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结构性存款产品规模连续增长,并在4月末达到历史峰值2.14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54万亿元。央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全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为11.84万亿元,环比4月末下降3009亿元。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随着结构性存款监管力度的加强,下降趋势仍会延续,预计未来结构性存款规模还将缩小。

6月12日,北京银保监会正式发布《关于结构性存款业务风险提示的通知》,要求大型银行分行、股份行分行、城商行分行及辖内3家银行严控结构性存款总量及增速,逐月压降存款规模,并要求确保新发行的结构性存款切实杜绝“假结构”等问题。业内专家表示,这是目前首个对结构性存款明确控量的监管文件,可以作为整体监管动向的风向标。

实际上,近年来监管层已出台若干政策,将结构性存款保底利率纳入自律管理范围。在此背景下,为何还出台“压量控价”的监管措施呢?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认为,这属于应急手段,旨在打击资金套利行为,降低银行综合负债成本。

其实,对结构性存款的整治,与我国三大攻坚战紧密相关。2020年是我国三大攻坚战中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今年年初以来,通过财政部贴息与央行降息降准一系列组合拳,我国贷款平均利率较年初下降22BP,企业通过短贷、票据等方式获取的资金成本已显著低于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利率。”新时代证券分析师郑嘉伟解释称。

王一峰表示,长期来看,应逐步推进结构性存款的“假结构”向“真结构”转变,通过货币政策价格信号的传导,引导结构性存款利率缓慢下行,最终推进存款利率的并轨,而这一过程或将是长期的。(记者 钱箐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