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12月1日公布中小银行专项债发行计划之后,本周一,广东省政府成功发行了全国首单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助力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提升其风险抵御能力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本期债券发行规模为100亿元,期限为10年,存续期第6~10年每年偿还20%本金,发行利率为3.52%,认购倍数16.16倍。所募资金将分别支持郁南农信社、普宁农商行、揭东农商行、罗定农商行4家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40亿元、37亿元、14亿元、9亿元。

首单之后,本月预计将有多地加入到中小银行专项债的发行队伍。

值得注意的是,中小银行专项债不仅使得资本补充门槛明显降低,更为重要的是,其资本补充层级明显提高。“专项债资金可以用来补充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这是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工具所不具有的功能。”光大证券分析师张旭在研报中表示。

中小银行的专属“充电宝”

早在7月初,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换债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

此前,财政部也表示,11月11日,先行下达新增专项债额度2000亿元用于支持化解中小银行风险。据了解,该笔2000亿元专项债将支持18个地区的中小银行。

根据巴塞尔协议III,银行的资本补充方式主要是针对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

其中,核心一级资本最为重要,是银行资本的基础,主要由实收资本、资本公积、盈余公积、未分配利润等股东权益构成,补充核心资本是商业银行提高抗风险能力的最根本手段。

一般来说,银行的资本补充工具主要包括永续债、可转债、优先股、二级资本债等,这也是银行业资本补充最为重要的四块“充电宝”。

从补充形式来看,核心一级资本可以通过IPO、股东增资配股、定增、可转债的方式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可以通过优先股、一级资本债、永续债的形式补充;二级资本主要通过二级资本债来补充。

可以看到,在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方式中,可转债门槛较高,仅上市银行可以发行,普适性不足,IPO对于中小银行来说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由此导致中小银行在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工具上面临严重不足。而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换债券等方式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事实上也解决了中小银行在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时所面临的痛点。

国海证券研报认为,由于现在地方政府是很多地方中小银行的主要股东,而专项债是地方政府发行,由地方政府承担责任,因此允许地方政府用专项债中的一部分额度,认购可转债来为中小银行注资,其实相当于规定了地方政府的属地责任,强化了地方政府在处置中小银行风险中的作用。

发债大军即将到来

据了解,目前已有温州银行、广西北部湾银行、乌海银行、内蒙古银行披露了申请地方专项债补充资本金计划。另外,山西、陕西、浙江等省或也将于12月发行专项债用于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

其中,温州银行发布的《关于实施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增资扩股方案的公告》显示:2019年度股东大会决议,经浙江银保监局批复,公司将实施增资扩股工作。本次增资扩股发行数量为不超过23.73亿股,名义发行价为2.95元/股,据此估算募资额将达70亿元。

在认购方式方面,温州银行提到两种方式:一是由老股东按比例配股,老股东在其认购额度内可指定其关联方进行认购;二是老股东(含股东指定的关联方)未足额认购的部分,通过地方专项债券资金筹集,由温州市政府指定特定主体认购。专项债发行方案以银保监会最终批复为准。

广西北部湾银行10月26日召开的2019年度股东大会上审议了《广西北部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自治区政府专项债资金支持公司补充资本金方案》。

该行三季报及联合资信评级报告显示:2017年以来,广西北部湾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持续下滑,截至今年三季度,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9.51%。

事实上,不仅是广西北部湾银行,由于中小银行近年来盈利承压,尤其是叠加今年疫情因素的影响,通过留存利润注入核心一级资本的能力有限,内生资本积累能力欠佳。

“在当前这2000亿元额度使用完毕后,仍有可能采用类似的方式为中小银行注资,优先支持具备可持续市场化经营能力的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增强其服务中小微企业、支持保就业能力。”张旭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