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法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法人寿")近日终于获批增资,其注册资本从2亿元增至30亿元。本次增资,由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分别认购9亿元,鸿商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认购7.9亿元,贵州贵星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认购2.1亿元。股东结构随之发生变化。

新增资本能否成为解决公司长期困境的强心针,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深陷亏损泥潭多次增资扩股未果

中法人寿自2005年成立以来,公司股权已经过多次转手。

2005年成立伊始,注册资本2亿元。成立之初,中国邮政集团和法国国家人寿各持股50%,是一家中外合资的保险公司。2009年,中国邮政集团独资成立了中邮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随后一次性将所持中法人寿股权悉数转出,并撤回了多位派驻高管。公司逐渐失去了一直倚仗的银邮渠道业务,业绩开始下滑。之后,法国国家人寿也分两次减持了公司股份。

2015年4月,公司股权结构迎来第一次重大变动。保监会批准原股东中国邮政集团退出公司控股经营,它将所持有的50%股份,转让25%给鸿商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鸿商集团"),另外25%给予北京人济九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同时,法国国家人寿保险公司也转让给鸿商集团25%的股份。自此,鸿商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北京人济九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法国国家人寿保险公司并列第二位。

但此次股权变动后,公司的业绩并未得到改善,至今仍深陷净利亏损的泥潭,注册资本几近耗尽。为解决此问题,公司股东先后抛出多个增资扩股方案。据中保协官网信息披露显示,公司于2016年、2017年先后提交三次增资计划,拟引入多位新股东,力求增资近13亿元,最后均未能获批。

今年12月18日,公司再次提交的增资计划终于获批,28亿新增资本即将到位。银保监复[2020]879号显示,此次增加注册资本和股权转让后,鸿商集团的持股比例降为33%,新股东宁德时代、青山控股集团分别持股30%,另有贵州贵星汽车持股7%。同时,法国国家人寿退出。公司从中外合资变为一家中资保险公司。

股东更换意味着公司治理理念、经营理念可能会发生变化。如今的新股东均没有保险公司运营经验,而是主要专注于数据通信设备、新能源及金属材料等实业。后续公司的治理理念会发生哪些变化,新股东能否更好地助力公司保险主业发展,会怎样调整发展战略及业务规划?《投资者网》致函询问公司如何看待股权结构的变化,未获答复。随后,《投资者网》又致电公司,客服称会转达给相关人士,但一直没有下文。

流动性与偿付能力危机重重

相比于如何适应股权结构的变化,公司面临的流动性与偿付能力危机显得更加紧迫。

中法人寿在 2016 年开始出现偿付能力不足的情况,到2017年,又出现流动性枯竭危机。据公司官网公布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自2016年第二季度起公司的风险综合评级降为D级,此后至今除了偶尔升为C级,大多数情况下均为D级。仅追溯最近四个季度的数据,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从-16130.78%降为-24408.67%。

在流动性方面,公司在偿付能力报告中坦言,已于2017年4月下旬起陷入流动性枯竭情形。《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监管规则第12号:流动性风险》中要求,保险公司在基本情景和压力情景下的净现金流小于零、综合流动比率和流动覆盖率异常的,保险公司应当说明拟采取的改善措施和预计改善效果。

回顾公司的信披数据,2017年二季度,其5年以上的综合流动比率已为0%,同年四季度,3-5年综合流动比率也降为0%,此后几乎再无起色。而公司净现金流,已于2018年一季度破零,降为-789.99万元。随后虽有几次起伏,却始终难以摆脱跌落至零以下的阴影。2019年四季度起至今,也一直在-60万元以下。

同时,公司的保费收入不足、净利润跌至超-1000万元,已无法依靠业务收入自救,其日常运营均依靠向股东鸿商集团借款维持。仅今年已借款四次,共计3700万元。最新一次于12月7日,借款1000万元。据统计,截至目前,公司在四年多时间里先后 27次向大股东借款,借款金额合计超过2.8亿元。如今公司终于得到了28亿元增资的"救命稻草",会如何分配与使用?《投资者网》询问公司是否会优先偿还借款及今后的资金运用规划,公司未做回应。

产品短板与人员流失问题严重

资金匮乏的影响不止于流动性及偿付能力。

公司官网的产品页面仍停留在2015年推出的两款万能险和2018年推出的一款年金险。实际上,公司已停止了开展新业务。回顾去年的年度信披报告可知,2019年公司共有五款团险产品在售,但仅作为总分公司员工投保的福利计划,并未对外销售。这五款产品一年内原保险保费收入合计4.93万元,退保金额为零元。此种销售情形实属罕见。《投资者网》询问公司未来业务发展重点为何,公司也未回应。

同时,公司还在官网信息中表示,偿付能力不足、经营费用管控导致人员流失,招聘困难,部分关键岗位人员配备不足。据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公司总经理职位悬而未决。高管团队仅剩副总经理邢海军与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刘崇两人,而刘崇于2019年5月22日获得任职批复,实际任职时间尚不足两年。监事则仅有一人。

眼下的中法人寿举步维艰,依靠股东借款与增资恐非长久之计,公司的后续发展,还需自主展业,积极"造血"。增资后公司能否在新股东加持下,扭转当前几近停摆的业务困境,走出深陷的泥潭?《投资者网》会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