标签系统,使得每个用户的内容匹配更加精准,优化学习路径,提升适配性和学习体验。从财报数据来看,流利说营业成本同比下降了9.6%,销售费用同比下降了35.9%至1.9亿元。

在业内看来,在线教育烧钱的流量之战,注定是一场零和博弈,并不适合如今处于白热化阶段的在线教育行业。“判断一个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是要看客户转移的成本有多高,续费可能性有多大,是否有持续高效的需求。”在前不久的亚布力论坛上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

在他看来2020年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而整个在线教育的收入大约为几百亿人民币,行业处于亏损状态。资本是在线教育的背后推手,一旦停止输血,行业会哀嚎一片。

这一趋势已经开始显现。在线教育行业红利过后,线上流量闸口逐渐缩小,多数在线教育企业依旧处于营销惯性状态,各项成本支出居高不下。据相关机构统计显示,疫情稳定之后,宣布破产的在线英语教育机构超过1.2万家。烧钱营销模式的背后是对于企业经营理念及现金流的强大考验。

高投入的“粗放式”营销策略无法立足长远,回归产品本质、理解用户痛点、挖掘用户需求才是价值核心。洪流回落之际,在线教育行业渐进入用户存量竞争时代,产品差异性和适配性成为在线教育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可以预见,驱动这场变革的力量,将从营销渠道等价值链前端环节,延伸到产品链、服务链等后端环节。

流利说也观察到这一趋势,报告期内,流利说加大对少儿英语产品的课程开发,除此以外,为丰富产品组合,流利说还增加了科学、艺术、人文等轻素质教育内容的课程,以吸引不同学习需求和购买力的用户。

针对在线教育赛道,原子创投合伙人冯一名认为,教育创业已经走过在线教育1.0时代,激烈的竞争导致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但教学内容分发效应却没有质的飞跃。2.0时代科技将真正赋能教育,通过AI授课、智能反馈,在不影响学生体验的前提下降低运营成本、提升运营效率,教育科技将是2020年的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