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就做了辅导备案登记的江泰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泰保险经纪”),历时8年,终于完成上市辅导工作,并拟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

近日,江泰保险经纪的上市辅导工作结束,担任其辅导机构的中信建投证券向北京证监局报送了辅导工作总结报告。

报告中称,中信建投证券已完成对江泰保险经纪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中小企业板上市的辅导工作,江泰保险经纪目前不存在影响股票发行上市的重大问题,已具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中小企业板上市的各项条件和基本要求。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保险中介公司缺乏自己的内在价值和核心竞争力,预计很难在A股上市。

三换辅导券商 8年上市辅导工作终完成

江泰保险成立于2000年,是我国第一家开业的保险经纪公司,也是国内最大的财产保险经纪公司。而江泰保险的上市计划则可追溯到2010年,彼时江泰保险正式完成股份制改革并对外宣布将在两年内上市。后于2012年8月3日,在北京证监局做了辅导备案登记。但八年里,江泰保险不仅三换辅导券商,其拟上市的板块也经历了从主板到创业板,再到中小板的调整。

2012年8月,江泰保险开始接受宏源证券辅导,2015年,江泰保险进行增资扩股,公司注册资本金由成立之初的1.38亿元增至2.15亿元,且在这一轮增资扩股中,推行了普惠制的员工持股计划,持股者包括为江泰保险服务超过10年以上的员工、分公司老总以上的中高层管理人员等。彼时,江泰保险董事长沈开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目前已基本解决高管团队的股权激励和增资问题,正考虑在2015年完成上市材料申报工作,希望之后能实现主板上市。”

然而,时运不济,2015年1月,宏源证券与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合并组建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直到2016年12月,江泰保险与申万宏源重新签署了辅导协议。辅导内容包括召开专题培训会、尽职调查、了解公司内部经营状况,并提出建议和改进措施等。但在申万宏源对于江泰保险的辅导工作报告已做到第十七期的情况下,江泰保险再次更换辅导券商。2020年3月,公司宣布辅导券商由申万宏源变更为中信建投。

对比申万宏源和中信建投相关保险业辅导经验,Wind信息显示,25家新三板挂牌保险中介机构中,锦泰保险、新一站、鼎宏保险三家公司的主办券商(持续督导)为中信建投,众诚保险的持续督导为申万宏源。此外,A股上市公司的主办券商(持续督导)均无申万宏源和中信建投的身影。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本报记者表示:“频繁更换督导券商对企业上市影响很大,不但要面临解除督导协议时需付大量‘分手费’的问题,也容易引发市场关注。”

与第一次因券商自身合并更换不同的是,此次更换券商确实引发了市场诸多揣测,有业内人士表示,可能是券商辅导团队集体离职,或者是企业对近两三年服务不满意,以及企业内负责资本运作的负责人更换等原因。

净利润连续下滑 三次调整拟上市板块

除了三换辅导券商,江泰保险拟登陆的板块也经历了3次变化。最初目标是主板,随后调整到创业板,如今又申请变更到中小板。

对于变更上市板块,中信建投证券在第四期上市辅导工作报告中解释为,是为了更好地促进公司健康、稳定、快速发展,配合公司发展战略霱要,经江泰保险经纪股东及管理层充分协讨论,一致同意变更本公司拟上市板块,由创业板变更为中小板。

但不难发现,江泰保险变更上市板块与其近年来不断下滑的业绩增速也有关系。沈开涛曾在接受媒体专访中提及,2015年,江泰保险营收达6.5亿元,经手保费规模为50多亿元,开业十六年来连续保持每年25%以上的增长。该公司官网上,沈开涛在致辞中称,20年来,江泰创造了许多世界第一或全国第一,收入年均增长20%以上,并且一直走在盈利的道路上。但有数据显示,2016——2018年,江泰保险营业收入分别为7.9亿元、8.5亿元、9.8亿元,同比增长减速,同时净利润方面逐年收窄,由2015年的9000万元降至2018年的4800万元,近乎腰斩。

