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今年7月披露招股书后,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银行”)IPO迎来新进展。

11月27日,证监会发布的《关于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中,要求广州银行就贷款集中度过高、金融投资底层资产风险、部分年度监管指标低于标准、股权变动及股权清晰等51项问题进行回复。

据了解,广州银行此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39.25亿股,募资金额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2019年,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4%,较2018年下降1.1个百分点。

目前除了已通过发审会的重庆银行和上海农商行外,仍有16家银行在IPO排队“候场”。作为一线城市城商行之一的广州银行,其上市之路上的一举一动格外引人关注。面对监管部门的51连问,广州银行能否顺利“答题”有待检验。

千名股东尚未确权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银行冲击上市最早可追溯至2009年,但却一直未能如愿。此前,股权问题一度被认为是广州银行推进上市多年来最大的障碍。截至2017年末,广州银行第一大股东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金控”)仍持股占比50.01%。

2018年6月,广州银行顺利引进南方电网等7家战略投资者。经过增资扩股等一系列资本运作后,广州银行单一股东股权集中度大幅下滑。目前,广州金控持股比例为22.58%。

尽管已将单个股东持股比例降至监管标准30%以下,但广州银行在股权方面存在的隐患仍未完全消除。在此次反馈意见中,广州银行股权变动以及股权清晰受到证监会重点关注。

据招股书披露,自2017年1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广州银行共发生2466笔股权转让。截至2020年4月30日,由于股东人数众多,广州银行尚有311名非自然人股东和1114名自然人股东未完成确权。

千余名股东尚未确权,是否构成股权不清晰?是否符合首发办法的相关规定?证监会要求广州银行就此给出答案。而在千名股东未确权的背后,广州银行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也逐渐成为焦点。根据企查查显示,该行所涉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高达128例,仅次于信用卡业务纠纷。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与广州银行有关的法律诉讼激增,相关裁判文书达到781例,约为此前六年的总和。《投资者网》就法律诉讼大幅增加的风险应对措施等问题向广州银行求证,未获得有效回复。

贷款集中度过高藏忧

此次证监会反馈意见提及,广州银行报告期内还存在部分年度监管指标低于或接近标准的情况,包括核心负债比例、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以及贷款拨备率等指标。

具体来看,2017年广州银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超过监管标准。2017年广州银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为60.70%,已经超过了监管规定的50%。2018年、2019年该指标分别为45.80%和47.62%,尽管有所下降,但依然处于高位。

针对银行客户贷款集中问题,光大银行市场金融部分析师周茂华向《投资者网》表示:“银行客户贷款过度集中,相当于鸡蛋过度集中于一个篮子,增大了银行不良大幅上升风险,同时也可能增加银行流动性管理难度;另一方面,也会对中小微企业信贷资源存在挤出效应。”

除此之外,按行业划分来看,广州银行投向房地产业的贷款也在上升。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广州银行投向房地产业贷款及垫款分别为245亿元、317亿元和350亿元;截至2019年末,房地产行业的贷款占比为25.61%。

随着投向房地产业的贷款增加,广州银行房地产业的不良贷款率也有所上升。截至2019年末,房地产业不良贷款占公司不良贷款的21.53%,不良贷款率同比上升0.76个百分比至0.9%。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上市银行分析报告2020》指出,上市银行应将信贷投放向国家重点战略领域倾斜,有效管控房地产行业贷款集中度。在房地产行业监管不断趋严的情况下,未来如何加强管控房地产业对广州银行来说仍是考验。

ROE连续三年下滑

就收入结构来看,广州银行报告期内营收结构有了较大变化。2017年—2019年,该行利息净收入占比逐年下降,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93.67%、92.52%和78.06%。其中2019年利息净收入104.43亿元,较2018年仅同比增长3.2%。

相比之下,广州银行非息收入增长较快。2019年,该行非利息收入为29.3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2%,较2018年上升21.17亿元。细究来看,投资收益的增长占了大部分原因。2017—2019年,该行投资收益分别为194.7万元、2.94亿元和21.14亿元。

对于利息净收入与非利息收入结构的改变,广州银行招股书中称,主要受新金融工具准则的影响,部分金融投资产生的利息由“利息收入”调整至“投资收益”所致。

Wind数据显示,广州银行金融投资业务2019年占比为33.68%,较2017年提高了14.4个百分点。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广州银行披露其金融投资底层资产的行业分布,是否投资于房地产、“两高一剩”等特殊行业,以及就相关风险是否充分披露等进行说明。

周茂华表示:“近年来,随着国内资本市场发展,银行加大债权等金融资产投资,但如果金融资产在银行资产结构中占比过大也可能存在一定风险,比如:银行面临的市场波动风险加大;部分银行存在资产负债错配,也可能增大流动性管理难度。”

此外,盈利能力逐年下降逐渐成为制约广州银行发展的因素之一。广州银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已连续三年下降,2016—2018年分别为15.25%、14.22%和12.23%。2019年该行盈利能力进一步下降,加权平均ROE降至11.35%。

针对广州银行盈利能力情况,评级机构新世纪公司在对该行的跟踪报告中指出:“广州银行目前的资产负债结构和客户结构使得该行利润回报率在城商行中处于偏低水平。2017-2019年,该行平均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73%、0.79%和0.81%。”

盈利能力下滑之际,广州银行能否顺利应对监管部门的51连问?《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投资者网》宋咏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