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纸刑事判决书让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思科技”) 再爆出一桩供应链贪腐案。

判决书显示,浏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郑秋丽利用先后担任蓝思科技采购部经理、董事长助理、中央采购部总监等职务便利,先后收受六家供应商财物共计5541460元。郑秋丽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主动退缴645.64万元。郑秋丽的行为已经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互动易平台上获悉,蓝思科技回应称,“该前员工为公司业务管理人员,不是公司董监高,该事件纯属其个人的违法行为,不会影响公司在客户供应链中的地位,不曾也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蓝思科技方面告诉记者,公司成立时就设有纪检监察办。

系“老板身边人”

根据《郑秋丽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内容显示,经审理查明: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被告人郑秋丽利用先后担任蓝思公司浏阳园区采购部总监、采购部(三园区合并)总监、董事长助理、中央采购部总监等职务便利,多次收受蓝思公司供应商深圳市科标净化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标公司)、湖南翰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翰宇公司)、深圳市迪富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富兰公司)、东莞市汇诺电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诺公司)、东莞市创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科公司)、深圳市精艺机械五金设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艺公司)财物,共计5541460元。

而该事实也得到的蓝思科技的证实。蓝思科技同时表示,2019年5月,公司发现该情况后,立即按照公司相关管理制度和规定,及时采取了必要措施避免公司利益受到进一步损害,并对该员工给予开除处分。同时,公司积极配合公安和司法机关进行调查取证,其已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另外,公司前次股权激励计划已于2018年终止,其不存在享受公司股权激励的情况。

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本报记者说到,老板身边的人出现重大贪腐案,这也意味着公司内部管理上肯定存在漏洞。

而之前也曾有网友在网络上发表观点直指蓝思科技管理问题,2019年7月25日,有自称系蓝思科技前员工的网友在雪球上爆料称,蓝思科技的管理水平不敢恭维,潜规则盛行,并透露蓝思科技采购和生产系统抓了四五十号人,包括前任采购总监郑秋丽。郑秋丽疑为蓝思科技实控人周群飞、郑俊龙夫妇侄女。

对于这一爆料内容的真实性,本报记者向蓝思科技进行核实,蓝思科技方面人员表示“不清楚这个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蓝思科技第一次爆出贪腐案。此前还有蓝思科技的员工也曾因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处罚。

2019年8月,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一份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蓝思科技工程技术部员工喻某、刘某、陶某、尹某四人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蓝思科技供应商伊莱特公司的贿赂款。

反腐后采购额同比减少

与此同时,近年来社会上已经爆出不少供应链贪腐案,涉嫌金额重大,今年7月22日,裁判文书网的一则判决书显示,欧菲光一名采购员工在一年的时间里收取供应商宁某某回扣23.4万元,两人双双获刑。

而在此之前,大疆创新就曾被爆内部供应链贪腐,涉案45名人员,问题严重的16名员工已经移交司法处理,而大疆因内部员工受贿导致的损失高达10亿元。

那蓝思科技因受贿损失多少?对此蓝思科技方面回应本报记者:“请以公开披露的信息为准。”

但蓝思科技的公开回应却透露出了公司因反腐采购额同比减少,蓝思科技回应称,供应链的持续改革为企业的长效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按照公司董事会的战略布局,2019年公司反腐和供应链管理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2019年,公司大幅提高了原辅材料的自制比例,采购成本大幅优化;对主要供应商进行了优化管理,并导入了新的供应商,采购价格明显下降;公司的良率水平也在不断提高,节约了原材料消耗。因此,2019年公司采购额同比减少。

而这一回应似乎也在回应此前蓝思科技被报道公司采购总额出现大幅下滑的原因,公司因反腐也提升经营效率。此前,蓝思科技被报道2019年营收、净利双双增长,但该公司采购总额却出现了下滑,从2018年的210.17亿元下降至177.56亿元,采购金额减少32.61亿元,下降幅度15.5%。本报记者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蓝思科技投资者关系部时,其工作人员表示,反腐只是其中一个影响公司采购总额下降的因素,公司在反腐的同时,也对供应链管理还采取了一些其他一些优化措施。

蓝思科技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02.5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16%;利润总额28.3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6.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69亿元,同比增长287.6%。

资料显示,蓝思科技于2015年3月登陆创业板,是苹果手机屏幕面板全球最大供应商之一,上市五年,年营收已经从172亿元增至约300亿元。

根据普华永道相关资料,全球范围内,三种最常见的经济犯罪类型是挪用资产、财务舞弊、贿赂和腐败。而7%的舞弊是通过正式的检举程序发现的,由此反映出在公司或机构内部存在着因管理层支持不足而导致的内部检举程序无效或缺失、内部检举程序宣传不足或领导层不严肃对待内部检举程序等问题。(本报记者 陈佳岚 广州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