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最近一项研究表明,过去3年来,全球各国在数字竞争力方面发生巨大变化。数字化领先国家正面临着像沙特和法国这样充满活力的竞争者。中国的数字竞争力显著提高,而同期美国则处在不进则退的状态。

对多国数字竞争力进行直观比较

新冠疫情正在加速数字革命的发展,世界各国都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数字竞争力。近日,德国柏林欧洲高等商学院(ESCP)欧洲数字竞争力中心发布了各国2020年数字竞争力上升情况报告。该报告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中的数据,分析并比较了过去3年来全球各国在数字竞争力方面所发生的变化。

研究者将一个国家的数字竞争力简化定义为同等权重的10个方面,包括资金的可利用性、开办企业的成本、开办企业的时间、容易雇用外国劳工、毕业生技能、活跃人群中的数字技能、对创业风险的态度、劳动力多元化、移动宽带订阅和拥护颠覆性想法的公司。通过查阅《全球竞争力报告》,分析2017—2019年间各国在上述10个方面的排名的绝对累积变化,直观地比较了140个国家/地区的数字竞争力的变化情况。

中国数字竞争力稳步上升

ESCP的研究表明,尽管通常认为美国是数字化领先的国家,但在过去3年中,它并不是充满活力的数字推动者,其数字竞争力的10个方面排名累计后退了33位。研究者认为,自2017年以来,美国在数字领域的竞争力下降的原因一是人口的数字技能恶化;二是在特朗普领导下,吸引来自国外的数字人才变得更加困难。

与此相反,中国则显著受益于数字化的进步,数字竞争力的10个方面在过去3年里排名累计上升了52位。在G20国家中,中国的数字竞争力上升还不是最快的,沙特和法国通过投资和政策获得了更快的数字竞争力提升。相对而言,德国、意大利和印度则在全球数字竞争中处于相对落后位置。

数字竞争力领先者有共同点

研究认为,数字竞争力的领先者有一个共同点,都有全面、快速实施的计划,并结合了对数字化和企业家精神的长期愿景。沙特阿拉伯在过去3年中取得了最大的发展(各项排名合计上升149位)。这与沙特的“ICT战略2023”,以及投资5000亿美元打造海湾地区的“硅谷”NEOM城有关。法国的进步则得益于马克龙政府明确的数字化发展目标和对新兴企业与灯塔项目的大量投资。

对于德国有可能在数字竞赛中成为输家,德国联邦议院自民党议会小组的数字政策发言人霍弗林说:“这项研究的结果令我惊讶。”德国在“数字生态系统”方面尤其落后,风险资本不太适合初创企业,成立公司的成本太高,而且缺乏足够合格的专家。德国需要一个独立的数字部门来协调和负责各种数字项目的实施。“没有这样的政府部门,德国将永远无法赶上数字化转型,也不会成为数字化先驱。”(记者 李 山)