另外,江泰保险主要为投保人提供风险查勘、风险评估、风险管控等一系列经纪服务,业务方面主要以传统财产险为主。但随着财险市场竞争进入“红海”,同时受到商车费改深化,以及“报行合一”政策影响,以车险业务为主的保险中介公司利润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同时将盈利增长瞄准寿险业务,谋求转型。江泰保险也不例外。

2019年,沈开涛在公开演讲中表示:“5年后,国内人寿保险将全面进入‘3.0’时代。人寿保险3.0时代有两大发展趋势,分别是普惠保险3.0和私人保险1.0。江泰公司作为私人保险的发明者,更是私人保险的实践者。目前,江泰公司创立了“5321”,即计划用5年的时间,全国的营业部达到1000家,每年新单保费6000亿,佣金3000亿。”

那么,6000亿新单保费到底是多大量级?对比中国人寿和平安人寿两家头部险企的数据来看,2018年国寿和平安的新单保费分别为1711亿元、1785亿元。五年6000亿也就是,江泰保险五年后的新单保费相当于2个国寿加2个平安的新单保费总和。

再放眼到整个保险市场,2018年寿险保费总额为2.07万亿,也就是说,仅江泰保险的新单保费就能贡献三分之一。这样的数字规划在业内人士看来并无实际意义,“财险向寿险经营转型并非易事,保险中介机构前期的经纪人队伍建设、佣金费用等投入成本很高,且需要足够资本金支撑。”

的确,同为保险中介机构的泛华金控早在2005年就布局了寿险,经过十多年的经营才在近两年有所收获,2018年,泛华寿险保费超60亿元,利润6亿元,这背后是其80万代理人的努力。去年,泛华金控实现的寿险新单标保18.6亿元,这样的数字与江泰保险定下的6000亿新单保费目标相比,显得微乎其微。

缺乏内在价值和核心竞争力 上市存不确定性

中信建投在报告中称,通过辅导,江泰保险经纪建立了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具备独立运营和持续发展能力;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更加全面地理解和掌握了证券市场知识和公司发行上市规范运作等相关法律法规,对信息披露和履行承诺等方面义务认知清,树立了进入证券市场的诚信意识、自律意识和法律意识,具备进入证券市场的基本条件。辅导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实现了既定辅导目标。

“中信建投证券已完成对江泰保险经纪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中小企业板上市的辅导工作,江泰保险经纪目前不存在影响股票发行上市的重大问题,已具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中小企业板上市的各项条件和基本要求。”中信建投在报告中总结道。

但目前为止,仅有泛华和慧择两家中介平台实现美股上市,大多数保险中介机构则选择在新三板挂牌。部分新三板挂牌保险中介或因自身经营问题或因新三板流动性原因,开始陆续退出或寻求在A股H股IPO,但最终都无下文。

宋清辉向本报记者表示,A股市场到目前为止仍未有保险中介公司上市,主要受制于监管审核等方面的因素,例如A股对保险中介公司的门槛较高。此外,保险中介公司一般没有自己的内在价值和核心竞争力,若保险公司不提供保险产品给它们,预计其业务收入就会很快下降。这些都是造成我国保险中介公司上市数量较少的直接原因。在此背景下,江泰保险经纪在A股上市的概率不大,预计很难在A股上市。

另一内业人士也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保险中介公司一边对客户,另一边对保险公司,拼客户拼不过大流量平台,拼产品也拼不过传统险企,因此在A股上市较难,去美股上市相对更容易,因为门槛较为宽松。”

不过,沈开涛曾表示,江泰保险作为民营保险经纪公司,且有国资参股,并不适合到海外上市,同时也没有计划到香港上市,从赚钱的角度来说,江泰保险甚至可以不用上市。“但在业内包括监管部门的眼中,作为保险中介行业每年都能实现盈利并且保持高增长的一家公司,不去上市太可惜了。我们要保证在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同时,还要考虑到多年为公司付出的员工。”

天眼查显示,江泰保险的股东中有多家国资企业,如北京快速工程规划建设管理有限公司、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首钢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中化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等。

上市辅导工作结束对江泰保险而言值得欣喜,但要实现上市目标,这仅仅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